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石矶 > 正文 第742章 出城!
    正文

    十二位金仙返回庐篷时,庐篷中已有人回来,燃灯、陆压、姜子牙,跑的最快的三人,当然,姜子牙不是自己跑的,他没法跑,姜子牙双目紧闭,神情变幻不定,时而痛苦,时而喜悦,时而狰狞,时而平静,他还未曾走出魔障。

    十二位金仙走进庐篷对燃灯陆压二人默默打了个稽首,谁都没有说话,也不知说什么,庐篷内本就有些古怪的气氛更尴尬了。

    十二位金仙将自己弟子和随手抓回的仙人放下,慈航道人分了些三光神水给一众金仙让他们给这些弟子仙人服下,慈航道人又给姜子牙服了一些。

    服下三光神水的弟子仙人神情逐渐舒展开来,也平和了。

    做完这些,一个个金仙默默走回自己蒲团坐下,沉默等待,至于是等待弟子醒来,还是等待别的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人心各异,别人又怎么会知道,总之,大家都不想说话。

    不知沉默了多久,又等待了多久。

    一声鹤鸣打破了这份内心并不平静的沉默。

    沉默的等待也有了一个结果。

    众仙抬头,西边天空,一个童颜鹤发的白袍道人驾鹤而来。

    众仙起身相迎,唯燃灯未动。

    来的是南极道人,也不需要他相迎。

    南极道人声音传来:“诸位师弟快焚香结彩,老师圣驾将临。”

    燃灯闻言忐忑的心不知是放下了又或是提的更高了。

    对元始天尊,他是深入骨髓的怕。

    仰人鼻息五千年,他已经不是五千年前的燃灯了。

    南极道人入庐篷与燃灯见礼,又将元始天尊圣驾将至的话说了一遍。

    燃灯起身与一众道人出庐篷恭候圣人大驾。

    天边白光生出,白鹤开道,九龙拉辇,仙乐阵阵,异香缥缈,阐教圣人到了。

    碧游宫,通天教主睁开了眼睛,眼睛平静而悠远,如广阔无垠的大海。

    通天教主轻轻抚过膝上的青萍剑,他的眼睛逐渐变得锐利,如碧海蓝天下的惊涛骇浪。

    通天教主起身,碧游宫大门随之大开。

    外面一众内门弟子一直恭候在这里,不曾离开。

    从多宝龟灵四人出岛便不曾离开。

    “弟子拜见老师,老师圣寿。”

    通天教主抬了抬手,不曾说话,他从出来便一直看着一个方向,不是界牌关,而是朝歌城。

    八位内门弟子默默起身,又默默站在老师身后,一同看向那个方向,他们当然知道那里是哪里。

    朝歌城一个身影由虚凝实,石矶慢慢抬头,她眼中的茫然慢慢变淡,她的焦距慢慢凝聚,石矶慢慢抬手,一座城动了,她在稽首。

    紫芝崖,通天教主稽首,八位金仙稽首。

    石矶慢慢飞起,如白日飞升,她越飞越高。

    “她在脱离元神合道!”

    “她要脱离朝歌城!”

    天地最高处被这两种难以置信的声音占据。

    天地大能,绝顶大能,圣人。

    西方二圣,八景宫的老子,界牌关的元始天尊,都看着她。

    娲皇宫的女娲娘娘微微一怔,笑了,有赞赏,但也有杀机,她伸出了手,等她完全脱离合道的那一刻。

    北冥鲲鹏眼中暴明,冥河老祖元屠阿鼻入手。

    朝歌城上空的那个白色身影却仿佛无察无觉,一直在飞升。

    奈何桥上的梦婆婆端着一碗梦婆汤的手停在那里。

    月宫,嫦娥一步来到月亮边缘,她眼中多了前所未有的杀机,还有担忧。

    凤凰台上,那个宫装妇人手里多了一根翎羽,如火燃烧。

    三十三重天之上,一声鸣吟,昊天大帝手持昊天剑走出昊天宫。

    女娲娘娘皱了皱眉头。

    “伏羲道友,借河图洛书一用。”

    一个平淡无奇的声音占据了所有人的心灵。

    因为她要所有她想让听到的人都听到。

    火云宫,天皇伏羲没有犹豫,河图洛书在她脱离朝歌城前落到了她头上。

    女娲娘娘伸出的手,停在了那里,不是因为河图洛书,而是因为借出的人是她哥哥。

    “原来算计在这里。”

    女娲娘娘笑着收回了手。

    别人看到的是石矶从天皇伏羲手里借来了河图洛书,她看到的却是兄长的面子,算计人心,果然厉害。

    “咦!”

    女娲娘娘眼里出现了极少会在她眼里出现过的不可思议。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个绝顶豁然而起。

    “她不是已经脱离朝歌城了吗?”

    “怎么还有合道气机?”

    一个个老家伙瞪大了眼睛。

    “不对,她脱离了元神合道,但她已经以身合道!”

    “她这算怎么回事?”

    一个个头发并不茂密的老家伙又揪下几根。

    “元神合道?以身合道?”

    “原来她一直算在这里!”

    大能,圣人,都明白了。

    她要出去,但朝歌城她也要护着。

    “所以,她若死了,朝歌城,朝歌城将会永远封城,封的是仙道力量,任何仙道力量都将打不破这座城,包括圣人。”

    “如此,便再无后顾之忧。”

    想到这一点的无不动容。

    “来!”

    石矶招手。

    久不发音的太初轻吟一声,落在了她背上。

    “走!”

    久不出城的石针嗡鸣一声,一飞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