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座天地钱庄 > 正文 第616章 人王!(1)
    金品没为奴八万年,李仙道心里就放心许多。

    金品没的天赋不高,就靠着魔神心脏,如果李仙道收回了魔神心脏,他就没有了特殊的地方。

    所以天地钱庄的未来不是他。

    天地钱庄的未来是天光明、天心和尚、北境王爷、路西法等人……

    只是暂时这个阶段他们没有成长起来,需要金品没撑场子,等到度过去后,他们成长起来,天地钱庄也可以四面八方的扩张了。

    李仙道挥手让他们下去,好好的休息一下,自己去找小七。

    现在他已经突破天仙境界,有百万天仙法则,这是非常恐怖的东西,很多天仙巅峰的人都没有这么多天仙法则。

    金品没的到来,给了李仙道很大的底气,让他知道了自己现在可以开始在仙界发展天地钱庄了。

    进入仙界两个月来,李仙道和他的手下一直在隐忍,直到现在,他终于可以站出来说,天地钱庄已经做好了在仙界扩张的打算了。

    北鳅帝君被杀,没有人知道天地钱庄来到了仙界,也没有人到处追杀他,李仙道可以隐居幕后,掌控一切。

    这一点上,李仙道很有经验。

    他找到了小七,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小七听完后,点头道:“这是好事,天地钱庄可以继续发展,我会通知这些怀表找到主人来交易的。”

    “就是目前我们没有多少东西来交易。”小七担忧道。

    天地钱庄的府库里,现在空空如也。

    李仙道自信一笑,道:“我们现在府库里空空如也,但是金品没有啊,他是金家的老祖,现在在我身前为奴八万年,金家的财富,宝物都是我的。”

    小七似笑非笑的看着李仙道,道:“做的不错,李大商人,你合格了。”

    李仙道轻轻一笑,道:“既然我合格了,那我可不可以养几个小侍女?”

    小七脸色一变,盯着李仙道在磨着虎牙,道:“你可以试一试啊。”

    李仙道哈哈一笑,道:“开玩笑的,别放在心上。”

    小七哼哼一声,道:“有些玩笑可不能乱开的。”

    李仙道转身离开,现在的小七有点危险,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李仙道心慌的很。

    在和小七商量后,天地钱庄正式开始接待新的客人了。

    天地钱庄的怀表,一下子放出去一千个,这些都是李仙道的目标,也幸亏之前李仙道解封了第七座山峰,不然怀表都不够。

    这一千个怀表里,就有李仙道亲手制作的那一块怀表。

    其他的怀表都是血红色,唯有李仙道那一块是绿色的,有点显眼。

    李仙道看着这些怀表被放出去,默默地期待新的客人到来。

    ……

    北冥域,一座巨大的圣城,坐落在天穹之上,进出的人都是非常强大的仙人。

    不是仙人,这座圣城都进不去,由此可见这里多么的强大。

    北冥域里,唯一中立之地,不属于任何势力,是散修汇聚的地方,在这里不允许打斗。

    圣城里有好几位天仙里的王者坐镇,即便是北鳅帝君统领的仙庭队伍,都不敢招惹这里,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互之间平安无事。

    此刻,圣城里走来了一个神情木讷的中年人,身形魁梧,气势不凡,但是浑浑噩噩的看着四周,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他就是从赶尸派的黄泉路深处苏醒的死人。

    没有名字,没有心跳,没有记忆,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他跌跌撞撞的来到圣城,却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他身上有一些仙晶,都是之前有人想打劫他,反被他洗劫了。

    “天大地大,我却无处可去,举目望去,拔剑四顾心茫然,我到底是谁?”他在问自己。

    来到圣城后,他没有继续流浪,而是定居在这里,用自己身上的一点仙晶,买下了一个院子,然后开始安居在这里。

    他依旧不知道自己叫什么,索性给自己取了个名字。

    虚无!

    意味着自己的过去是虚无的,自己的未来也是虚无的,既然一切都是虚无的,那就叫虚无。

    虚无在圣城经常去的地方,就是圣城的书院。

    书院是免费开放,只要遵守里面的规则,就可以进去。

    他一去就是一整天,阅读各种书籍,他不看修行功法,反而是各种杂书,生活常识,仙界的历史等等……

    这些才是他想看的,也是看了这些,他才对现在这个时代很了解。

    “我应该是一个很老很老的人,不属于这个时代。”虚无看完书回到家里,猜测道。

    这个时代的一切他都觉得陌生,反而是看到了十万年前的史记记载,他竟然感觉到一丝亲切。

    这个亲切是很莫名其妙的,翻看十万年前的史记,他开始寻找,到底是什么让自己感到亲切。

    十万年前有很多东西记载下来,栩栩如生,文字描写,画面感极为强烈。

    虚无看了之后,却没有任何感觉,他也觉得奇怪。

    直到那一天,他看到了一个名字。

    十万年前的一个名字,没有太多记载,就一句话概括了,但是他却一下子怔住了。

    人王起于微末,战于苍穹,灭了黑暗来袭,寿终正寝!

    就是这一句话,本来是平平无奇,可是下一秒,就让他内心深处涌现一股力量,驱散了浓郁的死气,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就好像,他认识这位人王一样。

    但他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了。

    人王是谁?

    他为什么会觉得亲切,为什么会在看到这个名字后,那么的激动,思绪复杂?

    他是谁?

    虚无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坐在自己的院子里,冥思苦想,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还是什么都没有想到。

    这让他很难受,难受的好像是重感冒一样,鼻子堵住,呼吸不畅,身体发麻,差一点跌倒。

    滴答!滴答!

    为了不让自己如此难受,虚无拿出了自己的血红色怀表,然后用力一捏。

    “天地钱庄,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无所不知?”虚无带着一丝期望,看着破碎的怀表。

    下一秒,他眼前的世界破碎了,镜花水月,万事万物都化为须弥。

    他的身躯,如水一般,消失在虚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