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搞事
    正文

    白浪本人倒是记得吕布墓在哪里——毕竟当年他也是安葬吕布的人之一,当然记得吕布墓的所在。51xs.co他记得当时虽然也为吕布准备了棺椁,墓室也算是挺大,不过是比较简单的墓道-墓室-左右耳房的规格而已。为吕布殉葬的除了吕布的衣甲战袍之外,也就是他的那把方天画戟,还有一些陶俑跟金珠宝贝什么的。

    当然墓碑跟墓志铭以及墓室里的一些个文字,都是后来找钟繇书写的,最重要的还是白浪的白虎战意盘踞在墓穴之中算是镇守。只是时光变迁,吕布墓早已经被水淹了......河流反复改道,带来大量的冲积泥土,使得吕布墓被厚厚的泥土覆盖,同时上面成了湖泊湖底的一部分。

    若是他们能找到这个墓并发掘的话,那把方天画戟怕是倒也能成为与云水槊差不多的护国神兵。可惜关羽的冷艳锯跟张飞的蛇矛是真正的下落不明了——或许找到他们各自的墓地也能发掘到?而国家将视线放到了最有可能有神兵的所在——始皇帝陵。西安作为古都,却连一个诡异之地都没有出现在方圆百里之内。

    这或许就是此地有什么东西在镇压一方的缘故......

    总之,国家手里有东西,心就不慌。还可以挑挑拣拣弄点好处——发生在国家周围的不能不管,但是不能白管。那些小国由于诡异之地失去了社会秩序,那大国就要担负起责任,不仅仅是消灭那些诡异之地,同时也要有效地对地方进行管制。反正汉标铜柱古已有之,直接拿回百越之地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向西怕是要直抵西海(里海),向北倒是无所扩展——远东但凡能逃的都已经逃入中国境内,或者设法搭乘飞机逃去欧洲部分,留在本地的百中无一,这里的雪地厉鬼实在是无解。向东汉四郡恐怕拿不回来但是现在看来有机会插一手,向南怕是整个南海也要成为内海。只不过直接统治那些国家并无必要......

    长槊这一次往南,将南方的小鬼跟降头杀戮一空,本地的巫师早已死绝——诡异之地很明显都是在那些巫师所居之地或者附近诞生,第一时间就吞噬了那些巫师——哪怕他们其实没有一点点本事。这里的诡异之地凶戾得很,收割人命的速度极快,而且更像是某种致命的传染病一样。

    “模因传染.......”专家得知之后做出了这样的结论——听见看见知道便会中招,然而对身在棺椁附近以及长槊附近的专家来说,这个诡异属于送货上门。一声虎吼之后,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小鬼魂飞魄散永不超生,诡异之地直接一荡而空......君以模因而肆虐,也因模因而破灭。

    白浪本人此时已经在威尔士王子角,车子被他随意地丢在一边,附近百多公里内恐怕就他一个人了,原本的威尔士城里面居民已经逃散一空了——本来也没多少人。阴郁的天空,眼前波涛汹涌的大海,还有那海中若隐若现的东西。这一切带来的只有一种荒凉的恐惧,白浪并无一丝畏惧。

    笑话,他是唯一的内景高手,在如今这个世界上更是能一人灭世,他要制造大规模的破坏一点也不难。以他的内力以及他的武功,掀起席卷千里的狂岚没有任何问题,超过时速二百五十公里的狂风将会撕裂摧毁一切。只是有必要么?白浪对于这种毫无意义的摧毁并无兴趣。

    “杀伤力完全过当,反而没有什么直观的威慑力。”白浪看着眼前的大海自语道。随后他直接迈出了一步,稳稳地站在海面上。白浪视线所到之处,原本的惊涛骇浪直接被一股力量抚平,眼前的大海波平浪静犹如镜面一般。白浪施施然地在海上步行,速度虽慢实快,不过半个时辰便已经越过白令海峡踏上了楚克奇半岛的土地。

    “喔唷,回到亚洲了呀。”白浪在冻土上顿了顿脚,他转身面对远方的北美大陆,单手伸出微微转动,无形的风袅绕着他的手掌手臂在飞旋。“去吧。”白浪的内力引动天地之间的元气,然后从他的体内狂涌而出仿佛无穷无尽一般的内力,但是并没有引起狂烈的飓风,而是筒状的旋风就这样在海面之上打横飞了出去。

    旋风越过大海只需要几分钟,当它到达北美大陆上空之后,旋风直接打散化为一缕缕的轻风与北方的寒风混在一起,向着南方飞去......而轻风所过之处,鬼哭狼嚎......“加点料,哈哈哈哈哈。”白浪笑得乐不可支,他所作的不过也就是帮北美的人民改点死亡率而已,也没多改,死于诡异之地的人口百分比往左面移动一个小数点而已。

    没事的,北美人口接近四亿,死个千把万根本不算什么,还没到二战毛子的死亡率呢。

    白浪在北方无人区的移动简直快到不行,整个人就如同化入风中一般,南斗白虎拳带起寒风南下。踏入国境的白浪也终于再度进入了文明社会,他现在就在一处东北馆子里吃喝,顺便看着墙上挂着的大液晶电视。“老板这是啥节目?”白浪作为一条彪形大汉,在东北也算是挺显眼,不过老板倒是不怕他直接打劫。

    “哎?看大哥你这样子,去参加这个节目很好啊。”老板的女儿眼睛一亮说道,“啥节目嘛?”白浪继续问。“海选啊。合拍的大剧《白虎》选角呢。要能扮演汉末三国第一猛将白浪的演员可没几个,所以在海选哪。”那小姑娘唧唧呱呱地说了一通。白浪哦了一句,“海选啊,嗯。要演好这汉末第一猛将可不容易。”

    “对啊对啊,别说了还有形象限制呢。那个护国神器可是好几次让我们看到了真正的白浪长啥样的!”

    “居然还有这种事啊.......”白浪表演出装作刚知道的样子逗小姑娘,老板也看出来了在偷偷笑,小姑娘最多中学生,兴致勃勃地在智能电视机上放视频。“喏。”白浪看着云水槊投出的白浪影子,“看不见脸哪。”他笑着说了一句,“不过这大胡子跟吊眉,能hold住的演员真不多,就跟泡面头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