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正文 第一千五十一章 镜华之战(二)
    正文

    城东宅院内,姚武等魔门五大高手尽皆色变。

    在听到第二道啸声时,他们就知道大事不妙,而当一道道磅礴宏伟的气息出现在天际尽头时,那种被强敌环绕的感觉更是深重。

    雷大娘老脸铁青“这下子想反悔都来不及了,用不了多久,那帮家伙就会冲过来!”

    杜月红脸上的假笑再也维持不下去,姚武抿着嘴巴,万剑阎罗神情凝重。

    倒是无智僧没心没肺,嚷嚷道“到了这一步,再怕也没用,干他姥姥的!这天下除了我们,还有谁能让那帮家伙倾巢而出?我圣门又何时怕过,哈哈哈……”

    此话令姚武四人一阵侧目,都傻傻地看着狂笑不已,意气风发的无智僧。就见无智僧对着卓沐风的背影一合十,喊了声门主当心,脚下一点,人已如火箭弹般冲出了宅院,迅速变成了黑点。

    万剑阎罗哑然失笑“这一次我等反倒不如秃驴痛快了,若当年的圣门前辈看见我们今日的表现,怕也会大失所望吧。”

    一股凌厉冲天的剑势,自万剑阎罗身上爆涌而出,化成了一束实质的白色光柱,一直戳到了高空千米,似刺破云层。以宅院为中心,方圆数千米内的人莫不瞪大眼睛,骇然相顾。

    姚武,雷大娘和杜月红三人,也被万剑阎罗的剑势所刺激,胸中纷纷燃起了一股无所畏惧的壮志豪情。事已至此,既然退无可退,唯有应战一途,总不能让人小觑了圣门。

    卓沐风并未回头,说道“今日一战,注定名动天下。诸位莫怪我心狠,本门主只是打算踩着十一圣地,为我圣门正名。千载荣耀的复兴,将从今日开始。圣门的后代终将铭记尔等!”

    身后四人齐齐一震,眼神中散发出灼人的光彩,一阵大笑声中,四人各朝不同的方位掠出。

    “小弟,你,你一定要当心!”四下无人,白衣姐姐终于勇敢地主动握住了卓沐风的手。

    卓沐风迎上她担忧的目光,笑道“放心,就凭那些人,根本杀不了我,我还要抱着姐姐睡觉呢。”

    面如红云浮动,白衣姐姐一闪即逝,一串呢喃飘入卓沐风的耳中“等结束后,我给你抱。”

    佳人的幽香仍缭绕在四周,久久不散,卓沐风抬起头,站在大雪纷扬中,左手一伸,一柄长有四尺,金光灿灿,似刀似剑的奇异兵器便出现在掌心,正是四星兵器金龙夺。

    自在暖阳山杀了康都之后,这还是卓沐风第一次拿出它。

    金龙夺为杀伐大器,锐意十足,似感应到卓沐风胸口的澎湃战意,龙嘴内的钢片以极快的频率震荡起来,把柄处的两颗龙眼红宝石,亦光芒熠熠,充斥凌厉杀机。

    与此同时,卓沐风的右手拔出了绑在腰间的伽蓝剑。

    与霹雳气象环绕的金龙夺不同,伽蓝剑貌似一截枯朽紫木,周身却散发着一阵阵佛门的慈悲之气,似想要消弭杀机,归于寂静,却被金龙夺所排斥。

    两柄气质截然不同的四星神兵,彼此冲撞,一怒一平,令同时握持它们的卓沐风亦出现了两种相异的气质。他仿佛站在暴虐与慈悲之间,执雷霆凶器,却有天恕佛心,矛盾在他身上得到了意外的统一。

    脚下发力,卓沐风如同一朵蓝云,飘然直上,双目扫过四周飞速逼近的气息,最后朝葵花剑影所在的方向冲去。

    咣!

    当足足二十九道惊天动地,足以盖压江湖的恐怖气息在镜华城上空爆发,并快速聚拢时,东南方向率先炸开了一朵烟花璀璨。

    “妖僧,你的死期到了!”一名黄袍老者双脚落在一处屋脊上,幽冷的眸光盯着对面的无智僧。

    无智僧仰天狂笑“南宫波,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吃老衲一掌!”

    双掌血芒滔滔,随着无智僧往前拍去,就像地狱鬼门打开,有恶鬼用沾满血污的手涂抹人间。雪变成了血,纯净的白变成了刺目的红。红血不断蠕动,在寒风中变换形状,竟不知何时围住了居中的南宫波,往他身上盖去。

    “雕虫小技。”身为南宫世家的家主,南宫波的实力当然毋庸置疑,这是一位更胜东方常胜的绝世高手。

    只见一缕缕银白色电芒在南宫波的十指间缠绕,看起来还不如长生宫的紫雷诀,但只有识货的人能感觉到,这十道电芒的威力。

    尽管身处十丈高空,但下一刻,噼里啪啦的爆响声还是几乎震破四周观战者的耳膜,这还是南宫波有意控制,不让威力外泄的结果。

    十道电芒化成泼天长鞭,极其野蛮地撕裂了血色粘稠物,两者碰撞处甚至有黑雾冒气,伴着皮革烧焦的味道。

    电芒长鞭势若奔雷,就像汽车前方的雨刮器,直接将半空一大片落雪抹去,明明是风雪天气,但那片虚空竟出现了空白,任凭寒风怒刮,四周的鹅毛大雪不能侵入。

    八条长鞭或绷直如剑,或扭成圆弧,或近乎断裂,从四面八方挥向在空中横移的无智僧。无数人倒吸寒气,八块被长鞭扫清的空白区域连成一片,居然占据了方圆近千米。无智僧就像一只飞虫,无可避免地被八条长鞭抽中。

    天地刹那间成了紫白色,快速闪烁不停,观战者捂住耳朵,并闭上眼睛,更多人骇得趴在了地上。

    但爆炸声来得更快,八道巨响犹如晴天霹雳,很多人当场失聪,世界成了无声默片,只剩黑白交杂,爆炸中心升起一朵朵蘑菇云,伴有血色点点溅散。

    没有任何多余的铺垫,甫一交手,南宫波和无智僧便用尽了力。因为一方唯恐对手逃跑,另一方唯恐留力会被拖住。

    “噗!”

    一蓬鲜血染红了半空,无智僧倒飞出去,僧衣破碎了一大片,胸口血肉模糊,能看见一茬茬白骨刺破皮肉。

    但无智僧却保持着咧嘴的表情,任由粘稠的血水从口中流出,左臂伸直,像是招式用尽后未收回。

    数十丈外,南宫波脸色微变,右掌抵在胸口,掌心出现了一道蝴蝶状血印,血印蠕动之间,令他浑身血气沸滚,有种经脉被撑爆的感觉。

    “血印手,你修炼了血魔后半部?!”

    南宫波眼神骇人,声音中带着颤抖。他以绝世功力强行震碎了蝴蝶状血印,虽消耗巨大,但立刻朝无智僧扑去,手中电弧闪烁。

    暗骂一句,无智僧连忙掉头跑路,刚才一招他可顾不得隐藏,是他如今实力的真正体现,没想到还是不敌南宫波。

    不过无智僧并不气馁。血印手作为血魔后半部的绝学,他修炼了不过几年,还未纯熟,否则刚才南宫波绝对挡不住,假以时日,灭杀南宫波将轻而易举。

    只恨先前数十年资源太少,即便吸收了魔帝珠的部分内力,依旧没能彻底追平双方的差距。

    无智僧却不知道,此刻的南宫波心中有多惊骇。过去数十年,南宫波不是没和无智僧打过,双方算得上老对手。所以对于无智僧的功力进境,才会感到难以接受。

    “南宫波,你最好洗干净脖子等着,下次见面,老衲定会取你项上人头,哈哈哈……”笑声还未落下,远处忽有一道剑芒斜斩而来,漫天飞雪倒卷,居然吸附在剑芒之上,形成了一柄数十丈的雪剑。

    无智僧慌忙挥掌硬击,咚的一声,雪剑炸裂,一粒粒雪籽仿佛都成了利剑,以洞穿金石之力疯狂刺向无智僧,密密麻麻,无所不至。

    周身撑开血红色光罩,光罩立刻遍布涟漪,无智僧不得不往左侧横移,气得大骂道“北堂依,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婆娘!”

    远处一名黄衣美妇,俏生生站在一处飞檐之上,满天落雪遮住了她的容颜,但周遭所有武者和百姓们,都经由无智僧之口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剑海宫第一高手,也是如今南吴仅存的超级高手,北堂依!

    被人当众骂成贱婆娘,北堂依粉脸通红,心说要不是看在卓沐风的面子上,刚才那一剑非把你这秃驴捅出血不可。

    外人不知道,北堂依天赋异禀,得到了卓沐风赠予的完整版剑海经后,剑术修为与日俱增,早已非昔日的她。

    想到上次魔门五大高手援助之事,在天下传得沸沸扬扬,一度令世人对剑海宫产生了怀疑,北堂依冷喝道“忘恩负义?我剑海宫乃为正道,岂需你们魔道妖人的帮助?当我不知道你们挑拨离间的险恶用心吗?死!”

    一剑挥斩,剑气煌煌,几乎遮蔽视线的雪花立刻被劈开。无智僧气怒交加之下,一双斗鸡眼都直了起来,哇哇怪叫着往另一侧逃去,不仅是为了避北堂依的剑,更因为南宫波的电鞭再度袭来。

    镜华城毕竟很大,远方的气息看着强,其实一时半会过不来,所以无智僧有足够的条件摆脱身后二人。

    可就在他潜入一处巷道时,忽然浑身毛骨悚然,一截剑尖从右下侧往他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