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逃离
    在很早很早之前,“包围侠客”就被认为是一个“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事情。

    只要双方的力量对比不是那么的绝望,侠客总有机会从包围之中脱出。

    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侠客可以依靠绝对的单兵优势,从敌阵之内凿除一条大道来。

    侠客斩杀一名敌方士卒,就只需要挥挥手,并且这动作完全不影响他前进的速度,。那么这个时候,他冲过整个军队,就等若是穿越无人地带一般轻松。

    用铁钉去凿铁板,那么铁钉很容易受损。但以铁钉穿豆腐,钉子就几乎不会感受到阻碍。磨损也可以忽略不计。

    军队之内也有武学高手助阵。但是这些高手的数量没有那么多。他们无法遍布整条防线,只能在固定的位置等待指令。

    当然,侠客想要做到这一点,也需要制造一些环境上的优势。“干扰掉信息化指挥系统”以及“屏蔽视觉”就是最核心的。前者可以防止军武道高手摆出军阵,创造“整体大于所有部分”的效果。后者则可以防止自身被无穷无尽的火力淹没。

    当这个效果达成之后,剩下的就只有最简单的“冲阵”了。

    最原始的冲击,足以颠倒乾坤。

    贾德尔就在这样分离的向前跑。

    所有人都知道,只要越过了这一道封锁线,重新钻入风沙之中,自己这边就安全了。

    第一辆载具在车队的正前方爆炸了。正如贾德尔之前预料的那样,那载具就是撞在了庇护者的工事之上。

    爆炸炸开了工事,开辟出了一条路。

    侠客们都十分的振奋。

    但越过工事之后,依旧是潮水一般涌来的敌人。就算失了一道地利,他们也没有丝毫沮丧——或许他们根本没有保留“沮丧”这种情绪?

    几乎只是一瞬之间发生的事情。枪炮道武者柴牢与那个学了战车道的侠客所驾驭的载具,似乎过于急切,冲得太前,所以被三名武者抓住机会,掀翻了载具。

    那两名侠客没有坐以待毙。他们立刻火力全开,清缴了周围的敌方士卒,为同伴们打开已调配道路。

    贾德尔想要去帮助那两个侠客。但是敌方之所以能够掀翻这战车,乃至运用了摔法,借力用力,借助这战车的冲击力反过来将战车给掀翻。贾德尔的义体瞬间出力不足,没法一下子就将之掀回来。

    如果换一个时间地点,给贾德尔机会慢慢动作的话,他倒是可以凭借液压动力系统缓慢的将战车抬起。

    但是敌方的武者与士卒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地底貔貅驾驭这战车,与众人一同越过了这载具。

    贾德尔返身扭断一个敌人脊椎的时候,看到那名学过战车道的侠客从侧门滑出。但是那个地方已经被步兵围了一个水泄不通。那侠客奋力杀了三十几个敌人,就被扑到。

    贾德尔没有继续看下去。他不忍心继续看下去。

    剩下的侠客又前进了几十米。然后,后方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冲击波搅动气溶胶。

    “**!”贾德尔忍不住大吼道。

    但是,不能停下。

    ——只要杀穿……

    他顺手劈了两名侠客。

    ——只要杀穿……

    他闪过迎面而来的反坦克飞弹。

    ——只要能杀穿……

    他在阿碳的帮助下,夺下面前一名骑将的长兵。

    ——只要能杀穿……为什么还没穿过?

    有那么一瞬,这位侠客的脑海之中闪过了这样的情绪。

    在厮杀之中,他的自我意识似乎完全变成了武道算法的输入口与指针。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最后一段路是怎么走出来的了。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风沙之中跟着最后一架载具奔跑了。

    这最后一架载具原本是装甲最好的。可现在,这载具只能以“凄惨”二字形容。反应装甲全都炸开了。这种在外侧附带炸药的装甲,在遇到重击之际就会自己爆炸,将敌人的攻击推开。每一处反应装甲爆炸,都代表一次原本可能打穿外装甲的攻击被推开。除此之外,弹孔与裂痕遍布战车每一处。

    “我还活着……”贾德尔喃喃。

    他看着周围的无尽黄沙,道:“我们杀出来了?我们……我们杀出来了!天哪!我们成功了!碳大侠,我们……”

    贾德尔想要找个人宣泄一下心中狂喜。

    但是一句话还没说完,他就停住了。

    连同脚步声也停住了。

    他想起来了。

    好像是在哪一波的攻势之中,阿碳被步兵列阵卷走了。

    可能……没有生还的希望了。

    “这……”他看着周围:“我还拿了他一支垃圾信息咧。”

    “虽然他兜里啥口味的都揣,但是他本人还是很喜欢柔和口味的。”从车厢之内的地底貔貅通过扩音器道:“留个纪念吧。”

    “这样啊。”贾德尔点了点头:“我们好歹是活下来了啊。”

    “确实……我们活下来了。”

    如果白漫也在这里的话,按照他们原计划冲阵,最后的突围本不需要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

    但历史不容“如果”二字。白漫不在那边正面冲击庇护者的主力部队,这边所有人都会落入主力部队与封锁线驻守部队的夹击之中。

    这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

    贾德尔的动静,以及听觉器官便扬声器的声音,惊醒了昏厥过去的卢修。

    卢修现在非常疼。他的脊椎被一发子弹穿过。这种生理上的痛觉,义体人已经很少体验了。不过好歹伤到的地方比较靠下。他很快就察觉到,就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脖子,将自己固定在战车上。

    “卢少侠你也醒了啊。”

    ——地底貔貅的语气有些过于平静了。这好像不是他平时的性格……

    卢修没由来的想到。

    “你现在下半身都没了……解开脖子上那只手的动作时,小心一点。”地底貔貅说道。

    “什么……”卢修掰开自己脖子上的那一只手,单手支撑在战车的外装甲上,然后扭头看去。

    一个死人。

    星驿早已死去多时了。他的头被热武器擦出一个缺口,颅腔内浆液快撒完了。

    “啊……这是……啊啊……”卢修愣住了。

    “星驿兄弟?”贾德尔走了过来。

    他稍稍整理了一下刚才纷杂的记忆。

    似乎是在冲击道后半的时候,卢修被火炮打断了一条腿,速度大受影响,于是被庇护者那一方的枪炮道武者捕捉,硬吃了一个弹鼓的子弹。他的脊椎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打断的。

    然后……然后似乎是星驿捞了这位年轻侠客一把。

    只不过,看样子,星驿应该是没机会将这位年轻侠客固定在某处了。他一手握住卢修,一只手拿着枪械,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单杀王伸手弹了弹这位武者的枪。最后一发弹壳弹出。

    “至少打空了最后一发子弹。”贾德尔这么说道。他拍了拍星驿的义体:“做的不错哩,老伙计。”

    在来之前,他和星驿就一起活动过好几次了,也算是熟识了。

    卢修一只手无意识的抓住载具外装甲上的一道裂缝,愣愣的看着这位侠客。

    “他说有他在,他死之前,也确实用尽了力气来护佑我们。”地底貔貅道。

    贾德尔将星驿的身体从载具上取下来,然后扛起卢修,回到载具之内。

    他对这位青年侠客说道:“一会还要葬了这位咧。高兴一点吧。至少他在死之前就明白了,自己的牺牲没有白费。我们几乎达到了所有目标……只要白漫大侠也逃出来了的话。。”

    青年发出一阵压抑的哭声:“我明白了。”

    …………………………………………………………………

    白漫挥手逼开了向山身边的那几名武者。他之所以下降,不是因为被狙击手击落,而是他意识到,自己没有机会杀菲沙了。

    菲沙的矢量喷射器质量是明显优于白漫的。菲沙有心拼杀的情况下,这种优势还不是那么明显。但他开始一心逃窜的时候,这差距就瞬间拉开了。

    更擅长贴身搏击、体内火力不是很充足的白漫,没有远程一击杀死菲沙的手段。

    而与菲沙追逐的话,他又很容易被十公里之外的狙击手锁定。如果被打坏了身上的什么部件,形式又要逆转了。

    所以,他快速的降低了高度,来到向山身边。白漫飞快的杀死了一名武者。

    这个时候,菲沙再一次拉近了距离。突然打算依靠残存的热武器对敌。

    白漫不打算再纠缠下去了。

    向山之前就对他说过,如果事不可为,那么白漫就得下来,抓住向山,然后将向山一柄带出去。

    巨大的手掌如同钳子一下抓住向山的腰。向山就这样被白漫扯着加速到数倍因素。

    白漫瞬间冲入进入气溶胶之中。

    向山义体的减震性能没有这么坚挺。或者说,向山本人并没有预料到,自己这么快就要介入加速度如此可怕的战斗之中。

    这一下就带出了脑震荡来。

    向山亦是开始模糊。他看着周围银色翻卷。疲倦也一同涌了上来。

    或许是因为一直紧绷着的弦断开了,向山陷入昏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