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萌宝找上门:妈咪,请签收 > 正文 第1540章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闻言,苏轻吟脸色倏地变得难看,又很快恢复,她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妆容。

    眼角余光瞥了眼身旁的江瑟瑟,她嗤笑了声,“你们脸皮可真厚啊,居然还敢来参加这场订婚宴。难道你不知道,今晚来参加的客人都是上官谦联盟的人吗?”

    说到这里,她笑了出来,转过身,鄙夷的目光落在江瑟瑟脸上,“我搞不懂了,怎么靳封臣和你在一起之后,档次越来越低了呢?”

    江瑟瑟看着她,云淡风轻地回击,“我明白那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

    苏轻吟怎么会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顿时变了脸,“你说什么?”

    江瑟瑟轻笑,不慌不忙道:“论厚脸皮我可比不上你。如果没记错的话,当初让你出国就不要在回来了吧。”

    说到这里,她上下打量了眼苏轻吟,“现在你跑回来就算了,还把脸伸出来让人打。你这嘲讽,对我可真没用。”

    说完,她把手中擦水的纸巾扔进垃圾桶,转身准备离开。

    “江瑟瑟!”苏轻吟恼羞成怒地冲上去拦住她的路。

    本来她是想来嘲讽这个贱人的,谁知几年不见,她变得更加伶牙俐齿,竟然学会了反唇相讥!

    江瑟瑟抬眸,目光冰冷,“还有事吗?”

    苏轻吟冷哼了声,“江瑟瑟,你不就是仗着狐媚子的功夫,才得到靳封臣的吗?”

    “呵。”江瑟瑟失笑出声,“随便你怎么说。就怕你这种,使劲各种手段都得不到的人,就只会在背后耍手段。”

    字里行间尽是讽刺。

    苏轻吟被堵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愤怒不已地瞪着她。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江瑟瑟觉得现在自己早就成灰烬了。

    “苏轻吟,既然你回来了,那就安分点。不然当初的事,谁也说不好会不会再次发生。”江瑟瑟低声警告她。

    “哈哈……”苏轻吟笑了出声,笑声里充满了不屑,“就凭你和靳封臣?”

    江瑟瑟看着她一会儿,笑了笑,没说什么,绕开她大步往外走。

    完全没把她当一回事。

    苏轻吟握紧双拳,一张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因染上恨意而变得狰狞,眼里一片阴翳。

    江瑟瑟回到靳封臣身边,低声询问:“这场订婚宴有点无聊,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当然可以。”靳封臣环顾了下四周,眸光微眯,“大致目的都已经清楚了,再待下去也只是在浪费时间。”

    江瑟瑟挽住他的手臂,笑道:“那我们回去吧。”

    下楼前,江瑟瑟给司机打电话,让他把车开到酒店门口。

    ……

    苏轻吟气呼呼地回到克里斯明身边坐下,她端起桌上的酒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怎么了吗?”克里斯明见她脸色很不好,关心的询问,“是那个江瑟瑟欺负你了?”

    苏轻吟握紧手中的杯子,指节都泛白了,咬牙切齿道:“我不会放过那个贱人的!”

    “好了,别气了。”克里斯明搂住她的肩,“有我在,谁要是欺负你了,我们加倍的讨回来了。”

    说着,他的目光朝靳封臣他们的方向看去。

    “他们这是要走了?”上官谦看到上靳封臣和江瑟瑟走出宴会厅的身影,眉头皱起。

    克里斯明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上官,走,我们一起去送送他们。”

    “啊?”上官谦以为自己听错了。

    克里斯明率先起身走到宴会厅一侧的落地窗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楼下,将酒店门口的情况尽收眼底。

    “不是说要送送他们吗?怎么到这里来?”上官谦走到他身边,奇怪的问了句。

    “你看。”

    克里斯明示意他往楼下看。

    上官谦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靳封臣和江瑟瑟走出酒店,上了停在门口的一辆车。

    “我准备了一个惊喜送给靳封臣。”克里斯明说。

    上官谦转头看他,眉梢一挑:“哦?”

    旋即,他笑了,“那我可是很期待。”

    ……

    上了车后,江瑟瑟往后靠着椅背,长长舒了口气,“总算可以回家了。”

    她江瑟瑟打了个哈欠,身体往旁边一倾,将头靠在靳封臣的肩上。

    “累了?”靳封臣侧头晲着她。

    江瑟瑟轻轻摇头,“不累。就是无聊。”

    靳封臣握住她的手,十指交扣,轻声道:“以后我们不来这种场合了。”

    “嗯。”江瑟瑟静默了几秒,才再次开口:“你知道我在洗手间遇到了谁吗?”

    “谁?”

    “是苏轻吟。”

    一提到苏轻吟,江瑟瑟蹙眉,“想不到她真的回国了。不过,你应该不记得她。”

    “我确实不记得了。”

    不过,封尧有告诉过他关于苏轻吟的事,所以他很清楚苏轻吟并不是个好人。

    “她有对你怎么样吗?”靳封臣问。

    “没有。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江瑟瑟了,怎么可能会被她欺负?”江瑟瑟抱紧他的手臂,笑道。

    靳封臣笑了笑,转头,眼角余光瞥见后视镜里有辆车紧紧跟着,神色不由沉了下来,“李叔,往市区人多的地方开。”

    他突然这么命令,江瑟瑟哪还顾得上谈苏轻吟的事,立马坐直了身子,“怎么让李叔往市区开?”

    靳封臣转头对她笑了笑,“没什么,就是想随便逛逛。”

    话落,他又拿出手机,给顾念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