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腹黑主人别撩我 > 正文 第330 女猎户X落难皇子(四十七)
    还嘲笑绫修谨一个大女人,竟然扮成男人,看起来不伦不类的,真是丢了她们女人的脸了。

    不仅如此,其中一个人竟然还企图摸点点的脸,差点把点点吓到了。

    这让原本就憋了一肚子气的绫玖,不禁怒火中烧,于是二话不说便出手胖揍了她们一顿,心里火气这才消了一些。

    但绫玖仍不想轻易放过老汪氏,于是给玖榆书院的山长下了一个命令——取消老汪家的孩子的念书资格。

    对于这样不知感恩的白眼狼,绫玖可不想便宜他们了,反正书院是他们的,她想怎么折腾都行。

    杜老鬼在知道了前因后果后,真是恨不得打死老汪氏了,虽说杜老鬼喝醉酒之后,喜欢打夫郎这一点不太好,但她还是很重视儿孙的教育的。

    以前没条件也就罢了,可自从有了玖榆书院,杜老鬼便一心盼着孙女将来能够功名成就,光宗耀祖。

    至于孙子,能够读书识字,将来也能嫁个好人家。

    可现在倒好,这个千载难缝的机会,就这么被老汪氏给折腾没了,杜老鬼不恨他才怪。

    于是杜老鬼在没喝醉的情况下,头一回打了老汪氏,还是往死里揍的那种,若不是担心闹出人命,老汪氏这回被活活打死都有可能。

    你说他的两个女儿为什么不阻止杜老鬼?

    她们这会儿心里也恼着呢,老汪氏这回闯了这么大祸,孩子的前程被搅没了,杜老大和杜老二能不恨老汪氏么?

    老汪氏的两个女婿就更不说了,所以谁也没有出手阻止杜老鬼,于是老汪氏遭殃了。

    事后,尤氏(杜老大的夫郎)和周氏(杜老二的夫郎)带着两个孩子(周儿和木儿),去见了绫修谨,向他求情。

    绫修谨看着他们没有说话,他可不是什么心软的人,更何况那个命令是绫玖下的,若是他干涉了,岂不是打她的脸么?

    “萧正君,求求您原谅我公公一回,您若是有什么要求也可以尽管提,只希望两个孩子能够继续念,求您!”

    “是啊,我替我公公向您认错,若您实在觉得不解气,我也可以代公公受罚,只求您能大发慈悲,原谅我们这一回,给两个孩子继续念书的机会。”

    尤氏和周氏的态度虽还算诚恳,但却没能打动绫修谨,虽说这两个孩子是无辜的,但谁让他们有这么一个爷爷呢?

    更何况,他们只是收回了,让他们在绫榆书院念书的资格罢了,并没有对他们做什么。

    他们若有心让孩子念书,完全可以送孩子到镇上的学堂念书,并不是非玖榆书院不可。

    “正君,我和弟弟真的很想继续念书,如果去别的书院的话,家里供不起我们念书,您能不能再给我们一个机会。”

    原本低垂着头的周儿,突然抬头看着绫修谨说道,眼神中带着祈求与期盼,她真的很想念书,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说完,怕绫修谨不同意,连忙补充了一句:“您放心,等我长大以后,一定会找机会报答您这份恩情的!

    等星星小姐上学之后,我还可以做星星小姐的书童,求正君给周儿和弟弟一次机会。”

    绫修谨听了这话,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惊讶,这个孩子倒聪明。

    绫修谨最终被她眼中的执着与真诚打动了,罢了,就给她一次机会吧,这个孩子看起来比星星和点点大不了多少。

    “做书童便不用了,我可以替你们向妻主求情,让她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不过你们得向外村的孩子那样,得通过自己的努力考进来才行,这事我会和院长提一句的。”

    “谢谢萧正君!”尤氏和周氏听了之后,不由喜极而泣,感激地说道。

    “多谢正君!这份恩情周儿没齿难忘!”周儿在反应过来后,也连忙向他道谢。

    许是孩子的心性比较干净单纯,没有太多复杂的想法,所以周儿倒不怪书院取消他们念书资格的事,也知道是爷爷做错了事。

    毕竟可以免费念书这个机会,本就是一种恩典,他们要懂得感恩。

    木儿的年纪要小一点,人也显得比较拘谨,所以重头到尾都没有开口说话,见姐姐和爹爹他们向绫修谨磕头,也跟着一个磕。

    看起来倒有些呆萌,绫修谨见状,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许是做了父亲的缘故,在面对这些小孩,绫修谨总是很难狠得下心肠,可以说杜家带着孩子一起来这一步算是走对了。

    较来时的沉重心情,尤氏和周氏在回去的路上,脚步轻快了不少,不过心中仍不敢放松下来。

    毕竟人家‘萧正君’只说给他们一个机会,能不能重回书院,还得看两个孩子表现。

    几人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其他村民,村民们问起这事,尤氏和周氏没敢多说,只说‘萧正君’原谅给他们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尤氏把绫修谨说的话,简单地说了一遍。

    那人一听,也很替他们高兴,因为这说明周儿和木儿还有机会回书院念书,这可是一件好事。

    “那你们家的孩子得努力了,要好好怜惜这个机会!”

    “嗯,我们知道的。”

    绫修谨事后和绫玖说起这事,绫玖听了之后倒没说什么,尤其是听绫修谨他是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才答应给他们一个机会的,绫玖更没什么意见了。

    绫玖当初让人取消老汪氏的孙女和孙子,在玖榆书院念书资格,不过是为了杀鸡儆猴,以免再有人不长眼,敢在背地里说‘月榆’的坏话罢了。

    如今她的目的早就达到了,这次既然榆儿替他们求情,那么就放过他们一次又何妨。

    相信经过这件事,谁若是再敢在背地里议论他们,也得掂量掂量再说了,再有下一次回,她可不会这么心慈手软了。

    事情证明,绫玖的想法的正确的,如今的确没人再敢再轻易在背后议论他们妻夫俩了。

    尤其是上回绫玖表现出那副冷酷无情的样子,也让村民们对她多了几分敬畏,几乎把她和绫修谨划上了等号。

    并在暗地里暗暗告诫家里的人,日后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们妻夫俩,即便是绫玖,也是以往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害。

    导致之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村里的人遇到绫玖的时候,对她的态度少了几分亲近,多了几分敬畏和疏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