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科幻小说 > 装甲咆哮 > 正文 第一零九一章
    正文

    陈晨这边在预赛、小组赛结束后,专门话了一大笔小钱钱,重新订制了一套材料强度比较高的外部穿刺组件;

    也得亏更换的外部穿刺组件强度够高,不然单是对方这么搞,估计早就崩掉了;

    毕竟对方可不单单是扯着陈晨这边跑来跑去的,不时还会往堤坝两侧的障碍物上撞两下,试图借以把陈晨这边外部穿刺插件崩断掉。战车低沉的轰鸣声,在岸边堤坝两端不停响彻,映衬着一侧的水浪滚滚。

    随着对抗正式的开启,对面江大那位率先完成了抢攻,没有意外地将战场停留在了岸边上;

    不能算是多致命,只能说对方战车的涉水能力比较差而已。伴随着战车的轰鸣声,双方战车一度陷入了死死的僵持。

    江大的车型,虽然有别于大多数传统的防御型战车,乃至还双配了武器系统,既前端固定式前铲、以及捶击武器,但在根子上,还就是防御型战车。

    功能型战车克制防御型战车,可不是瞎说的,都是有着实际根据;

    之所以功能型战车克制防御型战车,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防御型战车的攻击力偏低!

    还是那句话,车型相克的问题!

    对方虽然做了这样那样的调整,但在根本上,对方还就是防御型战车;

    不管对方再如何的调整,也总不可能从防御型战车,突然就变成其他类型的战车、乃至是强攻型战车!

    不时能隐约察觉到对面江大的战车,轰鸣声开始越来越强烈强烈;

    对面就算心里素质再好,这时候也不至于说被陈晨这边都锁死了,还能风清云淡地坐等输掉这场对抗。

    陈晨这边的新车型,既然能称呼为压力穿刺功能型战车,那最大的根底,自然无疑就是对目标战车进行穿刺行为。

    所以对方哪怕在极力挣扎、调整,但始终还是无法从陈晨这边新车型的锁定中脱离。

    相比穿刺两个字,压力才是陈晨这边战车的最根本!

    本来以为很快就会结束的对抗,结果却陷入了僵持不下中;

    陈晨这边想要尽量减少损失、好应对接下来的对抗;

    陈晨如果选择爆了动力系统,接下来的对抗,恐怕只能以弃权来处理了。

    虽说能挺进八强,也是很不错的成绩了,可去年大学生联赛时、文静学姐可是摘得了冠军,珠玉在前,陈晨说没点想法,肯定是不现实的。

    他得一路赢上去,才有可能跟两人其中一个碰到;

    不管是那种原因,陈晨无疑都想一路赢下去,杀进决赛、乃至夺下冠军。

    也是基于心底里的这个想法,他这时候才死憋着不出手;

    毕竟他这边的穿刺武器,虽然成功戳进对方车体内,但并没有令对方战车出现重大问题;

    之前陈晨刚刚一击得手的时候,很多人真的以为这场对抗赛很快就会结束了;

    毕竟陈晨这边战车已经完成了完成对目标战车的穿刺,这种情况其实已经奠定了胜利。

    轰鸣声,映衬着水岸边呼啸的风声,响彻。

    对方战车能够保证持续作战,在动力系统上,虽说不至于多强劲,但承载力绝对不低;

    哪怕是眼下看起来陈晨这边陷入了僵局,但更多的是为了下一场对抗保存实力。

    陈晨这边战车,虽然是新车型,但各方面的性能,其实受限于各种因素,只能算是一般化;

    就算是他这边战车各方面的材料质地,除了中途订制的外部武器组件外,其他实在也都不是很好;

    他这边战车的武器系统、精神力相关压力装置,都是在学校车场内拆下来的。

    堤坝上,伴着战车低沉的轰鸣声,双方战车始终处在僵持中。

    这时候是应该加大动力输出,把对方战车顶到死角,然后制造机会二次穿刺的。

    毕竟陈晨这边战车的攻击方式,注定了想要打击对手,必须将对方咬死!

    尤以他这边在第一击没有ko击毁掉对方的前提下,需要强行顶住对方车身,然后再进行二次穿刺。

    可这一切的前提,是陈晨这边战车的动力足够!

    偏偏陈晨这边战车的动力系统,实在太烂了一些。

    他这边战车的动力系统,其实就是实打实的教学级,而且还是教学级中的廉价货。

    说起来,这场对抗打得这么胶着,主要还是陈晨这边战车的性能弱了一些;

    本来凭他他的作战风格、思路,更多的是追求迅速ko击毁的,哪怕他这边不是强攻型;

    毕竟他这边的车型,其实就是适合这种作战方式,就算无法一击必杀,依然能缩死目标;

    届时加大动力输出,强行把对方战车顶到墙壁、或者其他障碍物上,然后再补一下刀就可以了。

    可这场的对手,实在太难缠了一些;

    陈晨这边战车的攻击方式,注定了如果无法一击必杀的,想要再打击对手,必须将对方顶在死角上

    毕竟他这边在第一击没有ko击毁掉对方的前提下,必须需要强行顶住对方车身,然后再进行二次穿刺。

    可这一切的前提,都必须建立在陈晨这边战车的动力足够!

    而这,恐怕也是这次对抗赛中,对面江大那位选手,一上来就选择强攻的原因;

    说白了,就是对方大概也是在担心陈晨,再次将战场拖进水底,所以才会将战车强行按在堤坝上进行。

    不得不说,单在战术执行这方面,对方其实真是做得蛮不错的;

    就比如对方应第一时间选择强攻,将双方战场锁定的位置进行圈定;

    对面江大那位置选手,虽然也算是做得不错,但双方车型比对上,终究是存在着一定差距。

    毕竟按照车型来说,陈晨这边车型对江大那边的车型,确实是存在着一定的克制性;

    强攻克功能,攻能克防御!

    对面江大的车型,虽然有别于大多数传统的防御型战车,乃至还双配了武器系统,既前端固定式前铲、以及捶击武器,但在根子上,还就是防御型战车。

    功能型战车克制防御型战车,可不是瞎说的,都是有着实际根据;

    之所以功能型战车克制防御型战车,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防御型战车的攻击力偏低!

    攻击力低了,那面对陈晨这边的时候,说打得慢可能夸张了,但短世纪内想侧车翻掉陈晨,可不是个简单的荣誉。

    说起来,陈晨这次的对手、江大那家伙,虽说说话不太好听,但在作战方面确实真没太大的问题。

    毕竟这次的对抗赛刚一开局,对方就能果断地选择强攻,且一开始的是还明显留出巨大的优势,几欲将陈晨这边吊起来打,无疑证明了对面江大那位选手,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不时能隐约察觉到对面江大的战车,轰鸣声开始越来越强烈强烈;

    对面就算心里素质再好,这时候也不至于说被陈晨这边都锁死了,还能风清云淡地坐等输掉这场对抗。

    陈晨这边的新车型,既然能称呼为压力穿刺功能型战车,那最大的根底,自然无疑就是对目标战车进行穿刺行为。

    所以对方哪怕在极力挣扎、调整,但始终还是无法从陈晨这边新车型的锁定中脱离。

    要知道压力、穿刺可是两词!

    甚至,相比穿刺两个字,压力才是陈晨这边战车的最根本!

    无关品性等等其他方面,只因为是对方的这种坚持!

    尘沙,弥漫了整个赛场;

    随着双方战车的僵持,路面上裂痕丛生;

    这也就得亏整座堤坝的质量过关,不然这么一场对抗打下来,早就塌了;

    饶是如此,随着双方战车的对抗,堤坝上还是出现了很多损伤;

    不用想,这次对抗结束,赛场所在的这段堤坝,肯定要进行维护。

    至于说维护堤坝的钱?

    肯定是找资方啊,难不成还找陈晨要0.0

    此刻赛场上,银灰色战车的穿刺武器,死死地卡在对面战车车体上,仿似钉在上面一样;

    不管对方如何的挣扎,都丝毫无法甩脱;

    陈晨这边的车型,一旦能咬穿对方装甲,那真是如跗骨之蛆一样;

    就像眼下,对面江大那位选手,频频加速、乃至做着些机动动作,却丝毫无法将陈晨这边战车甩脱;

    也是基于这种原因,陈晨这边的优势才越来越多;

    毕竟对方试图摆脱眼下这种局面,就注定了要耗费更多的精神力才行。

    堤坝上,战车沉闷的轰鸣声,在徘徊响彻,两方战车死死地胶着。

    滔滔的河水面上,呼啸的拂风声,响彻不绝,吹彻得岸边卷起大片尘杀;

    此时堤坝上,伴随着战车的轰鸣声,双方这场僵持的对抗,也终于进入了尾声。

    这场对抗打得这么胶着,主要还是陈晨这边战车的性能弱了一些;

    本来凭他他的作战风格、思路,更多的是追求迅速ko击毁的,哪怕他这边不是强攻型;

    毕竟他这边的车型,其实就是适合这种作战方式,就算无法一击必杀,依然能缩死目标;

    届时加大动力输出,强行把对方战车顶到墙壁、或者其他障碍物上,然后再补一下刀就可以了。

    可这场的对手,实在太难缠了一些;

    陈晨这边战车的攻击方式,注定了如果无法一击必杀的,想要再打击对手,必须将对方顶在死角上

    也不能说是低配产品,只能说是标配的标准教学级战车组件。

    可对方想法是好的,现实确实残酷的,陈晨这边的外部穿刺组件,实在太坚挺了一些。

    起码,以陈晨这边外部穿刺组件的材料强度,在教学级装甲战车中,绝对是最最顶尖的!

    密密麻麻的裂痕,随着双方战车的胶着对抗,密布满了堤坝的路面上;

    这也就是赛场的选址过关,如果换成些豆腐渣工程,恐怕这时候已经垮了;

    要知道装甲战车对抗的强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哪怕只是轻型装甲战车,也是动辄近百吨的吨位了;

    如果换成中型、乃至重型装甲战车,再加上对抗的作用力,那才是拆迁一般的场面;

    对抗双方,因为精神力的对耗,眼下情况无疑都是很好;

    哪怕陈晨这边,这时候也打起了精神;

    装甲战车运转,在本质还是依靠精神力进行动力转化的,没有精神力支撑,装甲战车再强大,也只是个铁疙瘩。

    下一场的话连打都别想,只能以弃权来处理。

    虽说两场之间有段时间间隔,但远远不足以陈晨他们这边课题小组,将动力系统进行一次大修;

    而没有了动力系统的战车,简直就跟一堆废铁没有区别;

    毕竟装甲战车运转的根本,就是由动力系统对精神力的转化,再转向其他战车系统进行供应;

    如果说动力系统都完蛋的了,就不要想下一场对抗的事情了。

    陈晨也是基于这个原因,所以死憋着没有爆大招。

    反观对面江大那位,虽然不像陈晨一样,这时候还想些有的没的,但……

    对方这时候也很绝望啊!

    沙尘,围绕着整个赛场在弥漫;

    低沉的战车轰鸣声,在持续回荡;

    双方的精神力,这时候都已经消耗了许多;

    精神力与化学方面的应用科技,似乎比前者牛逼一些,实际上却不然,主要是两者应用方面的不同;

    不单是精神力,双方在这种高强度的持续对抗下,更是累得跟死狗一样;

    两方打到这份上,几乎已经是在用毅力支撑了。

    这时候不管是陈晨这边,还是对面江大那位选手,无疑精神力消耗得都已经很严重;

    毕竟两人对抗已经持续了不短的时间,精神力消耗都很严重;

    也是因为这点,双方僵持中对抗节奏越来越慢。

    战车沉闷的轰鸣声,围绕着赛场所在的堤坝盘横、响彻;

    陈晨跟对面江大那位选手的对抗,这时候终于已经接近了尾声。

    本来还以为这场对抗,在陈晨这边对江大那边完成穿刺后,很快就会结束的,结果双方却陷入了僵持;

    水面上奔腾滚滚的水浪,战车的轰鸣声,仿似篇正在回荡的交响乐章。

    战车轰鸣声,乃至金属碰撞的刺耳摩擦,一度压过了江面上的风声、水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