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二章 咎由自取
    正文

    只是要了书籍,就算禀告了皇上,也无法给代王治罪,但代王要这些多书籍,又是为什么?

    就算这些书籍不是金银珠宝不是值钱东西,但这样每处理一个神祠就搬回来这么多书籍,也容易引人议论吧?

    代王,这样喜欢书?

    马顺德皱着眉,疑团弥漫在心间,始终不得解。.co

    代王府·书库

    虽有着曦光,雨丝落下,一种空旷寂寥微的秋意,只有几个人匆匆搬运着一叠叠文书,进入其中。

    书库只见是大间,连贯着数间,地下铺着砖,连绵的书架,满满的书卷,不同的还标签着类别,一进门满屋都是墨香,喜书之人在这里,的确就是一种享受。

    旁还能隔出一间,有桌椅,有冰盆,有茶点,在这里抄录书籍,夏天都不是什么难捱的事。

    更何况,书库所在的地方,本就凉爽并不潮湿,很解暑气。

    一身道袍的惠道,就在隔间这里指挥人抄录道籍,时不时还要让人分类,或去书库翻阅一些书籍,虽不算忙碌,也不闲着。

    隔间这边到处都是墨香,与书卷特有味道融合在一起,久了,竟就有些闻不出区别了。

    直到一阵脚步声从外面由远及近,推开了书库的门,一阵凉风顺门从外面吹进来,有人抬头看向外面,忍不住愣了下神。

    惠道也不催促,径直从隔间走出来,站在书库大间,从所站之处,能看到外面院中风景,耳边则响起小道童的声音:“真人,前院迎了圣旨,清园寺的辩玄,跟刘真人都受了封。”

    “在往日,哪有这般容易?可现在,只是一句话的事,一道圣旨下了,清园寺的辩玄还罢了,只是赦免了罪,可尹观派就多了一个入祭免税的道观,这可真是太容易了。”

    “要知道,尹观派已有四处入祭免税的道观了。”

    说这话时,小道童的脸上就难免露出些许羡慕之色。

    “大树下可乘荫,不奇怪。”惠道淡淡说,见小道童仍有些欲言又止,就笑着:“莫要羡慕他人,你师父我,得之也不难。”

    无非就是机会还没到罢了。

    后面那话,惠道并未说出口。

    正说到这里时,就看到院门外进一人,青竹一般,卖相极好,不是白乐康又是谁?

    惠道真人立刻就收了声,就连小道童也没再说什么。

    “真人。”白乐康进了门,先打了个招呼,就掩口咳嗽了几声,一副生病了的模样。

    惠道就问:“白先生可是要借书?”

    这里的书库,也不是只有代王才能看,有些书籍也可以借阅给府内人,只是需要登记一下。

    “是。”白乐康说:“不过见到了真人,就想起了一件事,不知在下的折子可是递上去了?内容怎么样?可是如在下所提?您最近与代王殿下见面颇多,应是知道吧?”

    “白先生这可就是难为贫道了。”惠道笑着:“折子是递上去了,但内容是什么,贫道却并不能知晓,毕竟,贫道也只是在这里管着这些书罢了,政事如何能过问?”

    听到折子已递上去了,白乐康就暗暗松了口气,有些不满意,但知道在惠道这里问也问不出别的,而且,想来这等大事,也的确不是一个书库客卿能知道,就笑着:“杨时捷,是当过宰相的人,据说事君以忠,事事以慎,是难得全始全终的大臣!”

    “我虽年纪不小,对科举还不死心,就借他的书读读,养些精神。”白乐康语气十分恳切。

    “白先生有此心,就是祖上厚德——”惠道温和看着说:“在乙架第十一排,快去取来。”

    小道童连忙取来,白乐康道了谢,随后告辞。

    看着白乐康的身影出了院子,惠道摇头,问道童:“你新学的相法,可看出什么变化?”

    随着进京,惠道一改原来办法,却把天机术传了下去。

    道童回想着刚才所见,不确定说:“这位白先生,原本小贵之相,说不定能中个同进士,官可至知府。”

    “本勃发就在这一二科,不久前却被削去大半贵气,现在……嗯,现在似乎是死相?”

    惠道对回答还算满意,叹着:“京城满街熙熙攘攘,天下郡县举人云集,有的高车驷马,有的布衣青衫,各有命数。”

    “这白先生熬了十数年,其实在近期,学问已基本上老练,虽无缘一二榜,但同进士却已可入,因此才有勃发之相。”

    “只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临着最后一脚,沉不住气了,却选了死路。”

    “不过这样的人多的是,完全是咎由自取,你也不必同情。”

    见道童似懂非懂,惠道又吩咐别人:“将新的道籍搬给王爷。”

    话说,白乐康随便借了本书,放到住处,就出了门,恰在这时有着脚步,遂一看,原来是一个丫鬟,正提着篮子走路,生得明眸皓齿,虽不算绝色,却亦有动人之处,不觉看的呆了。

    丫鬟似有所觉,回首看来,但白乐康很快收敛了神情,从容摇摆折扇,目不邪视就出了侧门。

    门口自有护卫守着,一般丫鬟仆人要出去,都需要牌子,但白乐康身份还算特殊,出去时无人拦着,一路悠闲走着,渐渐远离了代王府。

    前面是个岔道口,有着不少店铺,不远是一家肉铺,有一株大柳树,拐过这处,悠闲就顿时敛住,走得快起来。

    “咦?”才走出十几步,银光一闪,他一怔,迟疑了下,才小跑过去,看看左右无人,就将这块不知是谁掉了的银子捡起来。

    在手里抛了下,起码五两,够吃一顿花酒了!

    “桂先生让我出府后不要直接去找他,正好可以拿银子逛一逛,乐一乐。”

    想到在代王府里见过的秀丽丫鬟,一股火顿时就涌上来,让白乐康有些难以忍受。

    “唉,入了王府,看似厚待,却连丫鬟都没有派一个,弄的我要出去消火。”

    “不过,真不愧是王府,丽色如云,就不知道齐王、鲁王府上是不是更多。”

    白乐康熟门熟路,很快就到了青楼颇多的街,因现在不缺银子,他对往日可能会注目一番的站街流莺看也不看一眼,直奔了百花楼。

    进了楼,找个漂亮姑娘,就去了房间。

    直到入了夜,才从青楼里出来,看看的确无人跟着,才暗松口气,连忙带着酒意就奔了出去。

    走了好一会,一处房子门前,他也不敲门,站住轻轻一推,门就开了,里面是个后园,能看见种的琵琶和青竹。

    沿着走廊而去,在一面墙前停下,轻轻按照暗号敲了敲,只听“啪”一声,一道暗门突然打开,让开一条直通下面的黑漆漆的路。

    “有点黑!”白乐康喉咙吞咽了几下,还是一脚踏了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