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科幻小说 > 会穿越的道观 > 正文 第738章 方寒
    正文

    “道长,我想四处走走”

    哮天突然出声打断了曹易的思绪。bookeast.co

    这次的传道让他成熟了许多。

    曹易从他身上看到了很多武道强者的影子。

    这个曾经的家养二哈,终于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了。

    曹易点点头。

    哮天拱了拱手,化为一道光飞了出去。

    “你们谁想出去都可以”

    曹易看向其他人。

    九头鸟第二个飞了出去,比起只是有点武道强者影子的哮天,她可谓是彻头彻尾的武道强者。

    一天到晚,除了修炼,还是修炼。

    “我就不去了,我留下来伺候道长”

    参王笑嘻嘻的说道。

    是想伺候我,还是害怕

    曹易心里吐槽。

    嘴上并没有说什么。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每个人都一样的话,这个世界就没意思了。

    对离开的九头鸟,哮天曹易没有看一眼。

    在玄黄大世界,以他们的修为自保是不成问题的。

    “接下来干什么”x

    参王走过来,一边给曹易捶背,一边小声询问。

    “去找主角”

    曹易随口说道。

    不管他手里和方寒有莫大关系的永生之门,还是系统任务,他都想见见主角方寒。

    “根据书上记载,方寒这个人狡诈,阴险,狠毒,不过有恩必还”

    参王继续说道。

    “如果连感恩都不知道,就不是主角了”

    曹易笑道。

    “什么时候出发”

    参王问。

    “现在”

    曹易一步迈出,出现在了主角所在的大离王朝龙渊省。

    心念一动,曹易找到了龙渊省第一世家,方家的宅院。

    方家家主,是龙渊省的总督,可以说是一手遮天的存在,宅院修建的非常宏大,说是一座城池也不为过。

    由于剧情还没开始,第一女主角方清雪还没从羽化门回来。

    方家很平静。

    很快,曹易就在马厩里找到了正给方清雪的妹妹方清薇喂马的方寒。x

    和其他奴仆不一样,方寒喂马非常认真,说是一丝不苟也不为过。

    可以说,方寒就算没有天大的机缘,一直在方家,也能混过管事一类的不错身份。

    运气好了,被派出去为官都有可能。

    看了一阵后,曹易试着呼唤永生之门,看看它和方寒有什么联系。

    永生之门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永生之门和方寒之间的连续断了”

    曹易暗道。

    这时,喂完马的方寒,离开了马厩。

    曹易的视线跟了过去。

    方寒回到住的地方,收拾了一番,又去了下人们吃饭的地方吃了饭。

    吃完饭后,一个人偷偷地离开了房兼、间,跑到一个河边锻体。

    由于是自学,动作都不太标准。看起来有点滑稽可笑。

    接下来一连好多日都是这样。

    哪怕下雨刮风也不例外,可见方寒改变命运的决心有多坚决。

    这天早上,方寒因为偷学武功,耽误了给二小姐方清薇的坐骑投食,被方清薇

    赏了十鞭子,又因为平日里把马喂的好,得到了赏赐。

    其他的奴仆很羡慕,不甘平凡的方寒,却十分郁闷。

    干完活后,又一次来到龙渊河边的芦苇丛中修炼偷学的法门。

    突然,方寒一头扎在了地上。

    很快,方寒有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继续修炼。

    可他的身体太缺乏油水了,非常虚弱,没多久又倒了下去。弄了一身污泥。好在这是河边,他很轻松的就把自己洗干净了。

    他望着茫茫无际的河边,满脸的不甘:“卖身为奴,不能读书,练武又练不成,难道这辈子就注定不能出人头地了吗”

    回答他的是百年不变的哗哗的流水。

    “啊”

    方寒对着河面大喊。

    显得非常的中二。

    “咳咳”

    曹易咳嗽了两声。

    方寒如遭雷击,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练武的事情,是万万不能让人知道的。

    他猛然转过头,眼中慌张,夹杂着狠戾一闪而逝。

    故作平静的问:“什么人,鬼鬼祟祟,出来”

    “我在你房间”

    坐在方寒房间里的椅子上的曹易笑着说道。x

    “我房间”

    方寒懵了一下,变色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曹易一念之间,把方寒带回了房间里。

    一身短打,脚上满是污泥的方寒,和干净,干燥的房间显得格格不入。

    “你的身体很差,再练会要了你的小命的”

    曹易提醒。

    方寒怔怔的看着曹易看了几秒,忽然跪下说:“求前辈指点迷津”

    曹易微微一笑道:“该说的我都说了,还要什么指点”

    方寒还不是后来的方寒,脸皮有点薄,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曹易略做思考后说:“相逢即是缘分,我就指点指点你”

    “真的”

    方寒大喜过望。

    瞎练了多年多年的他,终于有出头之日了。

    曹易道:“我门中有三百六十旁门,傍门皆有正果。不知你学那一门”

    方寒咽了咽口水道:“凭前辈意思,小子倾心听从。”

    曹易道:“我教你个术字门中之道,如何”

    方寒道:“术门之道怎么说”

    曹易道:“术字门中,乃是些请仙扶鸾,问卜揲蓍,能知趋吉避凶之理。”

    方寒道:“学这能出人头地吗”

    曹易道:“不能!”

    方寒道:“能换一个吗”

    曹易道:“教你静字门中之道,如何”

    方寒道:“静字门中,又是什么”

    曹易道:“清静无为,参禅打坐。”

    方寒面露难色道:“能再换一个嘛”

    曹易道:“教你动字门中之道,如何”

    方寒道:“动门之道,却又怎样”

    曹易道:“此是有为有作,采阴补阳,攀弓踏弩,摩脐过气,用方炮制,烧茅打鼎,进红铅”

    方寒道:“能出人头地么”

    曹易摇头。

    方寒再次要求换了一个。

    曹易又说了几个,就是不提正经的修炼。

    方寒每次都要求再换了一个。

    “这也不学,那也不学,找别人去吧”

    曹易起身就要离开。

    “前辈,且慢”

    方寒连忙拦住曹易。

    曹易叹了口气说:“不是不教你这几天我一直在观察你,你的性格,我很不喜欢”

    “我可以改”

    方寒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曹易沉默了一阵后,伸手在方寒的肩膀上拍了三下,飘然而去。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