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无限世界投影 > 正文 第三十章 投影陈子德
    “已经逐渐平息了.....”

    坐镇在自己的医馆内,将一个前来看病的病人送走,陈长铭脸色平静,若有所思。

    经过了半个月时间的毒灾肆虐之后,附近原本不断增长的中毒者数量已经逐渐减少了。

    在最近的这几天时间里已经很少看见。

    不过尽管如此,但来医馆里看病的人却仍然一点不少,每一天都是爆满。

    经过了前段时间的影响之后,此刻整个县城周围都知道这里有个神医,尽管年纪不大但却医术惊人,不论是什么病症放到他的手上都能够轻松治好。

    因为打出了自己的名声,所以尽管近日来的中毒者数量逐渐减少,但周围断断续续前来看病的人却并没有减少多少。

    每一日都是爆满。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眼前的这种情况,当然是好事。

    不过感受着周围的情况,陈长铭在忙碌之余,心中到底有些不安。

    “也不知道,族内有没有查出什么东西......”

    坐在医馆内,他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之前毒灾刚刚发生的时候,因为走不开的缘故,陈长铭并没有离开医馆,去寻找那处不知名的毒源。

    但出于警惕,他还是让陈意带人回去,将自己的推测告知了陈家的长老,一方面让其去寻找,另一方面若是真发生了什么事端,也好有些准备,不至于措手不及。

    不过到了现在,大半个月的时间过去,毒灾已经渐渐消失了,陈家那边却仍然没什么消息。

    对于这种情况,陈长铭也只能表示无奈。

    很显然,对于这一次所发生的事,陈家之中的重视度明显不够。

    此刻前线正在征战,与刘家的大战已经将陈家上下的所有注视力都吸引了过去,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关注其他事情。

    在眼前这个时候,陈家的那几位长老纵使知道这次事情的严重性,恐怕也抽不出多少力量,去调查此事吧。

    也幸好,这一场毒灾不知为何自动消失了,不然一旦继续持续下去,恐怕将酿成严重的后果。

    不过就算如此,但陈长铭心中还是隐隐有些不安。

    他心下决定,等手头上的事稍微忙完之后,便回药殿一趟,将此地发生的事告知金极。

    也陈长铭相比,金极出生宗门,身为百岁丹师,阅历远超陈长铭,或许能找出这次事件的真正原因。

    不过在眼下,陈长铭还有些事情要完成。

    又是一日忙碌之后,他独自走回自己的房间,在自己的房间致之中静坐。

    随后,他看向了眼前的投影一栏,看向了其中的一个名字。

    下一个瞬间,在投影那一栏中,陈子德的名字瞬间大亮。

    淡淡的涟漪浮现。

    在刹那之间,伴随着一阵气息涌动,熟悉的投影空间再次浮现在周围。

    陈长铭穿上了熟悉的锁子甲,在眼前的这一刻,就这么出现在投影空间的一边,在那里静静伫立着。

    随后没过多久,在对面,陈子德的身影慢慢出现。

    而望着陈子德的身影出现,下一刻,陈长铭瞬间愣住了。

    “不是吧?”

    他看着对面出现的陈子德,瞬间愣住了。

    只见在他的对面,陈子德的身材高大,一张与陈一鸣有些相似的脸庞上满是冷峻,此刻身躯之上赫然同样披着一副锁子甲。

    看这样式,似乎与陈长铭身上的差不多?

    而在陈子德的腰上,同样配着一把长刀。

    除了没有头盔以外,整个装扮几乎与陈长铭一模一样了。

    看到这里,陈长铭嘴角一抽,瞬间明白了什么。

    投影的状态也本体息息相关,因此陈长铭才能够将一身的装备同样投影进来。

    而此刻陈子德的状态,显然也是如此。

    在眼前的这个时候,陈子德必然在某个地方征战,因而身上同样穿着一身铠甲。

    “子德他也去前线参战了?”

    在一瞬间,陈长铭想到了一个可能。

    他来不及继续深想,因为在此刻,一把黑色长刀已经斩了下来。

    恐怖的劲风在此刻肆虐,在眼前的这个时候,伴随着自身投影彻底成型,陈子德脸色冷峻,一把将腰上长刀拔出,随后一刀劈落。

    呼啸的刀风正面吹拂而来,其中蕴含着恐怖的力量,带着势不可挡之力,像是要一刀将陈长铭直接劈开。

    只是刹那之间,陈长铭心中一紧,下意识向一旁退去。

    乌金长刀瞬间出窍,在刹那之间,陈长铭腿部用力,狠狠一瞪,身躯在半空之中压落,乌金长刀以一种极其独特的姿态挥落,刹那之间压向四方,在四处横扫。

    砰!

    一阵金铁交织的声响在原地不断响起,只是刹那之间,两把长刀对击,两道身影瞬间交错,随后不约而同的同时出拳。

    陈氏拳法!

    两道完全相同的拳印同时击在两人身上,不约而同的击打到两人胸口。

    然而,在眼前的这个时刻,不论是陈长铭还是陈子德,其身上都有着铠甲守护,因而根本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只是不约而同的退了一步。

    陈长铭强忍着体内沸腾的血气,继续向前。

    这一次,他没有施展陈氏拳法,而是直接舞起了手中长刀,以一种异常迅猛的方式向前斩落。

    迅猛如风,疾狂如雷!

    无声无息之间,一门恐怖绝伦的上乘刀法在陈长铭的手中被演绎而出,这一刻就这么绽放出自己的光彩。

    不是别的,正是陈长铭自杨兴身上获得的哪一门武学,明渊刀法。

    自获得了这门刀法之后,这还是陈长铭第一次将这门刀法运用到实战之中,立刻便产生了奇效。

    眨眼之间,陈子德直接被压制了下去。

    看出出来,他自身同样有修行一些刀法,此刻同时运起手中长刀,在那里试图阻挡,但却根本无法挡住。

    陈长铭的明渊刀法并非是寻常刀术,而是自杨兴这一位孕体境武者身上所得,乃是一位孕体境界武者的主修武学之一,其精深程度自然非同小可。

    长刀向前,斩出阵阵金色光华,只是刹那之间,眼前的视野渐渐朦胧,一阵金色的刀芒笼罩一切。

    随后,陈长铭脸色冷峻,单臂用力,长刀在刹那之间轰然斩落,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轰!

    伴随着一阵轻响,陈子德忍不住倒退数步,手中长刀直接被陈长铭所挑飞。

    随后,陈长铭身影向前侧去,一脚踢下,娴熟的七叶腿法施展,一下正中陈子德胸前。

    在眼前,陈子德直接被一脚踢飞,重重落地。

    一把金色的乌金长刀瞬间同时落下。

    随后,伴随一阵清脆的声响,一颗大好的头颅瞬间飞出。

    眼前陈子德的身影瞬间变成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