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一个人的仙境 > 正文 第242章 【绿叶的悲摧】
    鸣金山,确切的说,那个山字可以去掉,改称为鸣金石林。

    这里一眼望去,就是一根根、一丛丛的石柱,密密麻麻一片,仿佛石头丛林。许多石柱顶部互相融合成一整块巨岩,看上去就像一根根细箸顶着巨大岩石,颤颤巍巍,不堪重负,随时要崩塌一般。

    而金灵元,尤其是品质好的金灵元,就是要钻进这些险象环生的“细箸”内阴暗的洞穴里寻找。

    鸣金山经过千万年挖掘,不但将一座山掏成了千创百孔的“林”,而且外围基本刮干净了,连下品金灵元都难找到,想要好东西,得不断深入内圈,甚至潜入中心区域。不过,机遇与危险并存,如何取舍,端看自个了。

    午后,阳光炽烈,将石林巨岩晒得滚烫,但岩腹下的石林丛却颇阴凉。

    一行背负兵刃的试炼者在石林中快速穿插前行,正是天一宗九名弟子及宫傲白的十人小队。

    走在前方的严铁突然停下,举手示意停止:“前方就是内圈界线了,在进入核心地域之前,咱们先定下个章程。”

    众人一齐聚拢过来,围绕在严铁、秦少白、宫傲白三人身边。

    严铁环顾一圈,沉声道:“我们此次必须确保要弄到五块以上的上品灵元,秦师兄需要三块,九殿下需两块,这是首要任务,完成这个任务,哪怕你们自己一块低品灵元都没得到,此行都是圆满收场,回宗门后自有厚报。若没能完成,就算你们一个个五行圆满,也都算失败,回到宗门,自领惩罚!”

    说到最后四个字,严铁声色俱厉,眼里透出杀气。

    其余七个弟子虽然都是一二转实力的修真者,炼心坚定,却都被严铁话里透出的杀气所慑。因为他们都清楚,这段话并非严铁说的,他只是传话而已,这是天一宗上层的意思。

    他们此次五行秘地之行,完全围绕秦少白,必须确保这位宗门新晋天才完美达成目标。不仅如此,还要拼了命保护他的安全,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所有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天生通灵,这是六大宗门都要抢破头的修炼天才,更是确保宗门今后数十年名声与实力的基石。哪怕他们这些普通内门弟子都死光了,只要秦少白活着并聚齐五行灵根,就是胜利。

    大家伙年纪都差不多,修为也差不多,结果却只能当绿叶衬托人家这朵大红花,莫说是七名弟子,就算是严铁,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宗门上层可不管你们的心理状态,你们服或不服都不重要,只看结果:结果好,大家好,结果糟,全撂倒。

    七名弟子心下悲叹,这就是资质啊,天生的,注定的,不服不行啊,当下齐声道:“严师兄、秦师兄放心,我等哪怕豁出性命都要完成任务!”

    秦少白神情淡淡,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闻言微微欠身:“多谢诸位师兄弟相助,他日少白若有所成,必不忘诸位师兄弟今日情谊。”

    宫傲白则道:“诸位天一宗的师兄弟但请放心,就算诸位最后未能集齐尔等所需灵元,所缺资源,本殿负责补齐!”

    天一宗诸弟子一听,顿时宽心大放,齐声致谢。

    这些天一宗弟子资质有限,灵根等级较低,根本用不上上品灵元,只需要中品或下品灵元,就能满足摧发五行灵根的条件。

    宫傲白好歹也是陆离国九殿下,再不招待见,弄些中品灵元却是不难,有他背书,这些天一宗弟子补全五行的资源,就算是有着落了。

    严铁心下松了口气,感激地看了宫傲白一眼,深感此次没白结交这位殿下,沉声道:“十人一队过于赘冗,而且不利于扩大范围搜寻金灵元。为此,我与秦师弟、九殿下商议,决定分两路,以神识范围边界为极限距离,一旦有事,可互相呼应,迅速增援……”

    严铁把十人队分两小队,每队五人,他与秦少白及三位灵境二转弟子为一小队,另一小队则由宫傲白与四名灵境一转弟子组成,其中包括最弱的刚刚通灵的丛无忌。

    这两队的实力显然不均等,但大伙心知肚明是为什么,谁也不会说破。很明显,这里面最吃亏的就是宫傲白,但这位九殿下笑容如常,显然早已知道并赞同这个计划。

    所谓“以神识范围边界为极限距离”,就是两队之间的距离,控制在修真者的神识感应极限之内,一般三转之内的灵修,神识感应范围是十里,所以两队的间距就是十里。

    严铁最后郑重提醒道:“诸位师弟需要提防的不只是精怪,更有各宗门弟子,尤其是北邙宗的人。”

    天一宗与北邙宗都是山海域六大宗门之一,在天一宗还没有从问天宗分裂出来时,就已经与北邙宗结下深仇,双方仇怨可谓“渊源流长”。平日里有规矩拦着不好动手,而今在这个管杀不管埋的试炼之地,不使劲打击都对不起自家宗门。

    一名叫齐泽的弟子嘿嘿笑道:“这一批北邙宗弟子只有六人,由郑召虎这个三转弟子带队,剩下五人几乎全是一转,这不是送上门的菜么?我倒是巴不得碰到他们。”

    另一个叫高洪波的弟子却没那么乐观:“但在飞舟上时,你没听郑召虎说么,他们北邙宗这次也有位先天通灵,还是天生双灵根的弟子,在下一批,也就是七日后抵达,这护卫力量,只怕更强……”

    齐泽咧了咧嘴,没了方才的汹汹气势。

    秦少白听到“先天通灵,天生双灵根”之语,眼皮跳了跳,一言不发。

    见气氛不对,有人忙出言岔开话题:“听说这次有个问天宗新弟子也来掺和……”

    “对对,我也听说了,可惜,那个问天宗弟子没跟来,否则……哼哼。”

    “没事,我已经放出消息,等下一批师兄弟们到来,就盯死这个人。”

    一说到死对头宗门,众弟子个个都来劲,只有丛无忌脸色阴晴不定,似是想到什么。

    当时蓝笑尘带着罗霄与那么多宗门之人进入白马城,这消息自然是瞒不住的,但他却能通过司空署隐藏罗霄的行踪,提前将罗霄送上飞舟,然后闭门不出,以至天一宗的人都不知道这位死对头宗门弟子与他们上了同一艘飞舟。

    当然他们更不知道,他们喊打喊杀的这个人,此时正在二里之外的一根石柱顶上,静静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