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通幽大圣 >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无路可退
    龙姥姥在苗疆之地就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甚至要比皇帝都霸道,说是一言九鼎也不为过。

    长时间这种保持这种性格,这也导致龙姥姥对外也是极其强硬的,她若是知道黄眉道人做出这种事情,定然会跟他没完的。

    得知顾诚竟然掌控着这么一件杀器,蓝归田有些兴奋道:“所以顾大人是想要让我把这个消息传给龙姥姥吗?”

    顾诚摇摇头道:“蓝族长你这么想可错了,我若是想要把消息传递出去有着无数办法,蓝族长你的作用可远比传消息更大。

    而且你不要以为龙姥姥真强势了白痴的地步,那黄眉道人也不是易与之辈。

    双方或许会冲突,但他们肯定会把这种冲突控制在一定的程度,然后通过各方的妥协让步把事情解决。

    我们现在所要做的便是不给他们妥协的机会,直接把这件事情闹大!”

    蓝归田有些疑惑的看向顾诚,不知道顾诚准备怎么做。

    “蓝族长,龙姥姥可曾有子嗣?苗疆下一任执掌者可曾有人选了?”

    蓝归田道:“当然有,龙姥姥有三个子嗣,不过苗疆下一任的执掌者不等龙姥姥死的那天是不会有人选的。

    我苗疆的执掌者少有女人,龙姥姥的丈夫当初便是我苗疆的执掌者,不过却因为意外身陨,龙姥姥这才接过这个位置的。

    她性格强势,就连对自己的儿子都是如此,这也导致她那三个儿子都是志大才疏的窝囊之辈,尤其是老大最甚,简直就是个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蠢材!

    所以龙姥姥根本就没想过要把苗疆执掌者的位置给传下去,起码要等她真正死的那天才会有结果。”

    蓝绮儿也在一旁轻哼道:“那家伙还好色的很,当初便想要让我当他的侍妾,最后被龙姥姥大骂了一顿,连一个字都不敢反驳。”

    顾诚眯着眼睛道:“蠢好啊,他若是不蠢,我们又怎么去骗?

    关于赶尸一脉的事情,就要落在对方的身上。

    来来来,我告诉蓝族长你应该怎么做。”

    说着,蓝归田附耳过来,当然顾诚跟他说了自己的计划后,蓝归田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顾诚这计谋是真的狠,准确点来说不是狠,而是阴损,简直阴损到了极致!

    说完之后,顾诚站起身来笑道:“蓝族长,苗疆之地我不好插手,只能在外围给你策应,这些可都要靠你自己了,我相信你的能力。”

    苗疆之地的事情外人无法插手,就算顾诚一肚子的算计他也是没办法施展的,所以他才费这么大的力气,兜了一个大圈找到蓝归田。

    不过今日一见,蓝归田果真没让他失望。

    顾诚从一些小细节中便能够看出来,这蓝归田做事小心谨慎,心思细腻且足够隐忍。

    有着这些特性在,让他去忽悠一个志大才疏的蠢材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蓝归田也是站起来沉声道:“顾大人放心吧,毕竟这也关系着我蓝氏一脉的未来!”

    说完之后,蓝归田便先行离去,不过临走之时,蓝归田却忽然问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是谁人所说?”

    顾诚摸了摸鼻子道:“是中原一位从微末中崛起的强者所说,他曾经励志掀翻一个比大乾更强大的王朝,虽然失败,但精神流传后世,那个人叫陈胜。”

    蓝归田叹息道:“中原果真人杰辈出。”

    看其模样,蓝归田似乎把陈胜当成是偶像来看来了,气势高昂的走了出去。

    等蓝归田离开客栈后,蓝绮儿却是在后面疑惑道:“大人,他真的可以吗?”

    顾诚淡淡道:“他可是你是蓝氏的族长,你还不信他?”

    蓝绮儿有些迟疑的摇了摇头,在她的印象当中,这蓝归田还是那个卑微小心的族长,这种十几年的印象不是一朝不是就能够扭转的。

    “放心,不光是为了我,为了整个蓝氏一脉他也会拼命为我做事的,因为我还有退路,而他,已经无路可退了。”

    ………………

    一路回到苗疆腹地,蓝归田的脑海中仍旧响彻着顾诚跟他说的那些话。

    就像顾诚说的那样,一旦做出选择,顾诚有退路,大不了灰溜溜的回到京城去,而他蓝氏一脉却是再也没有退路了。

    所以蓝归田此时立刻收敛心境,从之前的激昂又变成了那个弯着腰,驼着背,窝窝囊囊的蓝氏族长。

    苗疆之地虽然有一些小城,不过苗疆的族人却并不喜欢那些大乾所建立的城池,仍旧居住在村寨当中。

    龙姥姥所在的龙氏村寨便是苗疆最大的一座村寨,若是只看面积,甚至要比一座小城都大。

    因为龙姥姥现在掌权,所以龙氏村寨便是整个苗疆的中心,其他氏族村寨的人也都会来这里进行一些蛊虫交易或者是找龙姥姥汇报一些情况等等。

    蓝归田也是这里的常客,所以他丝毫不引人注意,小心且谦卑的跟人打着招呼。

    其他小村寨的人也会客气的回礼,但龙莫金等大氏族的人却是对他不屑一顾的很,哪怕他是一族族长,哪怕他的实力其实也不弱。

    这时蓝归田左顾右盼,终于看到了他的目标,龙姥姥的大儿子龙溪麟。

    龙溪麟外貌四十多岁,身体虚浮,一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模样。

    此时他正在跟一帮人斗蛊。

    苗疆之地的赌博方式也跟中原不同,他们选择一些常见好斗的低级蛊虫放在一起争斗,跟斗鸡倒是有些类似。

    此时龙溪麟貌似是输了,他扔下一把银币,骂骂咧咧站起身来走出去。

    “大公子。”

    蓝归田忽然喊住了龙溪麟。

    龙溪麟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是蓝归田,他满不在乎道:“老蓝啊,有事情吗?

    对了,你蓝氏一脉的美人多的很嘛,什么时候送我一个尝尝鲜?”

    听到那龙溪麟把他蓝氏一脉的族人视作物品,蓝归田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怒意,不过他脸上却仍旧是带着谦卑的笑容道:“大公子说的哪里话,龙氏一族只跟龙氏一族通婚,我蓝氏这种小姓怎么能配得上大公子呢?”

    龙溪麟随意的一摆手道:“哎呀,我又不是说通婚,玩玩而已嘛。”

    蓝归田生怕龙溪麟又说出什么污言秽语来,他连忙拉着龙溪麟道:“大公子,其实我是有件好事要跟您说,您能不能找个安全的地方?”

    看着蓝归田神神秘秘的模样,龙溪麟也是一脸的疑惑。

    不过这里可是他龙氏的村寨,他也不担心蓝归田会害他,所以直接把蓝归田带到了自己的一座寨子当中。

    虽然那只是一座二层的寨子,但内部却是被龙溪麟装点的富丽堂皇的,华丽的很。

    “老蓝,要说什么便赶紧说,我可没时间听你在这里啰嗦,等下我还有一局蛊要斗呢。”

    龙溪麟不耐烦的挥着手说道。

    蓝归田又一次用蛊虫布下了隔音的结界,沉声道:“大公子,您可曾想过,等龙姥姥百年之后,这苗疆一脉的执掌者位置应该给谁?”

    猛然间听蓝归田说这么敏感的话题,龙溪麟顿时被吓了一跳。

    虽然他是酒囊饭袋,但他却也知道这种话题的敏感。

    所以龙溪麟顿时面色阴沉道:“老蓝,你这是什么意思?”

    蓝归田低着头道:“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是我想的有些多而已。

    大公子,这些事情别人不想,您可要想想啊。

    将来龙姥姥百年之后,您又究竟能走到什么位置?

    我蓝氏一脉人数虽然多,但却只是小氏族,只能跟着大势随波逐流。

    但就算是随波逐流,我蓝氏也想要跟随一道最大的浪才行。

    大公子您做事沉稳,宅心仁厚,我蓝氏愿意依附于您,为大公子您执掌苗疆一脉助一份力!”

    听到蓝归田这么说龙溪麟顿时便明白了,原来这蓝归田是表忠心来了。

    实际上蓝归田说的这些东西他还真没想过,不是龙溪麟蠢到连争权夺利都不会,而是他的野心早就被时间给消磨没了。

    苗疆巫蛊一脉不是武者也不是炼气士,虽然巫蛊一脉的修行程度之复杂不逊于武道炼气,但他们对于自身的淬炼实在是太少了,这也导致苗疆一脉的修行者寿元普遍不长,有些人因为炼制的蛊虫反噬较大,甚至还不如普通人呢。

    所以武者和炼气士到了宗师境界寿元都已经能够达到二百年了,但同等战力的苗疆蛊师寿元可能最多只有百年,甚至几十年都有可能。

    但别看龙姥姥现在都已经七老八十了,实际上她却是巫蛊一脉内少有的长寿之人。

    因为她炼化了一枚珍惜的长寿蛊在体内,可以跟蛊虫平摊精血,寿元要远超常人。

    虽然比不过武道炼气的修行者,但起码在苗疆内部少有人能够活得过他,再活七八十年也是不成问题的。

    这样一来,龙溪麟甚至都有可能走到龙姥姥前面去,他还废那个时间干什么?

    况且他还有两个比自己还小的弟弟呢。

    在皇族年龄大占据名分是好事,但在苗疆这里,年龄大反而是弱势了,所以早在几年前龙溪麟其实便已经熄了这心思。

    但此时蓝归田的话却是又将他的野心给勾动了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