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科幻小说 > 我有超体U盘 > 正文 022-论文之争
    接下来,陈晨三人开始处死所有实验小白鼠。

    虽然活着的实验成果更加珍贵,但这些实验并非不可复制,而且处死后的小白鼠会被泡进福尔马林,更容易保存证据。

    当三人提着大量资料离开蒙安制药公司时,只觉得天地都变得阳光灿烂起来,就连城市内的车尾气也无比的清新。

    “对了。”

    路途中,陈晨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对夏茵提醒着,“如果不是必要的话,记得先不要对别人公布我们的实验成果,等我投完稿再说。”

    “啊,可是我之前给我导师说过了。”

    夏茵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道,“因为我要申请延迟返校,所以直接给导师说了这件事,应该不碍事吧?”

    “那就算了,我只是以防万一而已。”陈晨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回到学校后,三人互相分别,随后陈晨和王伟返回了宿舍。

    一回到宿舍,王伟便顺势往床上一躺,哼哼唧唧说什么也不起来了。

    这三个月的忙碌,把伟哥折腾得瘦了好几斤,此时肩上的重担一旦卸下,没过五分钟就沉沉睡去。

    宿舍里响起了一阵轻微的鼾声。

    陈晨不愿浪费时间,趁着今天的药效还在,他又带着电脑来到久违的图书馆,开始撰写论文。

    《从自体干细胞与克隆干细胞的治疗成果论干细胞的衰老》

    《间充质干细胞重建免疫系统可令sd大鼠重返年轻》

    陈晨打开了latex,分别敲下两行题目。

    可是想了想,陈晨却又全部删掉,转而用英文把两个题目敲了出来。

    这段时间陈晨并没有放下学习,他借着三个月的实验空隙,又翻了几本专业书,其中就包括英语。

    除了陈晨的毅力外,nzt-48的药效也占据十分重要的比重。

    因为服用nzt-48后,人的感性一面会被压制,变得无比理性,在这种理性下,只要不是懒惰无比的人,就可以变成一名勤奋提升的学霸。

    随着陈晨的英语水平日渐高深,他干脆免去了先用汉语写论文,再将其翻译为英文的流程,直接用英语一次搞定。

    来图书馆时,他并没有带上实验的资料,不过这些资料早就记在了脑海,随时可以调用。

    两篇论文洋洋洒洒,大概有十万个单词,可陈晨就像打了腹稿一般,只需要将实验的流程和数据安放在合适的位置,然后用合理的词汇进行串联就足够了。

    在这种超高的效率下,陈晨写论文的速度无比之快。

    就像有无数讯息流在大脑中流淌,眼前天花乱坠,双手不断精准的敲出一个个字符。

    每一阶段的实验需要用何种角度去描述,论文的格式如何编排,遣词造句乃至专业术语的运用,更是标准地令人挑不出毛病来。

    就这样,在图书馆闭馆前,陈晨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两篇论文……

    ……

    当陈晨从宿舍内醒过来时,才发觉自己脑袋异常的疼痛。

    就好像有人将手伸进他的头颅,在那里大力揉捏,又仿佛他的脑袋变成了一台滚筒洗衣机,疯狂地转动着。

    将他的思维绞成了碎片……

    陈晨强撑着身体爬起来,脚步蹒跚的走到厕所,开始开闸放水。

    可是放着放着,陈晨突然腹部一抽,止不住的大力呕吐起来。

    “咳咳咳!”

    呕吐物呛进气管,引发剧烈的咳嗽。

    幸好宿舍并没有其他人看到这一幕。

    陈晨的延迟返校的申请还没到期,不需要早起上课。

    “我的身体……”

    良久,陈晨终于缓和了过来,他支撑在洗手台旁,愣愣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镜子中,一名神情麻木,面色苍白的青年静静盯着自己,这个青年头发乱糟糟的,看上去说不出的憔悴。

    “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出现nzt-48的副作用了……”

    陈晨低声喃喃。

    距离他得到u盘,并开始服用药物,已经过去了4个月。

    4个月的时间,足以使nzt-48开始侵蚀他的身体和大脑。

    这还只是初级症状。

    陈晨明白,等到了中期,就会经常出现思维发散的情况,就像喝酒时断了片,过往所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

    而如果等这包药吃完时,陈晨还没有给u盘充上足够的电量,那就是陈晨的死期。

    “必须要加快速度了。”

    陈晨低声喃喃,随即趴在洗手台前开始洗漱。

    可是,还没等他洗完,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陈晨抹了把眼睛,发现是夏茵的来电。

    擦了擦手,陈晨接通了电话。

    “陈晨……”

    电话中,夏茵的声音有些低沉。

    “说吧,咳咳!”

    陈晨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又沙又哑,连忙咳嗽两声,“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导师希望能见一见你。”

    夏茵低声道,“对不起……”

    陈晨心中一沉。

    他刹那间便明白过来,自己最不希望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夏茵解释道,“我也是才知道,我的导师和蒙安公司的负责人相熟,他知道我做完了实验,今天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问了我实验完成的情况……”

    “所以你就给他说了?”陈晨平静的问道。

    “是我不好,你现在能来一下吗,我在3号办公楼等你……”

    夏茵又重复了一次。

    “好,我马上就来。”

    说着,陈晨挂断了电话。

    “呵,最讨厌这种不在掌控之中的感觉。”

    陈晨抬起右手,默默看着自己的掌心,随后又看向镜中的自己。

    不知为何,此时镜子中的他眸子幽暗,隐隐泛着一抹血光。

    “想要通讯作者的位子吗?”

    陈晨不用猜,就知道对方的想法。

    夏茵的导师想抢通讯位,无非便是想得到知识产权,相比起一作二作,这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

    当然了,如果价格合适的话,卖给对方也不算什么,但就怕对方欺自己年少,想用一丁点的代价褫夺自己应有的那一份……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就怪不得自己了。

    陈晨默默闭上眼睛,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枚nzt-48,放入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