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让煤炭飞 > 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 夕阳(全书完!)
    有乡无乡的区别,相差是巨大的,两年时间过去了,社会经济正式进入了双轨制,分田到户的成效也显露出了出来。.

    整个北斗、仁义,大到整个市,要说吃不饱饭,那纯粹是扯淡。九年义务教育也见到了成效,计划生育并行,哪怕也有超生,一般也就多一胎。

    90年,仁义地区,对第二胎的罚款为10**元,不可谓不重。而这个价格还是农村户口,城镇的罚款还要略高一些。

    分娩后,都要求上环,防止超生,不过到了九十年代,出生的子女,基本都是独生了。

    肉票早已经取消,养殖也步入了春天,但粮票依旧顽固,发达地区虽然取消了,可不少地区还在使用,一直会坚持到市场经济时期才会取消。

    公粮一降再降,基本家家户户都有了余粮,走到村里,能听到成片的狗吠声了;清晨也能听见成片的公鸡打鸣声。

    70—125摩托车出来了,在这个基础上,多出了60、以及30型。

    乡镇挣了钱的,不少人都用上了摩托车,在这个时代,与家畜相关的行业,算是发达了。不夸张的说,一个驻乡的兽医,一年搞到上万元,并非难事。

    而首都的月平均工资,已经突破了两百元大关,从1980年的68元,到1984年77元,在到现在1990年的223元,真的能证明,制度对于经济的重要姓。

    CJ佳零集团发行了高达五千万的股权。方大军抛售了手中拥有的全部六千张猴票,只余下了几版作为纪念,这一番出手,让猴票从240元每张,跌落到了150元,邮票市场遭受了不小的打击,而他一共敛财一千二百余万,花了一整年的时间来**作。

    随即,用这笔钱,一个人吃下了CJ佳零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不提中途的分红以及福利,光是二十年后这笔股份能价值五个亿,就值得干上一票。

    猴票毕竟不是正途,全部抛售后,也了了一个心结,手握CJ的股份,让他一跃成了山城商业圈的红人,加上《山城棒棒军》的热销,他名下业务往山城倾斜,让他更是身价爆增。

    一个省,现在可以说是有两个中心点,一为山城,一为锦官城,都是他的主要活动场地,但他的中心点,却始终在仁义。

    曾正林已经退休了,但他大势已成,在仁义如曰中天,声势到了颠峰,谁人不识君。

    这一年,他又喜获小公主,被安排在寿县的李红玉,为他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名叫方玲,到了这里,他的**,也终于暴光了。

    而他也从体制内辞职,开始频繁结婚离婚,最后还是和李玉兰补了结婚证,只是这么一圈下来,让各个女人都有了名分,儿女们也都有了户口。

    这也算是一件奇事,成了人们的谈资。

    “干娘,下个月八号,我结婚,你一定要来啊。”

    “什么?你要结婚?”

    “干娘,这个月二十二号,我结婚……”

    “你不是?……,这次是谁?”

    “干娘……”

    “……#.*#.——¥”

    仁义、内茳、锦官城、山城、寿县……各地他都在举办婚礼,各地的关系网都没躲掉,纷纷给他送了红包,甚至有不少人,一年内送出了N个。

    也是在这一年,他把手中的煤矿卖了出去,煤炭的价格已经到了七十元每吨,水泥的价格已经破百。

    1992年,方大军成立了保险公司,着手拿下了,全市超过十万名学生的意外伤害保险,每年每人仅收取十元钱,最高赔偿额为一万。

    同时拿下了煤矿等一些高危工种的保险业务,每年收取三百元,最高赔偿三万元,这一块,只要出了事故,就容易亏本,全当做好事。

    另外还有商业保险、教育险、医疗险、车险等等。

    而用煤矿卖掉的钱,组建了运输物流公司,他没进行开采这一块,但却总揽了运输,有超过三百辆卡车为他服务。

    也在这一年,他又一次离婚,终于同二姐方燕结婚了,而他的身世也终于暴光了出来,引得一阵哗然,他居然不是亲生的。

    这也已经是他的第六位妻子,这场婚姻维持了一年,而后他又和李玉兰复合,广邀亲朋好友,大办了一场。

    同年,方燕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名为方明,随着这个孩子的出生,方东华一生的愿望也达成了,有了真正的血脉香火延续。

    李玉兰也真正的融进了方家,方大军的户籍年龄已经三十一岁了,实际年龄二十六。

    区公所的编制取消了,北斗地区化为了两个镇,原平安公社重新划分出来,并进了角山。其余的原八一、前进、吉祥、插旗,全归为了北斗管辖。

    秦大也已经退伍回来了,与秦二一起,两兄弟管理着物流公司,其中有不少员工都是退伍军人。

    王宏文高升为副县长,杨梅才没有挪地,依旧在北斗。

    角山已经升级为镇,第一任书记是外派来的,方大军继续对角山投入资金,先后修建了广场、商业街、初中、卫生院等设施。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到了1995年,他已经有八位妻子,收了小玉琴与肖霞。

    或许是基因原因,他总共只有两个儿子,但却有九个女儿,全都是合法的,与李玉兰总共办了四场婚礼,他这辈子加起来,总共结了十一次婚。

    这年,前任的暗恋对象唐冬梅登上了春晚的舞台,成了大明星,但却一直未嫁,并且公开多次表示对他的仰慕,当人民开始查询他时,这才发现,他是一位大土豪。

    如今,他每天赚了多少钱,连他自己都有点搞不清楚,业务开始分布到大江南北,招收了无数人才,他的大军集团也早已声明在外。

    这天,他抱着小女儿方晨到北斗赶集,同行的是小玉琴,作为他最小的妻子,也为他生下了最小的女儿,他已经明确表示,不想在要儿女,十一个儿女,已经足够了,再多,他也关心不过来。

    一碗大肉面,现在要一元钱、包子三毛一个、馒头两毛、豆浆两毛、油条四毛,这年乡镇普通干部的工资,有三百多元了。

    而小学的学杂费也到了接近两百元。

    在他明确表示今生不会再取妻之后,各个女人之间的关系终于有了缓和,李家三姐妹与他住在了一起,地方不固定,有时在角山,有时也一起去外地。

    但金池始终觉得不好意思,已经多年没回过北斗,带着两个女儿在省城生活。

    王英和王敏也带着两个女儿,在市里生活,但偶尔也会过来和他团聚。肖霞一家都被他接到了县里,很听话,并不是他的负担,反而是偶尔需要停留的港湾。

    到是方燕,还没有放开,结婚生产都在山城,父母也都跟了过去,暂时在那边住,但以后回来团聚,也是迟早的事。

    唯一难搞定的,就是金池,但他已经做通了李玉兰的思想工作,准备今年就带着所以女人去省城小住。

    他的私生活也正了奇谈,取了八任老婆,最后还是和原配复合,而且这关系也比较复杂,王英王敏是亲姐妹,李玉兰、玉红、玉琴也是亲姐妹,金池又是李玉兰的好姐妹;肖霞是他的秘书,也是他的学生,哪怕已经为他生了女儿,现在也依旧叫他老师。

    还有方燕,是他的姐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

    别人免不了八卦,可他的名声却不坏,除了感情方面德行有亏,其余方面他绝对是个大好人,这些年陆续资助的穷困学生不计其数,铺路修桥,帮助孤寡老人更是家常便饭。

    他也专门成立了慈善基金,每天在往外烧钱。

    97年,香江回归了,他这几年,抓紧时间抄袭了不少好歌,有时也写点东西,让别人润笔后发表出去,俨然从商人、干部转变成了文豪。

    生意上也有波折,摊子大了,不可能一帆风顺,到了99年,他砍了不少小业务,集合资金,拿下了钢铁厂百分之五的股份。

    以及川汽野马的一级配套供养商,成立了汽车城的雏形,多年后,又拿下了一汽的配套园。

    又再次集合资金,加大了对CJ佳零集团的入股,从摩托车市场进入了电瓶车市场。

    而到这个时间,煤炭已经跪了,水泥的价格到了两百一吨,今后十年,水泥的价格都翻不了倍,增长极为缓慢,很多小水泥厂纷纷倒闭。

    北斗的水泥厂,也处在了艰难期,而他早已经卖掉了水泥厂的股份,到了07年,北斗水泥厂宣告破产,他接收了烂摊子,承担起了老员工的退休办理,总共就几十人,这些都是老伙计,不能让大家寒了心,这点钱对他只是毛毛雨。

    煤炭他没有再碰,但趁着今后几年,煤炭腾飞,他又把运输公司掉转了过来,大捞了一笔。

    同时已经进入房地产行业,产业已经波及到了香江,产品也远销国外。

    这年,他已经四十二岁了,户籍四十七岁,成了全省曰用百货、超市的龙头,让沃儿玛退出了川内市场,狙击了很多国外企业入驻。

    宣告成立本地商业银行后,他也宣告退休了,专心陪老婆孩子,竟焕发了第二春,又有了两个儿子,以及五个女儿。

    儿女多达十八个,最大的女儿方梦君,今年已经二十七岁,并且在今年已经结婚了。最小的儿子才刚刚满月。

    王英的女儿周娜,早已经去了国外定居,分管他在国外的业务,这也是方大军的一个遗憾,他有一个私生子也在国外……

    时间,到了他穿越的那一天,三十年过去了,四十六岁的他,与二十七岁的“他”,在一起喝了次酒,这天他喝高了,三十年来,经历了太多,上辈子的记忆都已经模糊了。

    “爸,我和梦君想去米国看看,您也跟我们一起去吧。”方大军开口道。

    旁边的大女儿方梦君已经扶上了他,也一起劝说着。

    方大军摇了摇头,“不去了,你们年轻人自己去玩吧!”

    没错,原本的方大军取了他的大女儿,起初他是坚决反对的,但最后还是软了下来,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原来的自己,取了穿越这辈子的女儿,但人生有时候就是如此奇妙,或许也为他这辈子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他的孙子孙女陆续出生了,一年年的过去,一年年的老去。

    直到这一年,全家福上面的人数已经突破了百人,四世同堂。他的家产,有两成捐献给了国家,三成拿来做了慈善,其余都分给了儿女们,当然这是遗嘱。

    他老了,不在年轻,头上已经见了白发,儿女们各自有了家庭,不愿呆在农村。这年,周娜也终于回来了。

    他带了九个老婆,住在大房子里,虽然地方不固定,但每年至少有一次,所有的后代都会赶回来相聚,如果谁不来,便算是自动放弃家产。

    “大军,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吗?”李玉兰靠在他肩上,也已经白发苍苍。

    “当然记得,1982年,哪天你买瘦猴的橘子,一分钱一斤,还挨个选了两个箩筐,才挑出两斤来。”方大军看着夕阳,迟暮了,但他这一辈子没有遗憾,父母就葬在对面的山上,这样看着,感觉与他们同在。

    “还有金池,她那天……”

    金池这时也走了出来,给他披上了大衣,靠在他的另外一侧。

    没一会,王家三女,李家姐妹,肖霞,方燕也都走了出来,所有人都在,没有谁早走一步。

    夕阳很美,在天边有火烧云,映射着不远处的角山街道也很美很美……

    “爸妈!”

    “爷爷奶奶!”

    “祖祖、祖娘!”

    儿女们都回来了,今年又添了新丁,方大军在族谱上写下了名字!

    ——————(全书完!)

    PS:原本还想写,最后还是决定就这样结束吧,鞠躬感谢大家的支持!新书《全能大叔》已经上传!

    〖 〗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