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通幽大圣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正文

    算计赶尸一脉和巫蛊一脉是一件很复杂的东西,因为这两脉的实力太强,势力太大了,其复杂程度不逊于江湖上的顶尖大宗门,所以必须要慎重才行。

    蓝绮儿跟蓝氏一族的族长其实并不太熟悉,毕竟她小时候就已经被收养在龙姥姥的身边了。

    不过蓝氏那位族长却是对蓝绮儿很熟悉,她是龙姥姥身边的人,虽然不算是弟子,但却也常年在龙姥姥身边,所以为让蓝绮儿为蓝氏一族说好话,蓝氏那位族长可是没少给蓝绮儿送东西,双方也是有联系的。

    所以当蓝绮儿给蓝氏那位族长传信时,对方还很是诧异,因为这么多年,这可是蓝绮儿第一次主动给他传信相约见面。

    蓝绮儿约蓝氏族长见面的地方在苗疆寨子外的客栈内。

    整个苗疆之地很少有外人前来,甚至就连城市都少,几乎都是以村寨的形势呈现的。

    仅有的几座小城也都是五百年前大乾刚刚进军西南,掌控湘西之地时强行建造的,那时候苗疆巫蛊一脉当然是不敢跟如日中天的大乾叫板的,只能这么委委屈屈的答应下来。

    不过随着大乾在西南之地的声势越来越弱,大乾对于苗疆的掌控力度也几乎变成了零,现在整个苗疆之地就连一名玄甲卫都看不到。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顾诚若是直接进入苗疆村寨中去见蓝氏族长那有些太过显眼了点,这些村寨外的客栈才是专门给外人准备的,比如一些来苗疆之地收购草药的商人等等。

    顾诚直接包下了一座客栈,等他来到这里时,蓝氏的那位族长已经到了。

    蓝氏现在的族长名为蓝归田,大约五十多岁的模样,一脸的沧桑之色,身材高大但却弯着腰驼着背,面向也是憨厚谦恭,给人一种很憨厚窝囊的感觉。

    此时他正拿着一杆铜烟袋吧嗒吧嗒的抽着,看着蓝绮儿跟顾诚一起进来,他顿时一愣:“蓝绮儿,他是谁?”

    顾诚此时穿着一身寻常的青色粗布麻衣,带着斗笠,就跟最底层的江湖人浪人一般。

    闻言顾诚摘下头上的斗笠,拿出靖夜司的令牌咣的放在桌子上,似笑非笑道:“蓝族长你好,介绍一下,在下顾诚,得陛下看重,被封为西南四郡总监察使,我想蓝族长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

    蓝归田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惊骇之色,他猛的站起来,差点把桌子给掀翻。

    顾诚的名字他当然听说过,应该说自从乌家覆灭之后,西南之地就没有人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但眼下应该在乌家的顾诚却是出现在这里,本应该奉命去卧底在顾诚身边的蓝绮儿却是恭恭敬敬,犹如侍女一般的站在顾诚身后,其中的意思还不够明了吗?

    “蓝绮儿!你疯了吗!?”

    蓝归田怒声道:“你投靠顾诚,若是被龙姥姥知道,万虫噬心的刑罚你受得了吗?不光是你,甚至我蓝氏都要被牵连!”

    顾诚淡淡道:“蓝族长,小声一些,这件事情现在你知我知,你非要闹得整个苗疆都知道吗?”

    蓝归田长出了一口气,拿着自己的烟袋锅轻轻敲了敲,两只犹如蜜蜂一样的半透明小虫子带着火光从烟袋锅里面飞出来,十分奇异的在整个房间内煽动着翅膀,顾诚能够感觉到周围的天地元气都被凝滞,犹如一个罩子一般笼罩在屋子周围,隔绝声音响动。

    顾诚笑了笑道:“蓝族长多虑了,整间客栈都被我包下来了,这里是绝对安全的。”

    蓝归田并没有回应顾诚的话,而是沉声道:“顾大人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蓝氏在苗疆巫蛊一脉中只是不起眼的底层角色,您就算是要对巫蛊一脉出手,也要对准龙莫金这三家才对,为何非要对我蓝氏下手呢?

    除掉我蓝氏,对您在苗疆之地的布局可也没有半分好处的。”

    顾诚轻轻挑了挑眉毛道:“蓝族长,你也知道现在蓝氏一脉在整个苗疆的最底层,既然是如此,你又为何对那龙姥姥如此的忠心呢?”

    蓝归田没有说话,而是又拿起他的烟袋锅开始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他当了几十年的族长,蓝氏一脉全靠他的庇护才能够走到今日。

    这些年来他在龙姥姥面前如履薄冰,做事小心翼翼,可以说每天都犹如走钢丝一般,心境都被磨炼的极其坚韧,他又岂能被顾诚几句就给忽悠的跟他去造龙姥姥的反?

    看到他这幅抗拒的模样,顾诚到是不以为意,继续道:“蓝族长,这次我便给你交个底吧。

    西南这地方对于大乾来说不是最重要的,但却也不是可以随意放弃的地方。

    龙姥姥他们这些左道修行者做的太过分了,已经引起公愤,朝廷是必须要清理掉他们的。

    但苗疆之地这么大,你们都是苗疆之人,得利和作恶的只是一小部分,你们又何必为了龙姥姥等人一起背这口黑锅呢?

    关于你们苗疆内部的事情我已经听蓝绮儿说过了,你们蓝氏明明是苗疆人数最多的大族,却是在最底层,这个结果你甘心吗?

    表面看上去你蓝氏一脉跟龙莫金三姓都是一家人,但实际上呢?人家却是拿你们当奴隶一般看待的!

    蓝绮儿足够美貌,天赋也很不错,本应该是你蓝氏一脉的明珠,结果却被那龙姥姥训练成了工具,成为了以色杀人的刺客。

    你这位蓝氏族长放在外界威势足以堪比一个地方大派的掌门,但在龙姥姥面前,她却是对你呼来喝去,毫无尊重在可言,这些你可甘心?”

    蓝归田仍旧在那里吧嗒吧嗒的抽着烟,但顾诚却看到他握着烟袋锅的手下意识的在用力,已经捏的发白了。

    顾诚继续淡淡道:“蓝族长你是有本事的,但再有本事你也只能带领蓝氏一脉苟延残喘。

    你这辈子如此窝囊,给龙莫金这三姓当牛做马不够,还想要让自己的儿子、孙子,整个蓝氏一脉的后辈都给那三姓当牛做马吗?

    中原有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没有什么人生来是高贵的,那三姓又凭什么能够凌驾于你们头上?

    蓝族长,今日我便跟你明说了,我要对龙姥姥动手,需要你的帮助。

    你若是选择帮,将来苗疆一脉定然有你蓝氏的一席之地,我不敢说让你蓝氏成为苗疆之主,但却也能够保证你们蓝氏一脉不再受压迫。

    你若是选择不帮那也无所谓,今日之事出我之口入你之耳,不会再有外人知晓。

    你也不用担心我把消息故意泄露给龙姥姥,除掉你蓝氏一脉,对我的计划没有任何帮助。

    蓝族长,剩下的时间你便好好想想吧,蓝氏一脉的未来可是握在你的手中。”

    说完之后,顾诚转身便走,就在这时,蓝归田却是忽然道:“等等!”

    蓝归田看向顾诚,长出一口气道:“顾大人,你有几分把握?”

    他不是被顾诚说的心动了,而是在他那窝囊憨厚的外表下,本就藏着一颗不安分的心。

    他若是真心窝囊,那大可以出卖整个蓝氏一脉的利益给龙姥姥,换得利益地位,起码要比现在过的舒坦。

    但他却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周旋在龙姥姥和蓝氏之间,这便表明他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放弃蓝氏。

    顾诚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道:“说实话,一分把握都没有。

    还没有进行的事情,我怎么敢说有绝对的把握?若是我说有十足把握,那才是在糊弄蓝族长你。”

    蓝归田死死的看着顾诚,一字一句道:“顾大人,这么多年来不论是朝廷还是其他左道势力,没人敢对龙姥姥动手,你是唯一一个,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所以我会跟你合作。

    但这次我赌上的可是蓝氏一脉的未来,若是败了,以龙姥姥的性格哪怕是苗疆血流成河,她也是定然要铲除我蓝氏一脉的。

    所以还请顾大人全力以赴,千万莫要让我蓝氏一脉心血东流!”

    一旁的蓝绮儿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蓝归田。

    一直以来她对于这位族长的印象都是十分窝囊的,哪怕是面对在龙姥姥身边的她都是客客气气的。

    但如今的蓝归田却是犹如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一般,那目光甚至让蓝绮儿都不敢直视。

    顾诚又重新坐回到桌边,大笑道:“蓝族长放心,我做事向来不会后悔,也不会让合作者失望的。”

    蓝归田将手中的烟袋锅放在一旁,沉声道:“所以顾大人你准备怎么做?我蓝氏一脉虽然人多,但放在整个苗疆实力却严重不足,缺少强者,根本就无法跟龙莫金这三姓抗衡。

    更别说我苗疆圣物神王蛊还在龙姥姥的掌控当中,其他小族也都会听龙姥姥号令的。”

    顾诚淡淡道:“有神王蛊又如何?都多少年过去了,那就是一个象征而已,外物是永远都无法掌控人心的。

    我这里有一个十分刺激的消息,足可以让苗疆巫蛊一脉和赶尸一脉先行大战一场。”

    等顾诚将柳盈盈的消息跟蓝归田说完之后,蓝归田也是一惊,他也没想到那黄眉道人竟然这般大胆,盗墓都盗到龙姥姥的祖坟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