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剑岚传 > 正文 第449章 求助
    正文

    那把软剑流光溢彩,剑身仿佛绫罗绸缎一般柔软,支撑着那玉质剑柄摇摇晃晃,就好像活过来了一样,在阳光下显现于人前的颜色一直在变,甚至有时候还会泛着五颜六色,分外精彩。

    听到魏晓晓的话,顾辰才算反应过来。

    魏晓晓的师傅便是云霓真人,在昆仑担任长老一职,与东阳上人走得很近,因此顾辰对她并不陌生,只是这样的一把剑,顾辰也是第一次见到。

    “天虹剑。”

    这把剑的出现,意味着云霓便在附近,这打消了许攸杀顾辰的念头,在这种情况下,他若是执意要杀顾辰,云霓也不会袖手旁观,跟云霓起冲突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

    ……

    丁辉跟着李元沐,越往山谷深处走,便越觉得天地灵气变得更加精纯,精纯到哪怕他不刻意催动功法,那些灵气也会随着他的呼吸而深入肺腑,然后在不知不觉间在体内被他炼化,增进他的修为。

    丁辉忍不住感叹一番,道:“真是有如洞天福地一般。”

    李元沐笑道:“这还不算什么,在昆仑山上,天地灵气比这里还要精纯凝聚,而且根本无须我师出手精练。”

    丁辉心生向往,道:“昆仑不愧为第一仙门。”

    李元沐却是摇头道:“像是灵脉、洞天这些宝地,我昆仑从不与他人相争,虽然说昆仑山本身便已得天独厚,但普天之下,能够与之相比,甚至远远超过的灵脉福地不在少数,像是青阳门、阴女教、妖宗,这些门派占据的灵脉可能便比昆仑山还要好,远的不说,你们南海长生岛居于玄龟之上,得玄龟元力修行,事半功倍,也是其他仙门比不上的。”

    丁辉暗暗点头,此间天地灵气虽然被昆仑的长辈以大手笔精炼过,确实有助于修行,可是也就堪比一般的洞天福地,而且难以持久,而且如果是在长生岛上,丁辉的修行速度可以更快,只可惜长生岛的那些所谓灵气都是玄龟呼吸吐纳间溢出的元力,只有修行玄龟背上的功法才能吸收,对其他修仙者是没有作用的,但也幸好如此,要不然长生岛只怕便没有他们一席之地了。

    玄龟背上的法门,都是天道的烙印,被长生岛历代先人整理出来,总结归为造化玄道,虽可通玄,延长寿元,但并不具备大神通,与其他仙门一比,便显得弱小得多,他们这些弱小的修仙者在修仙界中往往不被其他同道放在眼里。

    “世人修仙只求长生,听说居住在长生岛上的,哪怕是不能修行的凡人,也能拥有漫长的寿元,几乎可与修仙者比肩,相比之下,我辈修士每日必经枯燥修行,打坐吐纳、常年闭关才能够让修为有所进益,以此换取些许寿元,有时候遇到瓶颈欲破而不能得,只能坐废光阴,安安静静化为一抔黄土也常有之。”

    丁辉闻言却是苦笑道:“长生岛上确实都是长寿之人,玄龟元气能够改善人体,哪怕未经修行,但常年在那里生活,普通人也能拥有两百年左右的寿元,只是他们必须一直生活在岛上才可以,一旦离开了那个环境,身体便与外界格格不入,就会老得更快,长此以往,长寿也会变成夭寿,只有经过修行的修仙者,有一定的根基,才能离开长生岛,只是离开了长生岛,就没有了玄龟元力的辅助,修行速度大不如前,而且从长生岛上出生的人就像被玄龟打上了烙印,即便拥有修仙的资质,也只能参悟龟背上的道,无法修行其他门派的功法。”

    造化玄道精妙深奥,可以大大延长修仙者的寿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能是如今的修仙界中最接近仙道的功法,毕竟修仙本就是为了长生,哪怕仙路难行,再不济也要达到延年益寿的效果,而造化玄道在这一点上效果极佳,对修仙的资质根骨也没有太大的要求。

    只是造化玄道虽然玄奥,修炼起来却颇为不易,玄龟背上的天道易理需要足够的悟性才能参悟,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这种悟性,天道在玄龟背上的烙印是为了束缚玄龟这等存在,层层叠叠极为繁复,哪怕是其中最简单的一个符文都显得晦涩艰深,更别说只有得到完整的符文才能修行,延年益寿虽然不难,但是缺少攻伐手段,导致长生岛的修仙者在修仙界中极为弱势。

    不过好在,长生岛整合玄龟背上的天道烙印,总结出了八道符,那是八道血符,阐释天机,各有奇用,闻名遐迩,哪怕没有修行造化玄道也可以使用,丁辉心想,此行如果顺利,能得昆仑之助,解长生岛燃眉之急,他愿意将这八道符献出,这也是师长们所嘱意的。

    “到了。”李元沐领着丁辉三人来到山谷深处的小湖,朝站在湖心的云归真人行礼,“掌门师伯,弟子已将长生岛三位道友带到。”

    “长生岛丁辉、方华、张茹,拜见前辈。”

    云归真人淡淡道:“既是代表长生岛而来,无须行此大礼。”

    丁辉、方华和张茹三人却不敢托大,坚持以弟子礼拜见,丁辉道:“我等三人作为晚辈,拜见前辈实属应该,况且昆仑千年来众望所归,第一仙门也当得我等如此礼敬,只是远来仓促,未及备上薄礼。”

    李元沐在一边听得暗暗点头,听着丁辉这番话觉得很受用,昆仑作为修仙界第一仙门,不是自己标榜,而是同道相承,虽然昆仑一脉从不以第一仙门自居,高高在上,可是一直以来保持着这份超然,却是他人所不及的。

    云归真人站在湖心,没有人知道他听了这番话有何感受,或者说心情如何,加上他又背对众人,没能看清他脸上表情,让人心头惴惴。

    丁辉说完这番话,便小心翼翼地站着,大气也不敢出。

    “第一仙门……”云归真人喃喃着,有些感伤,他们这个第一仙门被巫族所破,门人弟子伤亡惨重,其余之人避走小秘境,一躲便是十年,这第一仙门的名头反而像是一个笑话般,他摇摇头,这动作却让丁辉的心提了起来,便听云归真人道,“虚名误人,不提也罢,长生岛远在南海,从不参与修仙界中事,造化玄道取自天道,与人间无关,门下弟子也无须入世修行历练,可以说不若是非因果,在太平盛世尚且如此,而今天地大乱,长生岛弟子反而北上中原,想来无事不登三宝殿。”

    丁辉三人连忙跪拜在地,大声恳切道:“我三人代表长生岛北上中原,只为求助,玄龟失控,还请前辈、请昆仑相助,施以援手。”

    因修炼体系不同,加上玄龟之背这一环境的限制,长生岛的弟子乃至岛上的普通人几乎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那座岛,一直在南海上漂浮着,作为岛上唯一的修仙门派,长生岛弟子自然也无须入世历练,只参悟龟背上的天道烙印,便可增进修为,增长寿元,这让他们远离世间是非因果的同时,也让他们与其他修仙门派没有任何交情。

    一路走来,丁辉三人见识了中原人情的寡淡,比起长生岛这座孤岛,中原的人心实在是太复杂了,见识过那些尔虞我诈之后,丁辉三人对所有人都充满了警惕,不敢再轻信任何人,自然也不敢让他们知道长生岛如今面临的境况,谁知道那些人知道了长生岛的现况后会做什么?

    只是拖的时间越久,情况会越危急,岛上的师长们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他们不敢轻易向人求助,却又难免心急如焚,好在这个时候遇到了昆仑,就是不知道昆仑愿不愿意助他们一臂之力。

    云归真人毫不意外,淡淡道:“玄龟果然还是醒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