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猛卒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一章 预防措施
    霍仙鸣和窦文场看完纸条,两人交换一个眼色,他们都有点狐疑,纸条上就一个名字能说明什么问题?

    “俱老弟,除了纸条,你就没有其他线索了吗?”窦文场问道。

    俱文珍恨恨道:“那帮侍卫下手太狠,把送信的小宦官打死了,许士奇又上吊自尽,唯一的两个线索都被掐断了。”

    “那太后呢?”

    霍仙鸣阴阴问道:“她知道什么?”

    “我问过她了,她什么都不知道,许士奇死了,她当然不会承认,我总不能把她也重打五十大板吧!”

    “这倒没有必要,我估计她觉得李万荣是效忠她的。”

    “可这张纸条是给谁?”

    窦文场目光似冷箭一般射向俱文珍,“俱老弟,你的判断呢?”

    “我觉得....我怀疑这张纸条是给郭宋的,郭宋公开宣布他接到太后旨意勤王,很可能就是许士奇递出去的密旨,我们把他给忽略了。”

    霍仙鸣点点头,“很有可能是给郭宋的,不过李万荣会忠于太后吗?我倒不觉得,他如果忠于太后,我们几个的小命早就没了,这不过是太后的一厢情愿罢了。”

    窦文场想了想道:“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还要当心一点。”

    俱文珍拳掌一击道““窦翁说得对,与其信其无,不如信其有,我们应该先下手为强,把李万荣干掉。”

    “不行!”

    霍仙鸣反对道:“不能动李万荣,他爪牙太多,动了他,会引起军队哗变,我们必须要稳妥一点处理此事。”

    霍仙鸣负手走了几步道:“安排他为后军,负责阻击郭宋的追兵,如果他肯跟来,那么可以再用他,如果他不来,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俱文珍有点急道:“他手下有一万军队,一万军队不跟来,我们损失太大了。”

    “你不用担心,后军只有五千军队,而且都是西川本地人,他们本来就无心跟我们走,索性就扔给李万荣,而且荆南节度使刘辟还有一万五千军队,粮草也足够,我们到了荆南,郭宋也追不过来了。”

    窦文场也赞成霍仙鸣的处置办法,李万荣资历太深,确实不能轻举妄动,把他任命为总督后军,等到了秭归,再杀他的手下夺取另外五千军的军权。

    窦文场又补充道:“不过有一点,我们不能再等到明天了,今晚就连夜起兵出发!”

    .........

    张云负手在客栈房内不安地来回踱步,杨秀英已经去找许士奇,但没有任何回应,张云感到自己很被动,这是他出任斥候统领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张云有一种莫名的焦虑,尽管他不管提醒自己冷静下来,但这种焦虑感还是不断地萌生。

    这种焦虑感来自于他刚刚得到的一条消息,阉党今晚就要动身出发了,他还没有任何头绪。

    这时,张云若有所感,他猛地一回头,只见一道寒光向自己飞来,他大吃一惊,不假思索地一个侧翻,躲过了寒光的袭击。

    他不及看袭击之物,拔出剑向堂外追去,当堂外空荡荡,没有一个人,正面墙外有一株大树,枝叶在微微晃动,人已经消失了。

    张云注视良久,这才回头细看,原来是一柄飞刀,钉在大堂木柱上,上面还插有一封信。

    张云连忙取下信,只见信中只有一句话,‘许士奇已死,去找李万荣。’

    张云默默点头,他知道这封信是谁送给自己了。

    .........

    军营在忙碌地收拾物品,所有人都心情沉重,昨晚一夜只见,神策军各营都出现了士兵逃亡事件,逃亡的士兵已经超过四千人。

    霍仙鸣和窦文场今天为此大发雷霆,将李万荣调为后军主将,他手下的五个营减为三个营,另外两个营划给另一个节度使沈铨,这样调整下来,李万荣兵力实际上缩减为五千人,而沈铨的兵力增到一万五千人。

    霍仙鸣也意识到这样不行,又任命心腹邓惟恭接替朱曜的节度使一职,也统领五千军队为前军,勉强平衡了三个节度使之间的关系。

    尽管宦官们找各种理由削弱李万荣的军权,做得小心翼翼,唯恐李万荣察觉,但李万荣还是感觉到了宦官集团对他的不信任,很显然,自己几个月前对太后说的一番话,可能开始发酵了。

    这几天李万荣很谨慎,不敢出营门一步,宦官手段的阴毒狠辣他是很了解的,自己出了营门,很容易被对方暗算。

    李万荣心中也很焦虑,他当然想给郭宋递一个投名状,为了自己和子孙后代挤上郭宋这条大船,但他一直联系不到郭宋的人,他相信郭宋的人就在渝州,可他们在哪里?

    就在李万荣在大帐内来回焦虑踱步之时,帐外有亲兵禀报道:“启禀大将军,营外有人来找,说是大将军的长兄派来送信的。”

    李万荣一怔,他的大哥去世十几年了,派什么人送信?

    他忽然若有所悟,连忙问道:“送信的人是什么样子?”

    “启禀大将军,是个三十余岁的男子,身材高大,感觉是个军人。”

    “请他进来!”

    李万荣隐隐意识到,恐怕来人就是自己要等的人了,但他也害怕对方是宦官派来的刺客,他也稍稍做了准备,又命人把两个儿子一并找来。

    不多时,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被带进大帐,亲兵禀报道:“我们来确认过,对方没有带兵器!”

    “你们都下去吧!”

    亲兵纷纷退下,大帐内只剩下李万荣父子三人和拜访者一人。

    来人正是张云,他已经没有时间转弯抹角,索性直接来拜访李万荣,他见李万荣全副武装,桌上、手边都有兵器,身后两个年轻人更是手执宝剑,一脸戒备地望着自己。

    “李将军以为我是阉党的刺客?”张云微微笑道。

    “你究竟是何人?”李万荣喝问道。

    “在下晋军大将张云,李将军听说过吗?”

    “你就是.....斥候统领张云?”李万荣惊愕道。

    张云点了点头,“正是!”

    “你有何证明?”李万荣很谨慎地问道。

    张云看了一眼他身后二人,李万荣立刻解释道:“他们是犬子,没有问题!”

    张云从怀中取出一块金牌放在桌上,又把金牌翻过身,李万荣瞥一眼金牌,正面是斥候营统领张,背面是二级车骑将军。

    金牌厚实,制作得非常精美,可不是临时做出来唬人的那种。

    “请张将军收起来吧!”

    张云收起了金牌,李万荣又给他介绍两个儿子,“这位是长子李乃,目前出任神策军判官,那边是次子李炎,现任神策军第三营虎贲郎将。”

    两人一起上前给张云见礼,张云心里有数,一见面就给自己介绍他的两个儿子,可见李万荣对自己的期待。

    两人分宾客落座,张云道:“晋王殿下研究过将军的履历,他说将军应该是一个很有作为的将领,为何甘愿受阉党的钳制?”

    李万荣很惊讶,“晋王殿下研究过我吗?”

    “李将军是神策军的关键人物,晋王殿下怎么可能不关心?”

    李万荣心中又是高兴,又很担心,晋王殿下关注自己当然是好事,可自己这些年也做了不少违心之事,恐怕晋王殿下也知道,比如杀老将军浑瑊,就是他麾下军队干的。

    张云看出了他的担忧,便摆摆手道:“过去的事情以后再慢慢谈,现在晋王殿下最关心帝后安全,希望把他们留下来,不再被阉党挟持,这就需要李将军全力支持。”

    李万荣沉吟一下道:“现在宦官集团对我很防备,削减了我一半的军队,还把我调为后军统领,实际上就是防止我接触到帝后,如果时间再多一点,我还可以部署,但现在时间太紧张了,他们今晚就要动身出发,留给我们机会不太多了。”

    张云问道:“他们打算怎么走?”

    “当然是水陆并行,各种财物和主要人员坐船,军队则在岸上行走,宦官集团、帝后百官都是坐船,目前他们筹集到了三百多艘千石大船,就停泊在江边,所有钱财都搬上船了,只等人上船就出发。”

    张云想了想又问道:“难道将士和百官都愿意跟随阉党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