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科幻小说 > 美漫之超人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可以么,中将先生
    和风舒畅,天朗气清。

    被统称为“总统花园”的宽阔草坪上,灌木如篱,绿树成荫,风景极佳。

    中央还有一处水池,喷泉如玉竹倾泻,高可数丈,晶莹剔透。

    新闻发布会定在南门,来自纽约的各大报社,纷纷派出新闻记者,扛着长枪短炮聚集于此。

    当然,这些都是官方认可的媒体。

    刚才还在推销自家女儿的总统,风度十足的走到台前,侃侃而谈。

    用沉稳而激昂的语气,回首合众国的过去,畅想美好的未来。

    四十分钟后,等到冗长且乏味的官方发言结束,记者们才打起精神,止住瞌睡的冲动。

    摄像机对准那位年轻的少将——等下就是中将了。

    放到纽约任何一家报社,谁不知道超人是行走的新闻热点。

    只要随便登张照片,写点八卦,就能提升报纸销量的行业明灯。

    唯一可惜的是,由于卢克平日里出行,要么乘坐五角大楼的专车,要么直接飞过去,。

    这使得狗仔很难跟踪,业界几乎没有谁拍到过关于超人的照片,更别提挖掘出有噱头的猛料了。

    除了某些匿名的摄影师以外——飞在半空,俯瞰柏林,还有手推航母,万众欢呼的两张照片,分别出自不同人的手笔。

    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台下的记者腹诽道。

    “那家伙是叫哈德罗-詹姆森吧,号角日报的年轻记者?”

    卢克照着写好的演讲稿开念,随意扫了一眼底下的报社成员,发现一个勉强算得上熟面孔的家伙。

    按照年代,那个颇为机灵的小伙子,也许是号角日报的主编,蜘蛛侠头号黑粉乔纳-詹姆森的老爸。

    坦白讲,整个授勋仪式的过程其实很无聊。

    无非是说上一些正能量的心灵鸡汤,回顾一下美利坚以前的艰苦岁月,强调一下自由民主的灯塔精神。

    然后,穿插几个幽默的笑话,用于活跃气氛。

    最后,再以高昂、激烈的语气,做个总结性的收尾。

    本质上与那些颁奖晚会上,得奖的明星感谢tv”,感谢“爸爸妈妈”,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是一个套路。

    卢克的发言比较简短,二十分钟搞定。

    接下来就是总统的授勋,两人握手合照。

    表面上看平淡无奇,实际再过几个小时登上报纸,又会引起一阵热议。

    逐渐退却的超人创作,说不定就要再次风靡。

    听说纽约的红灯区,前段时间还推出了女术士cosplay的特殊服务,专门针对那些崇拜超人的忠实粉丝。

    对此,卢克并不感到意外。

    灯塔国的**行业,向来最会蹭热度。

    超级英雄大片爆火的时候,各种钢铁侠大战魔形女,绿巨人大战黑寡妇,雷神大战洛基……等等,是不是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甚至某一届总统竞选的时候,发行商还推出过川老师大战希拉里的蓝光碟片。

    求克林顿的心理阴影面积!

    “总统先生,我跟地狱火俱乐部的变种人稍后有个会议,至于家庭晚宴,我会准时参加的。”

    下台后,卢克随口寒暄了几句,便告辞离开。

    参与会议之前,他走到霍华德的身边,贴着耳朵低语几句。

    对方的表情从不情愿到动摇,然后欲拒还迎,直至欣然接受,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钟。

    “相信以你的魅力,绝对没有问题。”

    卢克拍了拍霍华德的肩膀,鼓励道。

    没过多久,他出现在白宫红厅的小型接待室。

    “其他人呢?”

    悄然离开新闻发布会现场的卢克,望着站在窗口的白皇后。

    “还在接受五角大楼的检查。这里是白宫,国家最重要的权力中心,从未有变种人光明正大,踏入此处。”

    白皇后语气复杂,心情更是微妙。

    她眺望着不远处的热闹场景,想到之后就要带领变种人,正式出现在全世界面前。

    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胆尝试,也是改变未来的重要时刻。

    “艾玛,踏出这一步,你就要面临巨大的压力,肩负沉重的责任。”

    卢克走了过去,失去塞巴斯蒂安-肖的地狱火俱乐部,可以说是群龙无首。

    对于白皇后的上位,仍然有少数人感到不满。

    他们都是肖的忠实拥趸,激进派的中坚分子。

    所以,卢克打算召开一场协商会议,跟那帮人友好交流一下。

    这样也有利于后面神盾局展开相关的合作。

    “我头一次有这种不自信的感觉。”

    白皇后双手抱胸,冰冷高傲的精致面孔上,浮现一丝茫然的情绪。

    奢望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背负同胞的期望,以及振兴变种人的目标,这不现实。

    哪怕是,把同样年龄的光头教授放过来,未必能比白皇后表现得好。

    责任,可以说是世界上分量最沉重的一个词。

    需要足够的勇气,足够的毅力,才能肩负得起。

    “卡维尔少……中将先生,你知道么?我以前是个很自卑的人,因为从家庭里得不到任何的关心。”

    白皇后有所感触,缩了缩肩膀,声音变低:“我的父亲完美诠释了冷酷商人的形象,母亲滥用药物,每天沉迷酒精,我的哥哥是同性恋,姐姐……凯拉喜欢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外人,但她实际上没那么优秀,偶尔也有很糟糕的时候。”

    “我觉醒天赋后,倾听着他们的心声,感知着他们最真实的情绪……那是个噩梦。当你发现自己的父母,竟然恨不得对方去死,并且各自都有见不得人的秘密,真的让人崩溃!”

    “听上去是很艰难地一段日子。所幸都过去了,这值得庆祝。”

    卢克靠在桌边,随手递了一杯波本酒给对方。

    “后来呢?”

    他尽心尽力,扮演着认真地倾听者。

    “我选择了一家寄宿学校。利用天赋能力作弊,改变了我成绩不好的事实,顺便成为了学校里最受欢迎的女孩。”

    白皇后接过酒杯,抿了一口,自嘲笑道。

    “毕业后,我有可能去当一名老师。因为大家都以为,我有特别的交流技巧,总能恰好知道每个人的性格习惯,跟他们成为朋友。”

    “可没过多久,我就厌倦了倾听心声这种事。中将先生,你能体会我的感受么?所有人都像是透明的一样,他们最糟糕、最恶心、最肮脏,也是最真实的一面,毫不掩饰的出现在我的眼里。”

    “我在学校里,从来没有跟任何一个男生约会过,因为我每次都能读出他们内心底处的……下流想法。”

    “我也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朋友,她们表面上的热情,掩饰不了会在背后,骂我‘婊子’、‘小贱人’的残酷事实。”

    卢克笑了一声,适时地当起了心灵导师。

    这很讽刺,心灵能力者自己的内心,反倒是千疮百孔。

    “你要学会放松,艾玛。世上哪里有纯洁无瑕的美丽心灵,即便天真的孩童,也会用热水冲毁一个个蚂蚁窝,释放自己的恶意。”

    卢克放缓语气,轻声道。

    “克制倾听的冲动,这样才能让生活变得精彩。”

    “中将先生,每次跟你聊天,我总是会很放松。”

    喝完那杯波本酒,白皇后收敛多余的表情,嘴角微微翘起。

    “这大概是因为,我没法猜到你要说什么。对我而言,谎言甚至要比真实,更加稀有。”

    一根纤细的手指,轻轻地点在卢克的胸口。

    像挠痒痒似的,来回拨动。

    另一条笔直的长腿,在裤脚磨蹭着。

    若是常人,可能要提防一下。

    因为,白皇后可以钻石化。

    轻松就能划破皮肤,撕开血肉。

    看上去美好的诱惑,也许是夺走性命的举动。

    可卢克面色不变,语气淡淡的问道:“这是……勾引?”

    “不,中将先生,这是合作。”

    白皇后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冰山似的精致面孔,嫣然笑道:“正如你以前所说,口头承诺不能轻信,纸上契约也可以撕毁。”

    “既然如此,我想与其缓慢地建立信任,降低合作的效率,不如用更深入的方式,增加彼此的了解。”

    “你觉得怎么样?”

    低头瞥了眼那抹惊艳的雪白,卢克摇了摇头,说道:“这里可算不上合适的战场。”

    “中将先生,你看看外面的那群人,他们当中有总统,有内阁的官员,有五角大楼的将军,都是站在权力金字塔顶尖的存在。”

    白皇后的笑容愈发浓郁,像是抛开某种束缚,放飞自我似的。

    “你难道不觉得,在这样正式的场合,更……刺激么?”

    卢克深深呼吸,抑制内心的冲动。

    大多时候,他都保持着理智,避免被冲动的情绪左右大脑。

    “我喜欢主动,艾玛。”

    卢克握住那根在胸口拨弄的手指,加重语气道:“不喜欢被人牵着走。即使真的要进行深入交流,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这应该由我决定。”

    白皇后似是有些失望,抽回挑逗的手指。

    还没等卢克松口气,她向后仰着身子,半躺在宽大的办公桌上。

    “现在,白宫,可以么,中将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