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上下杂货铺 > 正文 第1184章 你怎么不说话
    果然,勾勒出赢了,拳头直接就崩碎了假苏然的长刀,并且拳势不减,直接一拳将假苏然轰出很远。

    鲜血飞溅,骨碎筋断,倒在地上,没了动弹,不知生死。

    “哼!不自量力!”

    勾勒出满是得意,摸了摸拳头,就像得胜的将军擦干自己剑上的血。

    区区一个冒牌货,拿着一个破铜烂铁,竟然也敢叫嚣要取我的性命了。

    真是可笑。

    看我一拳轰碎你的骨头,终结你的性命。

    勾勒出快步上前,要给生死不知的假苏然补上致命一拳。

    突然,闷闷的一声传来,勾勒出听到时,已经迟了。

    勾勒出感到自己的后背是钻心剜骨般的疼,并且清晰的可以感到好似有一个活物钻进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正在身体之中乱窜。

    顿时,勾勒出吓坏了,没想到暗中竟然还有如此冷箭偷袭他,而且还用了如此卑劣的手段。

    “可恶!我撕了你!”

    勾勒出就要上前将地上的假苏然撕碎,以解自己的心头只恨。

    但是一股麻痹感出现,而且,活物活动的感觉是越来越强烈。

    让勾勒出不敢再停留了,可不想再挨一下了,暗处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呢。

    再等下去,他今天恐怕是真的要交待在这里了。

    而现在勾勒出已经不相信任何人了,之前还和他一起的那些人,现在竟然如此心急的要除掉他。

    他是万万不敢回去,或者去其他地方了。

    现在的他,必须去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其他人找不到,或者找到也不敢乱来的地方。

    上下杂货铺。

    这是勾勒出唯一能想出的绝对安全的地方。

    不容多想,勾勒出马上离开,生怕慢了一步再有什么暗箭毒物伤他害他。

    勾勒出的身体感觉越来越麻痹,双腿似乎已经不再听他的指挥,看着越来越近的上下杂货铺,恐怕下一刻就会倒下,走不到门前。

    勾勒出几乎是咬着舌头,借助痛感才勉强走到了门口。

    重重的敲门,舌头开始麻木,说不出声音,喊不出话,敲击的力度也越来越小。

    手臂也开始麻了。

    身体不听指挥,正在逐渐的失去知觉。

    但是意识却是越来越清醒,可以清晰的感到身体的一切感官,只是不能动弹。

    更加清晰的感觉便是,身体内里那不知名东西是越加活跃,越加让人觉得可怕。

    活物开始不断的在身体里乱窜,甚至开始向着心脏和头脑不断尝试行进。

    这样的感觉,可是吓得勾勒出魂都快没了。

    这样的恐惧,简直是比直接杀了他还要让他恐惧。

    现在是想喊喊不出,想叫不能叫,动也不能动,死又不想死。

    无能为力,只能任由那活物在身体里乱窜。

    这到底是什么人间恐惧啊。

    这苏然怎么还不开门,再不开门我可就真的死翘翘了,不是被体内的不知名活物吃掉脑子和心脏。

    就是被赶来的杀手杀掉,性命不保。

    苏然怎么还不开门,若是现在苏然救他,那么什么条件都答应苏然。

    只是上下杂货铺的大门,可不会因为勾勒出的心里话就打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现在勾勒出随时有可能被出现的人杀死。

    而且,明显感到体内的活物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心脏部位,他的心脏开始疼,不会是那活物已经开始啃食自己的心脏了吧。

    想到此,勾勒出心中更是生出绝望。

    这心脏,是更疼了。

    勾勒出现在觉得那些人之所以还没有杀了他,一方面是顾忌苏然上下杂货铺,不想在苏然门口杀人。

    二,便是想等到他身体里的活物直接吃掉他的心脏后,直接带走尸体便是了,不露面自然是最好。

    勾勒出现在感受到的乃是一点点的绝望,好似虫子一般将他吞噬。

    他正在一步步的跌落深渊。

    突然,又是闷闷的一声,勾勒出听到了,也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他现在,躲不开。

    果然,前胸又是一阵剧痛,伴随着剧痛的便是一只活物钻进了勾勒出的身体。

    让勾勒出绝望更深。

    这样折磨于他,还不如给他一个痛快,直接杀了他呢。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勾勒出感觉好似经历了千万年那般漫长。

    就在绝望到极点,觉得生命再无望的时候。

    上下杂货铺的门,开了。

    苏然站在门口,看向勾勒出,“你怎么又回来了?”

    勾勒出是很想说,我觉得我的样子是因为很想你才回来的吗。

    不过,他现在最想的是喊救命。

    但是,一个字,一点声音都发不出,就只能用恳求到极点的眼神看着苏然。

    浓浓的只有两个字,救命!

    苏然看着勾勒出,一脸疑惑,“你怎么不说话?”

    勾勒出还是不言,只能在心底呐喊,我要是能说话还用你教我吗。

    苏然很是无奈。

    “虽然你用那恳求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但是你也要说话啊,你不说话我怎么知道你想的是什么。”

    “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我又怎么能知道该怎么帮你。”

    “求求你不用那样的眼神再看我了,虽然我也很想帮你,但是你只是看着我,不说话的话,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帮你的。”

    “你还看,你说啊,你倒是说啊。”

    “就算你不说话,点个头,摇个头也行啊,你看你,不说话就算是了,连点头摇头都没有,你要我怎么帮你。”

    “虽然我是一个好人,也很喜欢乐意助人,但是你还是要说话我才能帮你啊,是不是?”

    …………

    苏然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个没完,让本来心中就绝望的勾勒出心中蒙上了一层灰暗的阴霾。

    要不是我现在不能动,不能说,否则的话,我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将你踩在地上,不断的摩擦摩擦。

    就在苏然还在说着,你怎么就是不说话的时候。

    又是一声闷响,勾勒出又遭一击。

    又是钻心剜骨的疼,最可恨,最让勾勒出心生绝望的是,又有一只活物进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妈啊,现在都有三只了,再来一只都能开个麻将了。

    老天爷啊,你还是干脆降下一个天雷直接劈了我和身边的这个白痴吧。

    看到勾勒出突遭袭击,苏然大惊,“我去,有袭击!”

    毫不客气,抓起勾勒出就好像是一只小鸡仔一样,扔进了上下杂货铺。

    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