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谁才是窃国之贼!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谁才是窃国之贼!

    听完二长老巫通的叙述,姚云这才知晓所谓帝暮的大手笔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天朝征讨东夷诸侯、又分心抵抗西戎、北狄莽荒古国,三线同时作战,各方诸侯纷纷上表压力巨大。

    于是乎,天子帝暮趁势提出筹备创建若干支新军。

    这批精锐之师由诸夏天朝直辖,天子向天下广发招贤令,招兵买马,很快就能创出一支支纸面实力媲美五品镇国的精锐之师。

    当然,镇国精锐之师单单有人是不够的,最为重要的是有“军魂”。

    不过这对天朝直辖的新军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诸夏天朝强大的国朝气运加持下,新军成长速度极其惊人,起步就是三品乃至四品精锐之师。

    经过几个月战争磨砺,如今陆陆续续有六支新建的精锐之师晋级五品镇国精锐之师,四品顶级精锐之师二十多支,并且后续新的精锐之师还在像下饺子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筹建。

    一言以蔽之,整个诸夏天朝已然开始进入疯狂暴兵模式。

    姚云听完后震惊万分,眸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诸夏天朝疯狂扩军的确是压力大减,各方莽荒古国的反扑将会变得毫无作用,大大有利于诸夏天朝横扫八荒。

    可问题是,诸夏天朝不断暴兵扩军,这无疑会形成“国退朝进”的局面。

    换而言之就是天下各方诸侯式微,天子的权柄疯狂暴涨,继而导致天朝成了一言堂,为天子命是从。

    当年帝暮起初不愿入侵南蛮,天下各方诸侯联手弹劾、逼迫天子就范的事情以后就很难发生了。

    在人间,兵马就是权柄的象征。

    作为一方诸侯,没有哪方诸侯会愿意看大天子坐大。

    “帝暮这是欲以何为,难道各路诸侯没阻止?”

    姚云只觉得事情有些荒唐,若是他没有闭关修炼,他肯定不会同意天子帝暮瞎搞。

    二长老巫通微微叹息一声:“怎么没有人反对,天子帝暮刚刚提出来就遭到各方诸侯强烈反对,弹劾奏书如雪花般飘向帝都。”

    姚云微微点头:“嗯,后来呢?诸侯们为何妥协了。”

    二长老巫通幽幽叹息道:

    “一方面是诸夏天朝三线作战压力的确有些大,各方莽荒古国都深知面临生死存亡,一个个都疯了,截止目前为止,诸夏天朝已经有了二十多个小诸侯国灭亡了,不少实力雄厚的诸侯国也损失惨重,从实际角度出发,诸夏天朝也的确急需注入新鲜血液,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大家心知肚明。”

    姚云又是连连点头,就事论事,不以立场来看,筹建新军的确很有必要。

    紧接着,二长老巫通又道:

    “另一反面,天子帝暮召集中土各大帝族、各方强大诸侯国,当面游说,声称如今诸夏天朝如日中天,迟早有一天横扫八荒,到时候各方诸侯国实力水涨船高,天朝若不扩充新军,补充实力,以后天子就挑不起天下这个担子了,所谓天下共主也就名存实亡,大大动摇了诸夏根本制度——禅让制。”

    天子与天下诸侯相生相克,相辅相成,有着极其微妙的平衡,无论是哪一方过于强大都会打破平衡,继而顷刻间导致诸夏天朝运转万年的体系土崩瓦解。

    诸夏天朝的制度为何运转了数万年?

    无他,唯稳定尔。

    诸夏天子与四方诸侯之间的关系稳定;

    诸夏天朝与四方莽荒古国间的局势稳定;

    在这个稳态的环境下,人间的格局总体没有根本性变化。

    不过眼下,诸夏天朝如日中天,各方莽荒古国岌岌可危,维持多年不变的格局轰然发生了剧变。

    在这万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下,曾经的制度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与挑战,若不改变,轰然倒塌是迟早的事。

    “这么说来还是有点道理的,难怪帝暮能把反对的声音压下去,这些都是很实际的问题,关乎天下诸侯。”

    姚云没有了开始的急躁,反而细细琢磨其中的关窍所在。

    “哼~说起来老夫就恼火!”二长老想到了什么,一脸苦恼,愤愤然道:

    “帝暮那小子尽拿我们熙国说事,当日他当着各路诸侯的面,点名我们熙国,说我们熙国势力大,日后还会更加强大;

    若是不加强天子与天朝中枢的权利,日后天朝根本没法镇得住像熙国这般强大的诸侯国,到时候天子禅让就成了儿戏,谁拳头大谁就能坐上天子宝座。”

    姚云听乐了:“这算是帝暮夸我们,为熙国扬名?”

    二长老巫通苦笑:“谁说不是,原本各方诸侯还犹豫不定,可是听了天子帝暮点名熙国的话,不少诸侯就改换旗帜,支持天朝扩军了!”

    说完,二长老巫通、姚云齐齐沉默了。

    天子帝暮这席话可谓是诛心之言,一举挑拨了天下各方诸侯的心思。

    放眼天下各方诸侯,谁不对憧憬问鼎天下,坐上那天下共主之位?

    可是熙国的强势崛起打破了诸侯间的平衡!

    正如帝暮所说,若是天子与天朝中枢不增强实力,日后根本没有人镇得住熙国,天子之位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再进一步说,姚云坐上天子宝座,熙国再继续这么强大下去,以后公天下岂不是要成为他姚家的私天下?!

    这一幕是天下各方诸侯都不愿见到的。

    相比起天子与天朝中枢做大,天下各方诸侯更加忌惮熙国做大成长为一头无人能治的庞然大物。

    可以说,天子帝暮这一手是阳谋,一举切中了各方诸侯猜忌熙国的要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举顺利推行了自己的谋划。

    “天朝实力大增,对我们熙国可是很不必,就怕帝暮针对我们。”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龙二爷长长地叹息一声,眸中满是忧虑之色。

    二长老巫通安抚道:“龙二爷,也无需太担心,天朝也不是天子一人说了算,天朝中枢、各路大军多半还是掌握在中土各大帝族手中,他帝暮没法一手遮天,大王,您说是不是。”

    姚云笑了笑,不置可否。

    旁人可能看不透帝暮的谋划,可是姚云却隐隐猜到了几分。

    也许中土帝族势力可以大肆渗透新军之中,不过直辖于天朝的精锐之师与各国麾下的精锐之师是两个概念。

    诸夏各方诸侯国虽然依附于天朝,不过一个个却是高度独立自治,天子就算是要制裁一方,顶多是削去一国部分气运,继而导致该国气运之师实力下滑,并没法越过诸侯直接掌控精锐之师;

    然而,若是直辖于天朝的精锐之师就不同了,天子有极大的掌控力,一言就能决定精锐之师的生死存亡。

    虽说中土各大帝族想方设法安插了大量人手进入新军,可以防止出现天子一家独大的局面,继而形成相互制约的微妙局面。

    不过维持平衡局面的前提是——诸夏天朝还是那个属于各方诸侯的天朝。

    如果有一天有人偷天换日,将国之权柄窃入私人之手,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只要他愿意,一个念头就能将中土帝族的势力踢出新军,将天朝的大军变成一家之私军,继而将公天下变成私天下!

    “帝暮好谋划,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偷天换日的大手笔!”

    姚云抬头,望着动荡纷乱的天下气运,不由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