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从九龙夺嫡开始 > 正文 第十七章 灭门
    钱秀才死了!

    只是简单的尸检,证明钱秀才死了。

    又是检查了一下饭菜,里面有砒霜。

    李牧又是询问着牢头,牢头回答着,从吃下饭菜了感觉身体不对劲,到了死亡,仅仅是十几秒而已。

    “这是有预谋杀人!”李牧道。

    钱秀才的命,太苦了!

    原本打算,将其关押一段时间,再释放出去,可现在死掉了,肿么办?

    赵弥道:“县尊大人,为今之计,只有上报给府衙,犯人钱涞弑父之后,心有愧疚,在牢狱当中,自杀而亡!”

    本来是他杀,变成了自杀,这算是不是解释的解释。

    上面的也会选择默认,毕竟很多时刻,答案并不重,事情真相并不重要,关键是有解释就足以。

    “只能如此了!”李牧道,忽然看向一旁的四姨娘说道:“站起身来!”

    四姨娘瑟瑟发抖当中,站起身来,缓缓抬起头,婀娜的身姿,丰硕的身体,还有那明媚的容貌,勾魂的眼神,顿时本来阴暗的牢狱当中,好似一朵牡丹花在缓缓绽放,世界因此而变得美丽,变得动人起来。

    咕噜!

    顿时,四周响起一阵阵吞咽口水的声音。

    李牧也是发呆,心中闪出一个念头,我想与你困觉。

    呸呸呸!

    我李牧,岂能那样没有品位,岂能学泰迪,岂能日天日地日太阳,日蛇日鬼日蚂蚁。

    闭上眼睛,压制着心中的邪念,睁开眼睛的时刻,再次看着这位四姨娘,依旧是美丽动人,却失去了那种惊心动魄之美。

    “各自散去吧!”

    李牧说道。

    大半夜了,大家还需要睡觉,总不能变成破案二十四小时。

    回到衙门,继续睡觉。

    次日醒来,李牧刚刚吃饭完毕。

    忽然一个衙役上门,神情有急切之感,顿时李牧有不好的感觉,要出事情了。

    “大老爷,出事了!”衙役上前道。

    “发生了什么?”李牧问道。

    “大老爷,钱家上下尽数被灭门了,皆是中了砒霜之毒,中毒而亡。只有昨天的四姨娘,还有钱秀才的夫人,还有一个儿子,三人逃得性命!”衙役上前说道,说着有些颤抖。这不是普通的命案,而是灭门大案。

    “被灭门了,快让我去看看!”

    李牧说道,也有些惊慌。

    第三次到了钱家,只是这一会,钱家却是死气沉沉。

    李牧到了钱家,在各个房屋当中走着,很多人在沉睡当中死去,死的无声无息,死的不知不觉。

    又是有仵作检查着饭菜,饭菜当中,有着迷药,还有砒霜。

    迷药用来让人沉睡,砒霜用来要命,两种药混合在一起,让人在沉睡当中无声无息死去。在死者当中,还有钱家的大少爷,二少爷。看着餐桌上的食物,可以推测出,昨天这两位少爷回来了。

    可谓是一家团圆了。

    在团圆的时刻,钱家遭遇了灭顶之灾。

    钱家被灭门了,只有三个人活着。

    李牧上前问道:“四姨娘,你为什么去给钱涞送饭!”

    “昨天大少爷,二少爷归来,他们得知父亲死亡,又是得知三少爷弑父后,不相信三少爷会如此行事,毕竟没有作案理由!”四姨娘道:“大少爷是当家的,正好让奴家前去送饭!昨天的团圆饭,也没有奴家的份,毕竟奴家是青楼出生,他们都不看不起奴家!”

    “回来之后,奴家直接到了锅里,吃了几口饭,就是睡觉了。次日醒来的时刻,才发觉,钱家上下静悄悄的,睡得太死了,这才发觉有问题,前去报官!”

    李牧点头着,刚才检查了一下。

    很多饭菜当中,都有毒;可在锅内的食物,却是无毒。

    检查了许久,李牧道:“多大的仇恨,竟然灭门!”

    闭着眼睛,思索片刻,还是思索不出所以然。

    仵作做了检查,王书吏记载了之后,李牧离去了。

    钱家这一脉,算是彻底断根了,其他钱家的分支,正好上前瓜分。只是钱家灭门一案,一旦散发出去,会给县城造成一定的恐慌,带给各种不安,弄得人心惶惶。

    “凶手是谁?”

    李牧思索道。

    原本以为,凶手是钱家人,可现在钱家人尽数被灭门了。

    本来清晰的案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不好!”忽然,李牧有惊慌之感:“既然要灭门,那就要斩草除根。钱秀才的媳妇,还有那个钱秀才的儿子,也是灭门对象!”

    “衙役,快跟着本县太爷走!”

    在四姨娘的介绍当中,钱秀才的媳妇带着儿子,要回娘家,要和离。

    半天后,到了钱秀才娘家。

    村长带路,到了一户人家,属于中等人家,院落很大,房屋典雅。

    村长上前道:“这是县太爷!”

    “拜见县太爷!”老夫妻上前道。

    “你们的三女儿可回到家中!”李牧上前问道。

    “没有!”绕着说道:“我女儿嫁给了钱秀才,住在城里。不到逢年过节,一般不回来!”

    “果然出事了!”

    李牧心中一凉。

    汪汪汪!

    远方传来的狗叫声,李牧看到了一条大黄狗,忽然心中生出念头。

    再次回到县城,取出钱秀才娘子经常穿的衣服,然后让大黄狗闻了一下,在一个衙役带领下,在大路上寻找着。大约是一个时辰后,大黄狗发出叫声,向着一个方位前进而去。

    只见在路边一个草丛当中,发现了新翻开的土地。

    衙役门会意,上前翻到着土地,顿时出现了一个妇人的尸体,正是钱秀才娘子的尸体。

    “果然死了,只是少了孩子!”李牧思索道,“钱秀才的儿子何在?”

    简单检验尸体后,李牧沉默了。

    回到县衙,翻看着卷宗,梳理着案情,陷入沉默当中,又是看着纸张上指纹,忽然问道:“是谁?有这样的深仇大恨,竟然要灭门!”

    “召张书吏!”李牧说道。

    片刻后,张书吏出现了。

    “钱家到底得罪了谁?为何要灭门!”李牧问道。

    张书吏道:“钱家崛起的路上,得罪的人太多了,不说也罢,若是要说,一时半会说不完。县尊还是莫要追究了,最好是压制影响力,不要让消息扩散出去。可将此事,推给江洋大盗!”

    “就说有江洋大盗,杀了钱家满门,劫掠了钱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