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正文 第一千五十二章 镜华之战(三)
    正文

    差不多的时间内,白衣姐姐,万剑阎罗,姚武,杜月红及雷大娘也相继与来自圣地的超级高手斗到了一起。

    这一次卓沐风特别吩咐过,不需要隐藏实力。如此悬殊的数量对比,再让姚武等人隐藏实力是坑他们,另一方面,卓沐风也有趁此机会,擒拿部分圣地高手的打算。

    这在往日是不可触摸的机会,益处远大于暴露的风险。

    所以白衣姐姐爆发了,她第一次向世人展示了何为超凡脱俗。

    一招。

    仅仅一招,手持四星兵器九轮刀的神兵阁之主蒙邦,败退!

    四周不知多少双眼睛瞪破,此起彼伏的吸气声,脱口而出的惊呼声,简直快要盖过呼啸的寒风。茫茫白雪中的那一抹翩飞倩影,也自此成为这些人一世难以忘记的惊鸿。

    同样难以忘记的还有蒙邦,这位向来神气的神兵阁之主,此刻骇得魂飞魄散,全身都在颤抖不休,一张脸不知道是不是被寒风冻的,青紫一片,眼瞳急剧扩散,虹膜中只剩下燕伊晴的投影。

    一口血喷出,蒙邦不断摇头,发髻散乱的他,二话不说往外逃去。一条左臂垂挂,已在刚才的对招中被气劲轰断,右臂亦鲜血淋漓,似乎连九轮刀都握持不住。

    众人何曾见过如此狼狈的超级高手,更不曾见过一招即分胜负的超级大战。这一刻在人们眼中,那位白衣的清纯女子,分明就是天仙下凡,不属于人间。

    眼看越追越近,蒙邦鼓起余劲,不断挥刀朝后轰击,但每每被燕伊晴随手消弭,不仅如此,反震的力量更是崩碎了蒙邦的右臂虎口。

    终于,咣当一声,九轮刀砸在下方地面,硬是将青石板砸得粉碎。蒙邦满脸凄然,回过头,眼神中带着浓浓的绝望。x

    白衣姐姐之前本就是因为卓沐风,才强动狠手,此时一见蒙邦的样子,本能地心中发软,向前拍出的纤掌竟为之一顿。

    一层层无形的幻气如潮水覆盖白衣姐姐,虚空浮动,满世界的纷纷落雪都荡然无存,太阳刺破了乌云,天晴气暖,镜华城一派融融。

    沿街的很多人观战者眼中,都涌起了欣然之意,不知道看见了什么,有的甚至手舞足蹈起来。

    直到听见一声娇喝,潮水幻气瞬间似玻璃破碎,太阳重归云后,寒气席卷,白雪依旧满城池,原来一切不过是人为制造的幻相。

    可将幻相演绎得如此逼真,又影响如此大的范围,这份幻术造诣,不说天下无双也差不多了。

    观战者中不乏个别幻术武者,心神激荡,仿如朝圣一般热切。其他人只剩惊悚,想不到幻术能强大到这等地步。

    白衣姐姐看向侧面,数百米之外有一层朦胧光晕,凭她的感应能力,当然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喃喃道:“赤盖海。”

    眼前浮现起水月梧桐轩的惨剧,耳边回荡着师姐那一声声凄绝的惨嚎与嘶叫,还有大幻山与南宫世家行凶者肆意淫邪的笑声。

    “姐姐,如果遇见这两家的人,就算为了报仇,你也不能心软,想象一下水月梧桐轩的冤魂们,他们也一定希望你能替他们手刃仇人。”

    秀拳握紧,白衣姐姐从来清纯善良的眸子中,罕见地掠过一道杀意,这一道杀意,令奋起余勇逃跑的蒙邦后背发毛,三魂七魄都差点吓飞掉。

    嗙!

    没有人看见白衣姐姐如何出手,只看见一片幻气蒙蒙,如雾亦如雨丝。

    那片朦胧光晕中的人显然也惊呆了,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哼,光晕缩小,可就在即将消失时,虚空却仿佛定格,一层莫可名状的圣洁之力萦绕四周,连鹅毛大雪都添了几分幻梦气息。

    但光晕中的人,绝不会为这副景象所痴迷。身在其中的赤盖海心胆俱寒,嚎叫连连,疯狂想要突破白衣姐姐设下的囚牢。

    可惜幻术之强,在于迷惑心神,单论物理破坏力,赤盖海在所有超级高手中甚至要排名倒数。

    当他的幻术对白衣姐姐不起作用,并被她截断退路时,结局就已然注定。

    白衣姐姐一掌隔空轻按,光晕炸开,赤盖海的胸口凹陷下去,伴着骨骼碎裂的咔咔声,这位以凶狂著称的大幻山大长老,再也凶狂不下去,张口喷出一股扇形血雾,仰天倒栽于长街之上。

    虚空中,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截雪白剑尖,夹杂在暴雪之中,纵是眼力最高明的人也无法辨清。就在白衣姐姐出掌的同一刻,剑尖以电光火石之速疾刺向白衣姐姐的心脏。

    这等对战局的把握,堪称妙到毫巅,出剑的轨迹更是刁钻。就算是正常情况下,也很难正面抵挡,只能选择避退,何况还是新力未生的此刻。

    嗤的一声!

    长剑从后背刺穿了白衣姐姐的胸口,温热的鲜血如风暴中的雨滴,向四周疯狂溅洒,可知这一剑蕴含的惊人力道。

    戏谱面具下,刺客露出狰狞而无比得意的笑容。他有些佩服这个女人,居然还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偏移方位,避开了要害。可惜那又如何刺客鼓起此生最强的力量,透过剑身涌入白衣姐姐的体内,随后悍然引爆。

    嗙!

    半个身体炸碎,白衣成血衣。

    亲手毁灭一位极可能是天下第一高手的成就感,让这名刺客失态地大笑起来。

    可就在下一刻,千百次生死徘徊间锻造的本能,让这名刺客汗毛倒竖,想也不想地施展暗夜阁身法,化成丝丝黑雾遁入虚空。

    圣洁的白光擦过,人们听见一道压抑的闷哼声。更绝的是,白光不是往前冲出,而是纠合到了黑雾之中,随黑雾一同散去。

    砰砰砰!

    前方数十米,数百米,数千米的位置上,各有黑白雾气炸开,随之响起一次比一次痛苦的惨叫。

    白衣姐姐飘然落地,凝望片刻才收回视线,神情中有些失望。

    地上的赤盖海看着完好无损的白衣姐姐,满脸的震骇根本无法掩饰,嗬嗬道:“你,你竟能利用老夫的幻术余波连暗夜阁的遁术,都差点被你破解天下第一,哈哈哈,老夫败得不冤。”

    没有理会赤盖海,白衣姐姐隔空点了他的穴道,手一伸,内力凝丝,将赤盖海捆成了粽子,随后拖着对方掠向远处,只留下一片呆滞目光。

    不久后,街角现出一道黑衣人影,旋即又消失无踪。此地共有两名暗夜阁刺客,可惜这一位,自始至终没敢动手。

    相比于白衣姐姐的摧枯拉朽,姚武等四人固然远远不如,但也给了对手和围观者极大的震撼。

    直到今日人们才知道,原来不声不响间,魔门超级高手的实力竟激增到了这一步。躲在暗中为之楸心的魔门武者们,更是因此而大为激动振奋。

    但这些方向所在的武者们,却浑然不知道,另一处角落,也正上演着一出一面倒的惨剧。

    长生宫主托夜真,正阳教主天机道长,以及密宗伽罗上师,三大超级高手联合之下,却被一道黑影打得几无还手之力。

    这道黑影没有内力,没有施展任何招式,仅是蛮狠的冲撞攻伐,如此简单朴实的招数偏偏让人找不出破绽,真应了那句话,一力降十会。

    “快退,莫要与这怪物纠缠!”托夜真眼睛瞪圆,看着以背部硬接天机道长一掌而毫无损伤的天傀神将,终于尝到了欲哭无泪的滋味。

    你连人家的皮都破不了,反过来,却挡不住人家的拳脚,这还怎么打留下来纯属是找虐!

    天机道长手掌发麻,暴退的同时,另一手连忙挥动拂尘,尘丝因为灌注了内力而绷直。结果与天傀神将的拳头碰撞时,这柄正阳教唯一的四星兵器,居然只是磨破了天傀神将的皮,后者连停都不停,大腿屈膝,猛地提纵而起。

    关键时刻,天机道长连忙以拂尘杆子挡在肚子前,铛的一声,巨力顺着拂尘涌到天机道长的手臂,震得他手臂酸麻,整张脸都在抽搐。

    须知这柄拂尘,拥有减弱对手力量的特效,结果还是差点把他臂骨震碎,真要空手交战,天机道长怀疑自己连对方的十招都接不住。

    这一仗没法打了,天机道长想走,可拂尘丝却被天傀神将拽住。一瞬的犹豫,天傀神将另一只手已经捣了过来。仓促之下,天机道长不得不以左臂格挡。

    咔嚓!

    骨断筋折,天机道长惨叫起来,攸关生死之时,他终于忍痛放弃了拂尘,徒手往外逃去。可他的速度如何比得上天傀神将

    肩膀被一只铁手捏住,天机道长来不及还击,右臂被天傀神将拧成了麻花,老脸痛得煞白一片,同时后背遭受重击,被天傀神将生生踹到了地上。地面灰石迸射,摇颤不已,也遮蔽了众人的视线。

    趁着这个机会,两道人影挟起天机道长就走,很快消失在街巷内。暗处的天傀道首领,则利用天傀**与天傀神将沟通,后者继续杀向其他方向。x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