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正文 0469 杜七教过和尚
    大年将至,很明显能够感受到春风城的气氛发生了些许的改变,虽然各国公子尚未离去,可热闹已经逐渐展开,街头巷尾都挂起了大红灯笼,开店、摆摊的姑娘们也多了起来,整个春风城洋溢着一股喜庆的气息。

    杜七已经能够修炼了,不过积攒的灵气还不够开源,而在她没有开源的这段时间,除了日常修炼也做不了什么其他的事情,甚至都不需要再去青云医馆修炼,直接在家修炼就可以了。

    可是因为师承需要用到明灯的天赋,所以她们每日还是要去医馆。

    清早。

    翠儿的房门前,安宁一身绒裙,睡眼惺忪的抱着翠儿的手臂,初发育的身子贴在翠儿身上,对着杜七摆手:“七姑娘……慢走。”

    翠儿对于安宁的亲密很是无奈。

    “回见。”杜七点头,转身离开。

    从昨天开始,安宁就住进了十楼,杜七一点也不意外,毕竟安宁那么喜欢翠儿,早晚有这么一天。

    明灯抱着杜七的手臂,想起方才安宁的姿势,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平坦,羡慕的说道:“小姐,安宁姐姐越来越好看了。”

    “你想说什么?”杜七对着明灯眨眼。

    “我没想说什么……”明灯别过头去,她觉得安宁虽然好看,可自己也不差,十姑娘和翠儿姐都说过她也是个美人胚子,长大以后一定不输给翠儿。

    想着,明灯微微抬起头看着自家小姐的面容,心想自己一定要变得好看……这样才能理所当然的呆在小姐身边。

    ……

    青云医馆。

    “先生,早,我去修炼了。”杜七说着,就要钻进那平日里闭关的小屋。

    按照以往的习惯来说,先生这时候一整天都不会理她,而是围绕在明灯身边,让小丫头给他精炼药材。

    吃了那么多杂乱的灵气,明灯都没有闹肚子也是不容易。

    “别急。”师承拦住杜七,说道:“我有件事情与你说。”

    “什么事?”杜七想了想,说道:“先生是要带明灯走?虽然十娘说这是早晚的事儿,不过还是要先与十娘说一声才行。”

    明灯闻言一愣,抓着杜七的手不肯松开。

    她才不想离开小姐去那什么仙门。

    “不是,还没到那个时候。”师承摇头,指着南方说道:“我在春风城外,天望海边造了一个院子,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要住在海边了。”

    “?”杜七惊诧道:“先生喜欢看海?”

    “看什么海。”师承眼睑轻轻抽动。

    这不是宗里急着要处理悟道竹?

    按照严天心所说,处理悟道竹需要动用地脉灵气,经过考察,天望海下方的灵压最重,用来清洗悟道竹上的杂乱灵气最为合适,所以按照掌门要求,他之后就需要和严天心一起住在海边。

    两个人。

    偏偏他还没有什么办法,因为师承对于悟道竹远远没有严天心了解,绝云宗要处理悟道竹离不开严天心的帮助。

    “先生要去海边就去,和我说做什么?”杜七想了想说道:“若是每日都要出城……那要和十娘说。”

    “也不急。”师承说道:“你还没有开源,一个人能修炼……等你开源之后,再来海边找我,我教你炼丹……不过,丹道入门困难,兴许需要你在海边住上一些时日。”

    这事他已经和女儿说过了,女儿表示既然有正事,能理解,而杜七的事情……女儿意思是让杜十娘去决定,她不插手。

    “知道了。”杜七说完看着师承脸上明显还有话要说,歪了歪头。

    “咳……”师承轻轻咳了一声,小声道:“丫头,你努力些早日开源。”

    杜七若是不来,他就要和严天心单独相处了……师承一想到那个女人的性子,便是头皮发麻。

    若是杜七在,严天心也能收敛一些。

    “我会努力的。”杜七嗯了一声,接着看着躲在自己身侧的明灯,眨眨眼:“先生去海边住,不带着明灯吗?”

    杜七觉得师承对于明灯的身子已经可以说是痴迷了……整日惊叹于她的天赋。

    “小姐,你说什么呢。”明灯吓了一跳,轻轻杵了一下杜七,居然埋怨自家小姐,看的出来她是真的急了。

    师承露出肉痛的神色,他还有不少积攒的药材想要明灯帮忙,不过……他接下来要和严天心一同生活,再让明灯去显然不合适。

    他一直在防着严天心呢。

    ……

    晚上,杜七将这件事在书房杜十娘说了,杜十娘放下毛笔,说道:“意思是……接下来又不需要去医馆了?”

    “嗯,先生已经在海边住下了。”杜七说道。

    “我明白……”杜十娘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动,抬头道:“先生说等你修为够了教你炼丹,可春风城外天望海边每日来回耽搁的时间太长,所以先生的意思日后是让你在海边住下修炼?”

    “是这样。”杜七在杜十娘身边坐下。

    杜十娘脸色稍稍难看了一些。

    虽然说着还是之后的事情,不过她并不想让杜七搬到海边住……怎么想都很奇怪。

    要住……她也要跟着一起才能安心。

    “十娘,你也别急,我天赋差,开源还要一些时日呢。”杜七说道。

    杜十娘瞪了她一眼:“你还有脸说……天赋不行不以为耻还得意上了?”

    杜七浅浅一笑,抱住了杜十娘的手臂,说道:“天赋在那摆着,我也没有办法。”

    “……”杜十娘无奈的叹息,低下头看着那包裹着自己手臂的温润。

    说起来,自家姑娘好像又成长了一些。

    “小丫头,长身体就是快。”杜十娘轻轻一笑,满意的说道:“那你们就在家里修炼……对了,庙会在准备了,这几日你努力修炼,好好练琴……到时候庙会开了,我带你去玩一天。”

    杜七又问道:“十娘,你和四闲姐不是要去花月楼演出?时间定了吗……我想去看。”

    “定了。”杜十娘随口说道:“到时候……你和翠儿一起去,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杜七笑得很开心,她十分期待。

    十娘那么好看,一定会很受欢迎。

    “……”杜十娘微微沉默。

    她本来没有将登台的事情放在心上,可是看着自家姑娘那么期待,那自己可以稍稍认真一些准备。

    若是杜七能够看得开心,她便高兴。

    ……

    晚上,安宁洗干净了身子,穿着睡衣挤上了翠儿的床,贴着她的身子睡下,钻进褥子中深吸一口气,露出满足的笑容。

    翠儿望着安宁的行为,很是无奈。

    “你这丫头能不能矜持一些?和那些五陵子似得。”翠儿嗔道。

    “我喜欢翠儿姐。”安宁一点也不害臊,平静的说道。

    “……”翠儿轻轻摇头。

    她一开始看在常管事的面子上才接触安宁,现在反倒是习惯了这个孩子……

    翠儿觉得安宁很乖,虽然有些粘人,可总体上是善良、乖巧的孩子。

    其实杜十娘给安宁安排了客房,可是安宁不愿意去睡,宁愿和明灯一起挤也要住在她的房间……

    要知道,翠儿一直是和明灯同床的,现在又来一个姑娘,就真的有些拥挤了。

    床上,安宁和明灯一左一右的躺在翠儿的身边。

    “翠儿姐,春风城的庙会好玩吗?”安宁问道。

    “还可以吧,我其实也没去过几次,前些年一直在店里干活,没有什么空。”翠儿吹灭了灯火,躺下后说道:“不过庙会上有很多好吃的,七姑娘该是会喜欢。”

    安宁深以为然的点头,杜七最喜欢好吃的了。

    “明灯,你修炼的怎么样了。”翠儿看向枕边。

    明灯打了个哈欠,软软的缩成一团,说道:“还是那样……翠儿姐,修炼一点意思都没有……整日对着药草,还有先生……”

    安宁心道那是没有什么意思。

    不过明灯的天赋真的很奇怪,若不是每日都能见到,她都要猜测明灯是不是什么妖圣化形出来的了。

    也难怪师承看着明灯的视线总是炙热,安宁多少也能明白明灯对于丹师有多大的吸引力。

    翠儿啧了一声:“你这丫头身在福中不知福,怎么你的天赋就那么好,该说傻人有傻福?七姑娘就……算了,安宁,常姐姐平日里也会修炼吗。”

    “嗯,晚上沐浴之后会打坐半个时辰。”安宁点头。

    常平怜说过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

    “那你呢?常姐姐没想过教你修炼?”翠儿问。

    “我现在主要是要练琴。”安宁咬唇说道:“十姑娘教的琴曲越来越难了……”

    “琴曲要多练。”翠儿叮嘱了一句,接着闭上眼。

    睡前夜话到此为止。

    她希望七姑娘明日能够忽然开窍,早日入仙门。

    安宁感受着身旁的温暖,眨眨眼。

    她住进十楼才发现所有人都担心杜七的修炼速度……为了让翠儿姐高兴,她觉得自己可以想想办法。

    不就是提高修炼速度?

    她之前被一场雨洗去了修为,现在却全部修炼回来了,并且修为还更加精纯。

    修炼对她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

    ……

    ……

    次日,杜十娘和翠儿带着明灯上街去买东西,杜七和安宁在琴房一同练琴。

    两个姑娘都是初学琴,相互交流了心得,气氛还算融洽。

    休息时间,杜七吃着安宁掏钱买的蜜饯。

    “安宁,你好厉害。”杜七想着方才安宁那平稳精准的琴声,赞叹道:“新学的曲子就这么熟练……难怪十娘开始夸你了。”

    “也没有多难。”安宁心道杜七弹琴很好听,不过似乎是在刻意模仿杜十娘。

    若是闭上眼听杜七弹琴,会发现有些许杜十娘的味道,可比起杜十娘又要差很多……安宁现在也是懂音律的姑娘,觉得这样兴许不太好。

    杜七对杜十娘有多么喜欢春风城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安宁见过杜七的笔迹,和杜十娘有八分相似。

    安宁咳了一声,说道:“七姑娘,还记得金刚寺?”

    杜七吃下蜜饯,伸手摸了摸安宁那柔润的长发,说道:“当然记得……你留头发可比光头的时候好看多了。”

    安宁身子一颤,说道:“我在金刚寺里也学了一些修炼的秘法,能够促进修炼,七姑娘要不要听听?”

    “你?”杜七奇怪的看了一眼安宁:“你怎么在意起我修炼的事情了……翠儿姐与你说的?”

    “翠儿姐可不知道我做过和尚。”安宁平静说道。

    “也是。”杜七说着,摇头:“我还是算了,慢慢修炼就是了……”

    安宁摇头,直接说道:“若是姑娘修炼顺畅了,翠儿姐一定会高兴,那我也高兴……七姑娘,也不是什么难的,不行,我帮着姑娘修炼就是。”

    她的佛印中不知道藏着多少佛门的顶级功法,随便取出一个来都比绝云宗的法子强。

    “你那是小和尚练的。”杜七说道:“我又不是和尚……嗯,我倒是见过不少和尚。”

    小和尚?

    她想起了曾经在金刚寺见到的那个袈裟和尚。

    兴许不只是见过?

    她其实也做过许多人的先生的。

    将杂乱的思绪甩出去,杜七摇摇头,提醒安宁:“十娘不喜欢出家人的。”

    出家人的功法也是一样。

    安宁一愣。

    杜十娘不喜欢出家人?

    那以杜七的性子,估计不可能与她学了。

    “那就算了吧。”安宁说着。

    杜七嗯了一声,继续练琴。

    安宁望着杜七抚琴的样子,垂下眼帘。

    她可没有那么容易那么放弃……既然七姑娘不愿意修炼佛门的功法,那她就暗中提高七姑娘身边的灵气分布,将其转化成为更加容易吸收的灵气,想来……应该能帮到姑娘。

    不过有一件事情很重要。

    杜先生不喜欢出家人,那她就更不能理会东玄的和尚们了……若是自己的身份暴露,翠儿姐会不高兴。

    她是安宁,才不是和尚。

    安宁想着,眸子中闪过一抹金光,些许肉眼不可见的佛光散开,将杜七笼罩进去,然后杜七身边的灵气活跃了许多。

    “……”杜七看着安宁在发光,眉头轻轻一挑。

    这丫头怎么忽然亮了?

    算了,她愿意亮就亮,不是脑袋发光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