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一个人的仙境 > 正文 第243章 【遭 遇】
    “兵分两路是吗,正合我意。”

    看着天一宗弟子分两路左右绕行,罗霄嘴角微微翘起,他原本还想弄个计划诱而分之,看来都省了。虽说干掉十个三转以下的灵修对他而言不是什么难事,但无怨无仇无利益,真没必要。

    现在只需盯死宫傲白这一队,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下手就是了。

    罗霄手一晃,一片青铜面具出现在手上,正是当初在天镜域打造的用以遮掩面目的青铜面具。宫傲白毕竟是陆离国的九殿下,他可以死在这鸣金山里,但不可以(让人知道)死在问天宗弟子手里。

    罗霄把面具往脸上一罩,平添一股狰狞杀意,身形一纵,衔尾追去。

    半个时辰之后,包括天一宗两支遥相呼应的小队在内的各宗门弟子基本都已进入内圈。

    内圈,是各大宗门对鸣金山区域的划分,进入内圈,就意味着进入了精怪的领地,就意味着随时可能与精怪冲突。

    宫傲白小队俱已打起十二分精神,个个兵器在手,不顾损耗心力,神识提到最高。

    不愧是大宗门的内门弟子,他们手里的家伙最少也是灵器一级,其中宫傲白与丛无忌使的还是法器。五人摆出一个梅花阵,牢牢护住中心的一名天一宗弟子。这名弟子手持一个琉璃盘状法器,注入神识,一霎不霎盯着。

    当他们移动到一丛灰白蘑菇状石林边上时,那名弟子突然叫起来:“有了有了!”

    周围戒备的两名天一宗弟子忙扭头看向琉璃盘:“在哪在哪?品质如何?”

    但见青玉色的琉璃盘边上浮现一团淡金色的亮光,光芒漂忽不定,但位置大体不变。

    “前方三里!”

    “这是下……不,是中品!”

    两名弟子兴奋大叫。

    宫傲白与丛无忌这时才探头过来,看了一会,宫傲白很肯定道:“没错,是中品,咱们的运气着实不错。”

    “快快,赶紧去,可别让旁人占了先!”

    三名天一宗弟子兴奋得差点要手舞足蹈,这才过了半天,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

    他们手里的琉璃盘可不是普通的货色,而是一件低阶法器,说是低阶,但法器就是法器,功能神妙,能够勘探出方圆数里内的五行灵元以及等级,虽然不是很精确,误差在百丈左右,但正是有了这东西,修真者才能在厚实的石壁里、深渊的地穴下、无尽的丛林中、茫茫大海上,寻找到五行灵元,神识感应可没这么给力。

    这种探灵法器,进入五行秘地必备,差不多人手一个,包括罗霄都在白马城购买了,只不过他此刻的首要计划是宰人而不是挖宝,所以才没拿出来。

    “赶紧传讯严师兄和秦师兄……”

    宫傲白轻咳一声打断道:“稳妥起见,我看还是先找到确切位置再说。”

    天一宗弟子们想想也是这个理,当即加快脚程。随着他们距离不断接近,琉璃盘法器上的那团淡金色也越来越亮。比这团淡金色更亮的,是五人十只眸子。

    宫傲白提议道:“应该就在这附近了,我们五人散开搜索,保持十余丈间距,谁有发现立即鸣示。”

    分散搜索可提高效率,左右就在百丈之内,无论什么情况都来得及示警及反应。宝贝近在眼前,众弟子都按捺不住激荡心情,都没意见,依言散开,如梳子一样慢慢向前梳去。只是这里不是平原,人一分开,进入幢幢石林里,哪怕近在咫尺,也浑然不知。

    神识感应呢?

    这会五人都是人手一具探灵法器,神识全用来感应那团金灵元了,哪里还顾得上这一茬?再说距离这么近,有什么动静听不到?

    最先用法器探测的那名天一宗弟子名邹伯玉,灵境一转,他在天一宗修习了一门炼神诀,神识比同阶强大,所以才让他担当探测。

    这会邹伯玉死死盯着琉璃盘,神情越来越激动,他有预感,这团金灵元就在前面,触手可及……穿过一片石柱,眼前出现一个一人多高黑乎乎的洞口,令邹伯玉愣住,旋即释然,在洞穴里,这才对嘛。

    邹伯玉放下探测法器,正要引吭鸣示,忽听到右侧似有窸窸窣窣衣物磨擦声,邹伯玉扭头:“哪位师兄……”

    突然黑暗中闪过一道亮光,同时有凌厉劲风夹杂着腥风扑面而来。

    “敌袭!”邹伯玉脑海里电光石火闪过这个念头,比思维更快的是本能反应。他一把砸出探测法器,一手运转真元成盾,一手反握拔剑。其速度与反应之快,尽显名门子弟风采。

    袭击者实力不弱于他,但邹伯玉有把握防守反击,虽然会受伤,但对手也别想跑……

    黑乎乎的洞穴里突然炮弹般射出一道黑影,手持一根金光闪亮的长棍,轰地一下重重砸在来不及回防的邹伯玉后背,将他整个人及他的盘算打得粉碎。

    等其余四人闻声赶来,看到的,是邹伯玉烂泥似地身躯,以及到处抛洒的血肉。

    “伯玉!”

    “师弟!”

    两个天一宗弟子惊骇悲愤,抚尸大恸。

    丛无忌怒而拔剑:“是什么人干的?北邙宗么!”

    宫傲白默不作声上前,突然伸手把俯卧的邹伯玉尸身翻了个转,顿时血水四溅。

    两个天一宗弟子惊怒:“九殿下,你……”

    宫傲白用剑尖一指邹伯玉下腹,脸色阴沉:“他的灵根破碎,只余残壳,这不是修真者所为。”

    两个天一宗弟子互望一眼,同时伸掌按在邹伯玉下腹,运转真元透入感应,少顷,同时变色:“难道是……”

    “没错,是精怪!”宫傲白深吸一口气,眼睛盯住前方那黑洞口,“若我没料错,先前精怪与金灵元都在这个洞子里,但现在都没了。”

    丛无忌似是想起什么,飞快取出探测法器,定睛一看,脱口惊呼:“没了!真的没了!”

    两个天一宗弟子这才明白这是个陷阱,齐声问:“九殿下如何这般了解?”

    宫傲白轻拂法剑,游目四顾,似是回忆什么,好一会才道:“这是我第二次参加五行秘地之旅,上一次,在六年前。”

    两个天一宗弟子互望一眼,原来如此。

    丛无忌依然耿耿于怀:“该死的精怪,抢先夺去了金灵元……”

    宫傲白摇头:“你错了,那不是金灵元,或者也可以说是金灵元。”

    别说丛无忌,连两个天一宗弟子也都糊涂了。

    “那是他们的兵器。”宫傲白眼里有咄咄精芒,“五行之金为兵戈,主锋锐,鸣金山精怪就是以金灵元为兵——所以,我们要获取金灵元最快捷的方式,就是杀死精怪,掠夺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