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最强黄金眼 > 正文 第2690章 关键人物
    再看了这少年一眼,又冷冷喝道:“你是谁?

    脑门上的是怎么回事?”

    话出口,她却也怕将这小子激怒,有些不安。

    而这个时候站在外边观看的那个陈轶蓝,突然惊呼了一声:“哎呀,我知道了,原来这就是末世的开始!那本来就是这个岛的地方!”

    黄光这个时候也想起来了,自己那个轮回的村落还真的就是在个岛上。

    而那家医院他也想起来了,那就是灭世瘟疫发出的地方。

    灭世的瘟疫一出。

    人间差点覆灭,然后他化龙而行,斗遍三界,最后改变末世,而自己却不幸落入了幽冥。

    化龙而行,也是从这个医院开始。

    他看到了这样的过程以后,或许是可以把命运的死结给就此的找到。

    “黄光,我这是中了神龙咒。

    找不到解救办法的话,很有可能死在这里!”

    眼见盘膝坐着的自己诚恳的答话。

    而两个人之间的谈话,也就是这个死结的关键了。

    陈轶蓝闻言轻松了一些,接着开口道:“你们到底是谁?

    今天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

    “我中了神龙咒,是来这里找解救之法的!”

    陈轶蓝感觉自己看到了外星人,不过这也常见,这里的每个病人都有自己一个独特的认知世界,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问道:“神龙咒又是什么?”

    “咳咳,便是一条神龙要霸占我的身体。”

    “啊,那你又是如何中了这个诅咒?”

    “我是在我们老家的龙王庙里中的,还感觉总有人在我耳朵边说话,意识也一会儿清楚,一会模糊,好难受啊!”

    黄光痛苦的说道,也表现出了足够的真诚。

    他能说上来的也就只是这些了,而观察中的黄光却明白,自己是被天外的幽龙所困锁,还要吞噬。

    那外边观察的黄光也就此的明白了两个关键点,一个是龙王庙,另外一个就是被动吞噬了。

    看来自己再次清醒了以后,是应该小心一下人间各处的龙王庙了,或许里边就有幽龙的无敌道场。

    陈轶蓝好似也有了一点点的领悟。

    “按照他所说的倒像一个平常的病人。”

    陈轶蓝心里如此想到,看这少年憨厚却也可爱,况且他是个病人,顿也是有些心软,思索了一会儿肃然问道:“你今天可见到了一起出车祸?”

    “看到了。”

    “啊?

    出事的可是这个人?”

    陈轶蓝拿出一个相片走到黄光跟前,心情无比紧张。

    那黄光点了点头。

    陈轶蓝顿时悲愤,立马又喝问道:“这起车祸可与你有关?”

    话出口后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

    这是两个人之间的死结。

    “哦?

    这个男子是你的什么人?”

    少年看到相片上的男子也有些动容。

    “不用你管,你就说他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黄光点了点头:“他本不是凡间的人,此番献祭也是为了迎接真神入世,并没有什么可惜的!”

    陈轶蓝听他说的这么轻松,气愤非常且目露凶光,怔了一会儿,突然扑到了床上,一把摁住少年的脖子便狠狠的掐了起来:“我掐死你!我掐死你这个邪恶怪物!”

    而陈轶蓝虽然力气不大,却也掐得少年脸红脖子粗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咯咯!”

    听他一阵喘息,胡乱挣扎一番便和陈轶蓝抱在了一起,在病床上一阵乱滚。

    陈轶蓝突然感觉不对劲,连忙将他推开然狠狠的甩了一巴掌:“臭小子,敢沾姐姐的便宜,滚开!”

    等她爬起的时候,又见自己衣服凌乱,顿时便有些害臊。

    于是在外边观察的两人,相互之间的气氛也变得怪异了起来。

    而那黄光躺在床上,大口的喘气,还咳嗽个不停,看样子也不好受。

    立马便呵斥道:“说!你是想死,还是将我的未婚夫还了回来!”

    语气咄咄逼人。

    而少年看到她的样子,也有些害怕了。

    陈轶蓝本是温柔淑女,因未婚夫的死也暴躁了起来,对着病床上的少年连番责骂。

    少年黄光害怕中,思索一会儿开口道:“我意识混混,如何还你的丈夫?”

    “是未婚夫,不是丈夫!”

    陈轶蓝却又好气的嚷道,对这少年可是万分的厌恶。

    大吼出声又感觉有些失态,沉吟了一会儿接着说道:“那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道!”

    陈轶蓝看了看这小子,有种把他捆起来严刑拷打的冲动。

    “不行,不行我头痛,你再催问的紧,神龙咒就要再被激活了,到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了。”

    黄光皱着眉头说道,捂着脑袋痛苦非常。

    “啊!”

    陈轶蓝一想还真有道理,若是他再生了变化,一爪将自己也给害了,那就太不值了。

    思索一会儿开口道:“说,你要吃什么?”

    “方便面。”

    “哼,你倒要求不高!”

    陈轶蓝白了他一眼,开门走了出来。

    他记得科室里还放着一些吃的,准备出去拿了过来。

    一开门,可被吓了一跳。

    门口走廊里坐满了人,堵了个水泄不通,不过谁都不发一言。

    门口的杨林被绑了个结实,嘴里都塞了一个枕巾,一动也不能动。

    而且都对自己虎视眈眈,一副不坏好意的模样。

    “护士,他说要吃东西?”

    突然有一人开口问道,居然是李翠花。

    看到这个村妇, 陈轶蓝顿时心生满腔的怒火。

    不过看她身后有几个战士紧紧相护,也不敢发作,想了想点了点头。

    “好,我陪你去拿!”

    李翠花说完示意大家让出一条道来,往外走了去。

    看到这些病人安静而虔诚的模样,陈轶蓝感觉不可思议,这可不比用最宁神的安定药都管用。

    而且李翠花好似在他们心目中极有威望,这便更是意外,不过总是不舒服,想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怎的知道我家要出事?”

    “咳咳,你那未婚夫本就不是此界之人,在这关键时刻他殉身追求天道也是大仁之举,你没必要伤心。”

    李翠花肃然说道,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个事。

    听她这么说,陈轶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狠声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也不管你们要办什么事,若是你们害我的男友,我便要报警,将你们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