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修真史前十万年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结果(第二更)
    吼——

    嘶吼之声,疯狂激荡。

    封无极定住身影后,也开始朝前冲去,还能再战十天十夜的无敌战将一般,大步踏空,一双鲜血淋漓的拳头,挥洒出漫天的火焰。

    火焰凝聚成海,与气浪海洋,对轰起来。

    轰!

    轰!

    对轰,对轰,不断对轰!

    封无极竟然死死稳住了局面,和传隐斗的难分难解起来,这局面,再次震惊众人。

    ......

    “他刚才是在临场悟道吗?但他的手诀,明明没有发生变化,还是刚才的老手段。”

    凤二十七终于反应过来,但新的疑惑又生。

    “那是因为,他的确是在临场悟道,但不是感悟新的手段,而是——感悟到了火行之道的某一重新的特质,这重特质,令他的法术的威力陡增!”

    凤一开口。

    “这又怎么可能,我没有见到他拿出任何的火行灵物来,他是如何感悟的!”

    “......我也有些想不明白。”

    凤一看向岳岿然。

    众人也看向他。

    岳岿然想起之前,自己从最普通的泥土里,感悟成厚德载物的这一重土行特质,思索了一下才开口。

    “世间火行灵物,恐怕不只是我等所知的那么简单,心火,怒火,道火,这类听起来更像是情绪类的东西,或许其中也蕴藏着火行灵物的特质,他刚才感悟的,应该就是其中之一。”

    众人闻言,这才恍然。

    脑子也是更加开阔起来,感觉到更多的门,向自己敞开了,眼界见识,瞬间都提高了不少。

    “好一个封极!”

    “此人也是天才横溢,未来不可限量!”

    大赞之声,从四面里起来,之前还小瞧封无极的修士,个个羞惭,说不出话来。

    而如齐翘楚,上官凡,古往不群等同样认出封无极真正身份的修士,此刻也是心神震动,上官凡眼底,那不服输般的光,疯狂窜升起。

    ......

    此时此刻,传隐自然最是郁闷。

    又一个!

    他又帮助一个修士,突破极限成功了。

    “老夫是送机缘的童子吗?气死人!”

    老家伙气的牙痒痒。

    云顶天宫那一边,季傲斋,温酒二人,似乎也洞穿了他的郁闷,二人一起嘴角勾起。

    “小子,你今天便是临场突破,老夫也绝对不会让你赢的!”

    传隐怒喝。

    一身法力,疯狂运转。

    两人彻底展开激烈恶战。

    时间再次一点点过去。

    一盏茶,两盏茶,半个时辰......

    两人仿佛疯子一般,打的难分难解,而这一战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超过了之前任何一战。

    旁观修士们,开始还看的热血沸腾,但随着时间过去,热血也渐渐凉了,看的眼睛都开始疲惫起来,只想知道一个最终的结果。

    “这一战,到底要打到什么时候?”

    “快了,他们两个法力,都在飞快消耗中。”

    “说起法力,传隐前辈,怎么也要雄浑不少吧,而且封极之前,还受了不轻的伤。这一战一直僵持下去,对传隐前辈更有利。”

    议论之声,又一次起来。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点头。

    ......

    自己如今的局面,封无极当然也十分清楚。

    此人心头上,也是郁闷焦急,没想到自己即便临场突破了,也只能和传隐打个旗鼓相当,久拖下去,更是败局不可避免。

    怎么办?

    怎么办?

    封无极脑子飞转,但已经想不出更多的办法来,他还没有和凤一打过,但清楚的知道,自己更不是凤一对手,输掉今天这一战,基本就意味着凤一和传隐出线!

    越是思索,脑海之中,越是混乱。

    有心再感悟一次,但临场突破这种事情,哪里是能一而再,再而三,想来就来的?

    “小子,现在若是被老夫打碎了一身骨头,依然也不会认输吗?”

    对面里,传隐开口。

    四面里,不少修士,听的也是笑了起来。

    封无极闻言,一个咬牙,目光又一次桀骜起来,腰板都振了振!

    “......如果到了最后,都是要输,都是要失去晋级三十二强的机会,我依然选择——将我毕生的战意,全身的力量,还有一腔的桀骜,一起释放在这一战里!”

    声音闯荡四方。

    低沉,有力,仿佛末路英雄的呐喊一般。

    但没有悲壮,只令人再次感觉到他冲天的斗志豪情。

    “那老夫就打碎你的一身骨头!”

    传隐有些恶狠狠道。

    ......

    接着打!

    接着战!

    轰隆之声接着炸!

    时间继续向前。

    又半个时辰!

    又一个时辰!

    二人仿佛根本不在意过了今天,后面还要再战一般,即便赢了这一场,若伤的太重,后面怎么玩?

    但这场面,绝对是这一组里,除了凤一之外的修士,最想看到的。

    轰——轰——轰——

    二人法力,消耗的越来越多,打斗之声,终于开始稀疏了下去,二人连掐诀的动作,都开始慢了下来,都是汗流浃背。

    封无极明显更惨,面色苍白,衣衫炸裂,成了一个血人,肉身里也不知道已经碎了多少骨头,不过始终没有认输。

    而传隐这个老家伙,同样是累的气喘吁吁,但仿佛也被点燃了一般,再不见之前的云淡风清,也是目光凶悍起来。

    ......

    时间继续过去。

    旁观的修士们,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这是他们想看的战斗吗?

    不是!

    但为何就是如此的震撼心神?

    手上,越来越乱!

    脚步,越来越踉跄!

    封无极的眼中世界,都已经开始模糊起来,心神越来越疲惫,浑身说不出的痛,只剩最后一点意志支撑着。

    意志,渐渐空白!

    砰!

    这一刻,别样的轰隆声起,封无极一脚踏出,重重一声,摔倒在地,身躯颤抖着,双目已闭,再没有动静,竟打到昏迷过去。

    ......

    呼——

    风声呼啸而过,四野里,一片安静。

    而对面里,传隐还没有倒下,老家伙气喘吁吁的看着封无极,老家伙一双眼睛里的神采,极复杂。

    “传隐赢了?”

    众人精神一振。

    云顶天宫的修士,忍不住要欢呼出声来,但又死死忍住了,鬼知道封无极这个疯子,还能不能站起来。

    所有的目光,一起落在传隐的身上。

    再一击!

    只要再一击!

    传隐就能杀了封无极,就算下不去手,也能封锁了对方的元神法力,让对方彻底没了再战的可能。

    他会怎么做?

    “......这一战,做和论吧,老夫——也打不动了!”

    微一沉默之后,传隐没有动手,道出一段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