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楚门狼 > 正文 第三十六章:血染大河府(中)
    梁荧雪和许忘生,如果二人之间真有一个是奸细,楚狼更多怀疑梁荧雪。

    因为许忘生太乖巧太懂事了。

    有时候你甚至会觉得她楚楚可怜。

    但是,就是这个看似楚楚可怜让人心生怜惜的女孩却骗过了所有人。

    楚狼现在虽然江湖经验欠缺,但是他经过老怪八年折磨,行事够冷静也够果断。

    楚狼先叫醒厉风、郑一巧、梁荧雪。

    现在形势紧迫,楚狼也未向三人多解释,只是告诉他们许忘生是内奸。

    平日里乖巧弱小的忘生竟然是奸细,三人都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楚狼让郑一巧和韩翠分别去通知萧昌和墨管事,让两位管通知全府戒备。并加派人手保护河王家小。

    然后楚狼带着厉风和梁荧雪去许忘生屋里拿人。

    结果许忘生不在屋中。

    床上被子被弄成睡人的模样。

    梁荧雪将那被子拽在地上骂道:“小贱人,定是畏罪逃了!”

    楚狼想到河王遭受重创躺在床上,顿时感觉不妙。

    楚狼赶紧带二人来到书园。

    书园门口有四名守卫,进入园中,河王屋前竟然没有人守着。楚狼立刻明白出事了。楚狼示意二人不要出声响,他先悄悄溜进来探究竟。

    楚狼蹑手蹑脚在外屋听到了几句对话。

    他明白许忘生就在屋内。

    楚狼本来想偷袭小主将其制服,但是却被小主察觉了。

    此刻小主看着楚狼手中这包鱼刺,真是五味杂陈。

    小主非常喜爱吃鲫鱼,更享受将鱼刺一根根剔出的过程。但是自从楚狼去了练功别院,小主就极少吃鱼了。因为她就是去年在秀城饭肆中和楚狼同桌吃饭的“少年”。

    小主深受幽王熏陶,行事缜密,尤其身入虎穴做任何事她都三思而行天衣无缝。她担心自己吃鱼会被楚狼会看出端倪。

    她不能否认,楚狼很聪明。

    今日小主实在馋鱼了,而且她也知道今晚会行动,所以也就无顾忌了。

    所以今日她让厨房做了一条鱼,为了保险起见,她还带回自己屋里吃。

    小主享受了剔除所有鱼刺的乐趣,也吃的津津有味,也算庆贺自己任务圆满完成。

    但是她做梦也没想到,楚狼竟然会翻她的垃圾。

    此刻,小主看着楚狼,虽然看不到她神情,但是她的眼神变得很怪异了。

    小主道:“你竟然翻我那些腌臜之物,你……你还翻到了什么?”

    楚狼道:“我不光知道你吃鱼了,还知道你身上‘来事’了!”

    小主听了这话真想扑上来咬楚狼几口解恨,她气道:“你……你这个下流胚!”

    楚狼此刻也想咬小主身上肉下来解恨,他道:“比起你,我很‘上流’了!你每天装成一副可怜相,骗过我们所有人。河王对你如此好,你竟然毫无感恩之心,猪狗不如!”

    小主道:“如果我不念一点情,河王早就成死人了!”

    楚狼道:“不要为自己辩解,你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就算把你舅舅说的多生出两条腿来,也都是骗人鬼话。现在我给你一条生路,让那个狗东西把刀从河王脖子上移开,然后你们这对贱人给老子滚的远远的。”

    小主听了楚狼这话笑了,陈杰也露出嘲弄笑意。

    仿佛二人听楚狼讲了一个笑话。

    楚狼道:“你们觉得很好笑吗?”

    小主用调侃口气道:“我的狼哥,你真是没认清形势啊。现在不是你饶我们,而是我们放不放过你们。”

    楚狼哪里知道敌方是幽王亲自操纵布局,现在大河府周围有一千人马就位,只等进攻信号了。

    楚狼正想问个明白,突然大河王吁了口气。

    河王运气完毕。

    真气已遍布全身,再无阻塞经脉。

    受到损失的经脉,在“回天追命”术下,也完全激活。

    但是,他生命也开始倒计时了。

    大河王开口道:“楚狼,我们中计了。这一切都是圈套。九斤的死,绿衣人事件,包括蓑衣魔挑战,都是幽王布局……”

    楚狼第一次听到“幽王”这个名号,他道:“幽王?是什么人?”

    大河王道:“不知道是谁。幽王让蓑衣魔挑战我,就是为重创我,要我死。不然就算他们大举而攻,我也能趁乱杀出重围。现在我身受重伤,河府四周已有敌人千人待命了。”

    听河王这么一说,楚狼这下彻底清楚了。

    河府外竟然有敌方千人准备进攻,也让楚狼大为震惊。

    楚狼完全可以想象敌人从四面杀入的场景。

    大河府要完了。

    他们都要完了。

    楚狼面色也变得不好看了。

    小主看到楚狼颜面变色,她显得很得意。

    小主朝楚狼狡黠眨了下眼道:“下流胚,明白自己是什么处境了吧?”

    楚狼现在不想咬小主的肉解恨了,他真想把许忘生一口吞到腹中。

    陈杰仍用刀抵着河王,楚狼还是不敢妄动。

    河王不动声色,他对小主道:“临死前,让我死个明白。你到底叫什么?还有,那个绿衣人掳走你,你是不是趁机想逃?”

    小主转向河王道:“许忘生是我真姓名。我们的人发现河王在那个山洞前布下陷阱,我知道河王警觉了。为了保险起见,我得走。所以干脆他们将我也掳走。没想到河王硬将我又‘救’了回来。我还可以告诉河王,他们本是想硬闯别院劫人的……”

    也就在这时候,突然外面夜空中连续升起几个窜天猴。窜天猴在河府上空划出一条条红线,然后爆响绽放开来。

    许忘生听到这声响,她叹了口气道:“河王,给过你机会,但是你却……现在一切都晚了……”

    也就在这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传进屋中。

    声音带着几分不满。

    “忘生,我已入园。你们还没将事情办好吗?难道你真对他们有了感情?”

    随着这声音响起,又响起厉风的喝声。

    “是谁!”

    此刻屋门外立着厉风和梁荧雪,二人只听到园中有声音响起,却看不到人影。

    二人赶紧张望寻找。

    大河王听出这声音是谁了。

    就是那日掳走许忘生的高个绿衣人的声音。

    此人声音又传进屋中。

    “陆凤图,你与蓑衣魔一战我看了。我本以为就算他倒下,你也站不起来了。没想到,你竟然能将他打成那样。看来真不能小瞧你们中原的九重天。”

    大河王道:“他又是谁?你又是谁?你是幽王吗?既然你现在稳操胜券了,不妨进屋聊聊。”

    那人道:“没必要了。动手吧!”

    听到这话,陈杰眼中杀机顿现,他抵在河王脖子上的刀也向下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