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炮灰升级指南 > 正文 第697章 母亲的心愿 19
    彩礼这事,沈芯宜早在刚在已经和孟建芬说了,所以也不用她再说一遍,孟建芬就帮着解释了。

    “芯宜找的老公那边呀,我们这风俗不一样,结婚不兴用钱当彩礼的,而是男方出钱买房买车买戒指买三金,这些就是彩礼了!为了结婚,我那侄女婿,买个200万的新房呢!”

    这话一出,立马又是一众羡慕的‘哇!’

    200万的房子,即使是在他们这的市里,都是可以买个小别墅了。

    虽然现实的是:木有彩礼,房子和他们没关系,车子也是贷款的。

    但是这事说出来,那是凭白让人看了笑话,凭白让他们家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所以,林小满也不多说什么,任由着他们误会。

    虽然也有人觉得没彩礼不合规矩,但是他们这边收了彩礼更多都是为了给儿子娶媳妇。李燕瑛家里没有儿子,只有沈芯宜一个,反正男方已经买了房,有没有彩礼,似乎也没那么重要。

    因为这边娶个媳妇不容易,就没几对小两口会离婚的,在众人的意识里,沈芯宜一嫁过去,房子车子都有,那就是不用奋斗的享福了。

    好事!好婚事!

    一群妇女们扯了半个多小时,拄着拐杖的沈老爷子晃悠悠的回来了,林小满暗示了几句,知道他们有正事要商量,串门的妇女们很有眼色的一起走了。

    家里只剩下了四人,就商量起了正事。

    “爸,你觉得初六这天怎么样?”关于结婚这日子,林小满微信里已经和孟建芬说过了,显然老爷子也是知道的。不过沈老爷子是家里的长辈,还是要当面征询下他的意见。

    “我也看过了,初六这天,挺好的。”沈老爷子对此没有意见。

    “那日子就这么定了,这两天我找找厨子,先把厨师队伍定下来,爸,有什么要准备的,到时候具体什么流程,有什么要注意的,你到时候提早和我说一声。”

    “嗯,淮明镇上的那个刘秃子,他做的菜就挺好的,而且价钱公道,之前村里办事情很多都是叫得他,如果他有空,就叫他吧。”

    “好嘞,这两天我去问问。”

    ……

    商量了一个多小时,林小满带着沈芯宜回了自己屋,收拾了收拾,开了几个小时车精神有些不太好的的沈芯宜睡起了午觉。

    林小满则是和孟建芬一起,两人开这个小三轮去了镇子上,去菜场买了不少的菜。

    回来后,两人一起做了晚饭,期间孟建芬那是全程羡慕林小满,能在大城市定居。

    4点多的时候,孟建芬的儿子沈良生带着媳妇和儿子一道回来,六点不到的时候,沈富国也下班回来了。

    摆了个大圆桌,烧了一桌子的菜,一众人围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个晚饭。

    酒足饭饱,自然是聊天,而聊天的主题依然围着沈芯宜结婚这事。

    聊着聊着,沈富国突然道,“弟妹啊,这姑娘出嫁却没有彩礼,会不会不太好?村里那些舌头长的,怕是要嚼舌根,要不要你们和男方商量一下,反正你就芯宜一个女儿,这彩礼最后还是要带到他们家去的。”

    “大伯,周杨家里买了房子,真的拿不出这个彩礼了,拿个几万的,太少了反倒不好,还不如不要。房子车子都是他们买的,该出的都出了,这彩礼就算了吧。而且他们那边的独生女结婚,确实都是不收彩礼了。”沈芯宜解释道。

    “这……”沈富国皱着眉头,纠结了起来。

    “房子车子都买了,有没有彩礼有什么关系?反正芯宜是独生女,都是她的,男方家买了车子房子,那不是更好吗?彩礼才几个钱?20万顶天了,但是那房子呀,200万呢!侄女婿家还是他一个独苗苗,到时候那千万的别墅,还不都是他们的?”孟建芬帮着说话。

    作为老一辈的思想,孟建芬又没怎么去过市里,压根就不知道离婚率,在她看来,结婚就是一辈子,没有离婚这种事。

    “瞧瞧我们良生,还有十几年的房贷要还,压力那么大,想想我就心酸。芯宜啊,你是好福气呀,找了个出息的老公。听大伯母一句话,赶紧的生个儿子,将来他们家的呀,那就全是你儿子的了!到时候你这儿子呀……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叫做:一出生就是别人的终点!对对,出生好啊,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听自家媳妇这么说,沈富国想开了点。

    虽然他们这边的风俗是先定亲给彩礼,然后才结婚,但是这些年,外嫁到其它省份的姑娘也是有的,也有没有按照他们这边的规矩来的,左右不是先例。

    “上次我听良生说,城里的房子都是有个红本本的,是吧?”喝了不少老酒的沈老爷子带着酒气的说道。

    沈良生应了一声,“爷爷,那叫房产证,商品房都是有房产证的。”

    “证,就证,二丫你到时候把这证带回来,让大家伙看看,不就行了。200多万哟,可比彩礼风光多了。”

    “爷爷,这房产证也不是奖状的,上面也不写着200万,到时候万一丢了,那也不好。”沈芯宜说着,在自家人面前,也没有隐瞒,“而且这证上也没有我的名字,别人也看不出个花来。”

    “这样啊……”沈老爷子并不知道这写不写名的区别,听她一解释,便作罢了,“也对,这么贵重的东西,要放好。”

    沈富国和孟建芬也没有多想,在他们的意识里,结了婚,只要生了儿子,这家产就全是自己儿子的了。

    只有沈良生眼眸闪了闪,看着沈芯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到底还是没说。

    虽然是堂兄妹,但是也就过年的时候见上一两面,感情也淡泊,沈良生想着,堂妹一个大学生,又一直生活在大城市,不可能不知道房子名字这其中的关系。

    人家都愿意了,他还多说什么?说多了,只怕还会惹人烦。

    他们没问继续追问,林小满也懒得说,说以后万一离婚,一块砖都分不到,这不是扫兴嘛?

    话家常了一个多小时,林小满带着沈芯宜回去了。

    睡觉的时候,林小满只能说,难怪都削尖了脑袋往大城市里挤,这条件,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

    木有热水器!

    木有空调!

    伴随着老式吊扇的嗡嗡嗡,闷热的晚上就这么凑合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