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楚门狼 > 正文 第三十六章:血染大河府(上)
    随着声音,一个女子走进屋中。

    女子身材窈窕纤细,穿一身墨绿衣裙,脸上戴着皮面具,正是神秘的小主。

    此刻小主眼神清冷,如刚飘过雪的平原。

    小主先朝榻上的河王施了一礼,她道:“弟子见过师傅,师傅你可感觉好些了?”

    大河王虽然看不到小主真面容,但是小主此刻未改变声音,用的是平时声音,所以河王一听声音便知她是谁了。

    大河王眼睛紧紧盯着小主。这一刻他的目光似想穿透的她面具,穿透她的骨肉,看看她的内心。河王痛心疾首道:“是你!原来是你!”

    小主道:“是我。我来见师傅,省得师傅煞费苦心往出揪我了。”

    跟随多年的亲信是敌人卧底,这个女弟子也是敌人奸细,大河王气怒攻心,口一张,一口鲜血涌出。

    他的心脏也一阵绞痛。

    痛的他面色更加难看了。

    河王伸手捂住胸口。

    大河王嘴角还淌着血丝,他似自语又似对二人道:“果然是无孔不入……我真瞎了眼,瞎了眼……”

    小主幽幽地道:“师傅,只要你说出血盟名单,发誓从今退出江湖,看在师徒一场情份上,我放你一条生路。你可以带着一家老小远离尘世,再不要问世事了。我们是你抗衡不了的。一个幽王,论智谋武功都在你之上,更别说……”

    说到这里,小主再未往下说。

    但是她的意思不言而喻,幽王之上,还有更强大可怕的人物。

    陈杰听小主要放河王一条生路,他道:“这怎么行!幽王说了河王必须得死!你不要感情用事。”

    小主怒道:“你是什么身份!竟敢和我这样说话!幽王那里我自然会去解释,什么样的罪责我承担。你现在给我闭嘴!”

    陈杰面皮抽动一下,他只能闭上嘴。

    小主又对河王好言相劝。

    “师傅,你是个好人。但是你绝不是一个枭雄。你也没有挽狂澜于即倒的力量。何必螳臂当车呢?说出你所知道的一切,解散河王府,找个清静之地既可享受天伦之乐也可善终。换了别人,我根本不会劝,不说就杀了,但是……”说到这里,小主发出一声叹息,她继续道:“师傅,如果再拖延不决,我想保你也保不了了……”

    大河王此刻无力垂下头,一副万念俱灰模样。

    但是大河王却在暗自强行运行真气。

    大河王身受重伤,经脉也受损需要休养恢复,是不能再强行运行真气的。不然后果非常严重。轻则成废人,重则暴毙。

    但是大河王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经脉脏腑受伤严重,阻滞真气运行,大河王硬是用真气冲破层层障碍。并将真气直冲体内几处要穴。包括死穴。真气所经之处,经脉如同撕裂一般剧痛,河王硬挺着。

    这是“王图录”中的“回天追命”术。

    可短暂恢复武功,但是代价就是付出性命。

    就如回光返照一样。

    陈杰对小主道:“他在拖延时间。既然不说,只能杀了。”

    如果大河王供出血盟的人,小主也有理由保河王一命。但是大河王不说,她就为难了。但是小主还是有些犹豫,她道:“就算拖延,又能如何。无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事。就让他稍微考虑一下吧。”

    也就在这个时候,小主目光突然显出警觉之色。

    小主三岁便开始修炼武功,幽王亲自调教小主。

    所以小主武功很高,不在厉风之下。

    这一年多时间,她韬光隐晦,用一种奇异法子隐藏自己真容,也隐藏着自己武功。

    此刻,小主感觉有人进了外屋。

    小主蓦然回首。

    就在小主回首瞬间,楚狼出现在门口,也出现在她眸子中。

    二人同时一惊。

    楚狼本来想偷袭小主,结果以他现在修为失败了,被小主察觉了。

    楚狼看到陈杰的刀抵在河王脖子上,他投鼠忌器再不敢妄动,就立在门口。

    楚狼看了眼地上李潮尸体,又盯着陈杰,楚狼此刻的目光就如被激怒的狼。

    凶狠而愤怒。

    楚狼对陈杰道:“原来你也是!”

    陈杰道:“小狼,如果你敢妄动,我现在就杀了河王。”

    楚狼自然不敢妄动。

    小主转身面对楚狼,她眼中充满诧异之色。

    小主道:“你在这个时候而来,难道知道我是谁了?”

    楚狼道盯着小主,那神情似要将小主吞了一样。

    楚狼一字一顿道:“许——忘——生!”

    小主发出轻笑,她道:“你这个下流胚,没想到这么快就揪出我来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你不怀疑荧雪吗?难道我戏演的不够好吗?是那里露出马脚了?”

    楚狼朝小主伸出一只手。

    手里是一团纸,纸散开,里面包着一些鱼刺。就连细小的毛刺也在里面。

    梁荧雪和许忘生都值得怀疑,但是楚狼也难断定哪一个嫌疑最大。

    楚狼“打草惊蛇”后,心想如果二女中真有奸细,那一定会慌恐不安。要么会逃跑,要么会千方百计和外面同伙联系。

    如果和同伙联系,现在处在监视中的二女,也没有太好办法。

    楚狼突发奇想,二女会不会利用生活垃圾向外传递消息。

    二女日常生活垃圾会放在屋内一个收集垃圾的小竹筐中,隔两日仆人会清倒一次。

    楚狼就让仆人将二人的垃圾悄悄交给他。

    今日楚狼取了“藏龙经”和“涅槃玄经”回到住处,他先想办法将“藏龙经”藏在自己身上。然后又将“涅槃玄经”背后焚毁。

    做完这一切后,楚狼开始检查二女的垃圾。

    结果,在许忘生的垃圾里,楚狼发现了这包鱼刺。

    在楚狼印象中,从未见过许忘生吃鱼。

    楚狼看着这包剔的如此干净鱼刺,猛得回想起一年前来河州途中在秀城一家饭肆吃饭,他桌对面坐的那个少年。少年相貌普通,脸上还有些斑点。

    少年吃鱼非常仔细,耐心地将鱼刺一根根剔出,包括细小毛刺也不疏漏一根。

    离开那家饭肆出城后,他就撞到了一个穿墨绿衣裙脸上戴着面具的女子。

    女子武功极高,问他与大河王什么关系,还要杀他,最后他是潜入一个臭水潭才逃过一劫。

    楚狼还不时想起那个被自己咬过一口的神秘女子,她究竟是何人?

    现在楚狼豁然明白了,那个少年,就是那个神秘女子。而那个神秘女子,就是许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