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幻城浮屠 > 正文 第四卷第十二章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
    壁炉里的模糊老太太化成一屡黑烟,袅袅然然飘了起来,当一丝烟雾接触到了白牙之后,其余的烟如同遇上了抽油烟机,咻的一下全都钻了进去,随后雪白的细牙上浮现了一些浅浅的灰色花纹,如同蒙上了一层蛛网。

    芭芭拉原本拍着扶手的手掌一下握了起来:“这就是处理方式?”

    凯文挑着牙齿举到眼前观察了一下,似乎不是很满意的摇了摇头,然后随手塞回了后腰:“之一。

    这种没有意识的鬼魂危险程度是最低的,但却是最容易惹麻烦的。

    它们没有意识,只会本能的吸收任何可以吸收的能量,其中以人们的生命力最具吸引力,这是本能。

    一开始的时候它会呆在死亡地点不动,路过的人会觉得身上一冷或者怎样,强壮的人虚弱几天,不够强壮的就会病上一场,这个时候它是很弱的,足够强壮的人——比如说特瑞这样的格斗家——只要激发勇气就能让它消散。

    但是很快,它就会强壮起来,这个时候它会经受不住行人诱惑,跟随其中它本能中觉得有把握的人回家,然后一直吸收他的生命力,直至他死亡,让后吃掉他的灵魂。

    从此以后这东西就会一直重复这个过程,无限循环,只不过随着越来越强大,它一次性需要的生命力也越来越多,杀死的人也越来越多,历史上被这东西屠城的事件不少。

    说它的危险性最低,是因为很长一段时间以内,哪怕到了可以一次性吸收千百人搞大屠杀的程度,它也不会有智力,所以它不会隐藏,因此一般在很弱小的时候,就被处理掉了。

    处理类似事件的一般都是官方,实际上要不是特瑞为你作保,我们是没有机会来这的,像你们这种情况,官方部门肯定会来查证,不过一般是在七天以后。

    因为到了那个时间,鬼魂们就会不由自主的跑出来乱晃,主要是觅食。”

    芭芭拉沉默了,不过底下的人却没有闲着,一个接一个的走上了楼梯,芭芭拉眼睛闪烁几次,终于还是背过身去在前面带路。

    打头的自然是对鬼怪一无所知,因此对芭芭拉信任度最高的特瑞,玛丽对特瑞的表现不是很满意,眼镖piupiupiu一个劲的不停,特瑞的帽子都要扣到嘴上了,连走路的姿势都不太连贯。

    为了躲避低气压,凯文落在了最后,结果刚上到头儿,鲍勃就挤了他一下,声音低低的问:“我昨天就想问来着,后来忘了——你那腰里,都有些什么啊?”

    他倒是没问怎么装下的。

    但是凯文还是白了他一眼:“世界。”

    说完了没好气的推了他一把,让他跟上。

    这是一件小别墅,紧凑型的,所以他们走过楼梯扶手其实就到了地方,芭芭拉站的地方只隔三步就是那扇门。

    门打开之前,凯文什么都没感觉到,但是门开了之后,他身形一晃就站在了队伍的最前列,把刚想迈进去的特瑞挤了出来,踉跄的后退了一步,宽阔的背脊差点撞在玛丽的脸上,吓了她一跳,一翻手就把特瑞撂倒了——头朝下duang的一声砸在底板上,看着就疼。

    虽然马上就道歉了,但是那句我不是故意的,怎么听起来都理直气壮。

    芭芭拉在屋里也看到了,捂着嘴笑了半天,知道特瑞郁闷的爬起来,还在那哏儿嘎的可开心了。

    经验丰富的四分卫鲍勃抿着嘴笑嘻嘻的,不着痕迹的站住了脚步,根本就没往前靠。

    揉着脖子,特瑞闷闷的:“怎么回事?”

    芭芭拉背着手把胸挺得老高——嗯,一般人儿,都说过了她不适合这种风格,但是到死了她也没改——脚也编在一起,晃着肩膀:“我不知道欸。”

    凯文打量着屋子的摆设:“说得对极了……所以你是怎么死的?”

    芭芭拉站在地中间,一歪头点了一下一边的角落:“不知道啊,我当时在看电视,深夜经济访谈,经济学者塔斯先生做常驻嘉宾的节目,我每天都看的,他说的很有道理,对我帮助不小。

    然后眼前一黑,睁开眼的时候我就飘在灯下面,眼睁睁的看着警察们把我的尸体抬走了。

    我尖叫,厮打他们,但是毫无用处,直到特瑞来了,他似乎能感觉到我,然后特瑞又来了,我发现自己可以让他看见我,然后就谁都能看见我了。”

    凯文顺着她点头的方向看去,那里确实摆着一台不新不旧的电视,就像是那些不入流的小旅馆一样,斜放着怼在角落里。

    电视的对角是摆在窗户下的床,粉色系的寝具,还有一个等身高的长抱枕,上面是一个长相粗旷仰天咆哮的壮男。

    除了这个,就是床对面同侧窗户下角落里的脏衣筐了,而窗户对面,和电视机同一侧的角落里,则是一个简约风格的梳妆台,就是有一个半人高的椭圆镜子,镜子下的桌子有好多抽屉的那种。

    凯文点了点那个梳妆台:“我知道你为什么总是脾气不好了,个人建议,卧室里不要放镜子,而且绝对不要对着床、门、窗。

    会造成神经衰弱,时间长了会头痛,失眠,脾气变幻不定只是小问题。

    你说谁都能看到你了,你都给谁看了?”

    芭芭拉看着梳妆台,有点莫名其妙,不过对于凯文的文化还是有问必答:“邻居呗。

    你知道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邻居总是要出来看看热闹,隔壁卢瑟家的大儿子,一个自以为是的混混,还想悄悄地跳进来偷东西,我当时并不知道自己能被所有人看见了——我承认自己有实验的想法在内——所以在窗边站了一会儿。

    他看我了,然后大呼小叫,被警察带走了。”

    虽然没人看见但凯文还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什么时候的事?”

    芭芭拉无所谓的一屁股坐在床上:“傍晚吧,在你们来之前……一个小时?”

    他吐了口气回头看向抱着胸展现优势的玛丽:“我们还有多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