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科幻小说 > 兽世田园:夫君来种田 > 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 说明白
    正文

    “不明白就不要想那么多,兽人这边很欢迎你的,而且兽人如今的生活十分的不错。”乔诺笑着劝说着。

    承安听到这话忍不住苦笑,什么欢迎,这人估计巴不得自己赶紧离开兽人部落,特别是另外一个叫雷赫的一看到他恨不得把尹竹守得死死的。

    他对尹竹有好感他承认的,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尹竹在一起,要不然当初就把尹竹留在梦族了,哪里还会让雷赫几个带尹竹离开。

    就是这个叫乔诺的表面上笑嘻嘻的,好像很欢迎自己一样,其实也是笑面虎,他不懂阴谋诡计,可他还是会看人脸色的,这乔诺很排斥他的,估计也是提防自己,他不想生活在一个周边人都漠视自己,也不喜欢别人把他当作犯人一样来看待,兽人这边,他并不想呆的,没一个认识的,孤零零的谁喜欢,他想离开这里。

    想想当初初默一直很迟疑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是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吧,这个事情肯定不是初默做的,别看初默现在是首领,可他刚接手,还会受到很多人的挟制,也许是身不由己,甚至就是最后还为他安排好了路,把他送到兽人这边,是想让他能活下去。

    承安有些难受,他很废,特别的没用,所以初默才会担心他,他那么没用,尹竹瞧不上也正常,看看尹竹的几个伴侣,哪一个不是实力高强,算了,不想这些事。

    “乔诺,你没有必要这样假装,我感觉得出来,你们不欢迎我的到来,大概是怕我影响了尹竹,你放心,我不会呆在兽人这边,你们跟尹竹好好过日子就好。”承安嘲讽的笑了一下,然后转身走了。

    乔诺看到这一把拉住了承安,“承安,你不能就这样走,还有,我承认我不想你靠近太过靠近尹竹,至少在两族之间的事情没有彻底了解之前,我不希望你靠近尹竹,我不想尹竹以后做夹心饼干,痛苦难受,还有我排斥你是因为你的身份,不是你这个人。”

    “我的身份,就我这样的人能对尹竹做什么?”承安嘲讽不已的说着,这乔诺说得好假。

    “你根本不需要动手,只要你是尹竹亲密的人,就能伤害到尹竹,承安你了解过尹竹的过去吗?就是因为我跟尹竹相处了很长的时间,也了解过那些靠近尹竹的人给尹竹带来的伤害,所以我才不愿意你去靠近她。”乔诺叹气。

    “白祭知道吗?那是你们梦族的人,跑到兽人来勾搭了兽王的传人梦姬,梦姬丢弃了兽王一脉应有的责任还有尊严,什么都不要一心一意跟着白祭,白祭算计尹竹,你知道尹竹身边最亲密的人有几个是白祭安排过来的人吗?尹竹跟腾霄有三个幼崽的,可惜他们的孩子是白祭安排好的,那三个孩子是白祭的徒弟紫宸灵魂分裂后投胎的,就在前段时间里头,那三个孩子觉醒了然后合为一体了,腾霄为了那三个孩子不想三个孩子变成一个,不想紫宸苏醒过来,然后腾霄给尹竹下药把尹竹送到了初默的手上,要不然你根本就不会认识尹竹,还好紫宸就算苏醒了记忆,还是记得尹竹他们的养育之恩,只是夹在白祭跟尹竹之间难受,并没有背弃尹竹,可这个事情造成的后果还是没有解决,腾霄走了,愧对尹竹,永远离开了。”乔诺冷冷的看着承安,然后又开口了。

    “除了这个白祭还把他跟梦姬的亲生儿子白堃送到尹竹的身边,当初尹竹恰好中毒,白堃不须用换命术的方式替尹竹承担毒药,白堃那时候差点死了,就这样白堃成了尹竹的伴侣,然后一步步走到现在,就前段时间,天道融合知道吧,尹竹身边带着兽人的一半天道,想要融合就要牺牲自己,白堃还是喜欢尹竹的,然后白堃替代了尹竹去融合天道,因为他是兽王血脉可以替代尹竹,尹竹重情,要是知道白堃替她去死,尹竹会多么疯狂奔溃,为此白堃最后时刻抹除了尹竹有关他的记忆,让尹竹彻底忘记他,承安你说,你若是深情,还能比得过白堃吗?到现在我都不敢跟尹竹说白堃的事情。”乔诺很是无奈茫然。

    “承安,我觉得你的路就是被人安排好的,故意让你来带尹竹的身边,梦族前程未卜,梦族人担忧天道会算总账,天道是亏欠尹竹的,对兽人肯定会优待,那么梦族人应该怎么吧?用强制的手段把你丢到兽人这边,丢到尹竹的身边,若是你不能打动尹竹,那他们不过失去一个无关紧要的族人,若是你能打动尹竹,那么他们会告诉你这一切都是他们的安排,梦族把你养那么大对你不薄,要你回报梦族,你想过到那个时候尹竹要怎么办?你要怎么办?”乔诺直接把所有的事情都摊开明摆在承安的面前,看承安选择。

    “承安你觉得兽人跟梦族之间几千上万年的仇恨是那么容易解除的吗?多少兽人的生命精华被吸收掉,成了你们梦族的养料,就凭着你对尹竹的救命之恩,就像抹除这所有的一切吗?要是那样,尹竹以为要为了你到处东奔西走为梦族人奔波你就高兴了?承安,本来你跟尹竹之间就没有可能,不是你可以强求得来的。”乔诺最后态度十分的强硬,他不希望承安靠近尹竹,不是自私想占有尹竹,而是承安不适合。

    乔诺一连串的话震得承安脸色发白,他真的没有想过后面那么多的东西,可乔诺说得那么明白,要是他假设的都是真的,那么他真的会对梦族的族人无动于衷吗?

    看到承安那摇摇欲坠的样子,乔诺知道自己话说重了,可这个事情必须用重锤,只有承安知道这个后果才会放弃尹竹,要不然天长日久下去,乔诺担心两个人都陷进去,到时候不好办。

    “承安,我知道尹竹很好,你也喜欢,只是单单喜欢不够的,还要合适,不合适只会造就悲剧,会让尹竹痛苦,你不希望尹竹痛苦吧?”乔诺抓着承安,承安整个人身子抖得厉害。

    过了好久,承安总算是恢复了过来,他沙哑着声音开口,“你放心,我会离开兽人这,我本来就不喜欢兽人这边。”

    “离开,你能去哪里?梦族那边既然已经说出去,就不会让你回去,尹竹说过你没有什么实力,你出去很危险,而且尹竹也会担心,你就住在兽人这边,我们会照顾你的。”说照顾承安,这一点乔诺是真心的,他们也不差一些吃喝的,给承安就是。

    承安看着远处的宽广的世界,苦涩的笑了笑,“不用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我不能一辈子当废物,我总要去做点什么的。”

    他这样的人注定孤身一人的,其实孤身一人也挺好的,有吃就吃有喝就喝,想去哪就去哪里,天地间任意逍遥,不用发愁家庭里面的琐碎事情,想想也挺好的,不是吗?

    “承安,你现在是真的不能走,因为世界改变还没结束,外面的野兽实力还很高,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在这你跟我聊了一次天后就离开,尹竹还以为我跟你说什么了。我其实真的挺喜欢你的,你虽然没实力,但是性子软绵应该很好相处的,可惜。”乔诺说着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承安,你要离开也可以,等世界改变结束再离开,然后这一段时间我让人带你学习各种捕猎还有野外的生存知识好吗?”

    乔诺本来就不希望承安跟尹竹搭上关系,把人送走最好,不过想到承安没武力,还是要把这个事情给安排好,他又不是想跟承安结仇,而且承安就这样出去,尹竹也不安心,至少承安学到了一技之长,可以自己生存,那么承安到时候要走,尹竹也不会阻止。

    “好,谢谢了,有劳您安排了。”承安低着头说。

    乔诺看着承安客气的样子,知道承安心里面不舒服的,换做他也心里面不是滋味,乔诺也知道自己要求的有些过分,克他不得不这样做,他之前没能保护尹竹周全,他只能把一切可能的伤害尹竹的都先排除掉,免得尹竹再受伤害。

    乔诺把所有的都安排得好好的,他能说什么,就像乔诺说的,尹竹自己还有两个伴侣的问题还没解决的,哪有心思放在他身上,他其实压根就不应该来兽人这边的,可是当初他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初默的好意。

    想到当初他满心欢喜的来到兽人这边,还打算给族人做贡献,谁想到什么都做不了就要离开兽人这边了。

    至于乔诺说的他是被人安排来到尹竹身边的,也许真有这么一回事,但那个人绝对不是初默,初默不会那样算计他。

    想那么多做什么,他只要离开兽人这边离开尹竹,那么所有的算计都是空的,都不成立,也不会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