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我的影子可以穿越诸天 > 正文 第十七章 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一座较为隐蔽的建筑出现在陆长青的视线中,陆长青轻易绕过守卫,一头扎入其中。

    刚一进来,所有的光线几乎在霎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四周黑惨惨的,刺骨的冰冷飘荡在每一个角落,陆长青不受控制的浑身颤了一下。

    整个牢狱之中静悄悄的,甚至静的有些渗人,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声音。

    陆长青震动着翅膀,缓缓飞过一个个牢房,不时可以看到一个或蜷缩成一团,或者坐在地面上的犯人。

    这些犯人大多都面无表情,眼神很麻木,看不见半分光彩。

    陆长青没法对这些犯人做什么,他也没打算做什么,能够进入这种地方的,谁知道是些什么样的货色,他只是轻轻煽动着翅膀,向着牢狱深处飞去。

    不知为何,随着越来越深入,四周除了越来越死寂之外,竟然也越来越冷,那不是一种正常的冷,而是一种刺入骨髓的极寒,甚至于有种灵魂都在发抖的感觉。

    又飞了一会儿,陆长青停了下来,并不是他已经飞到了尽头,而是他已经没法再继续飞下去,陆长青停留在一座最近的牢房上,煽动着沉重的翅膀,此时,翅膀上面,已经多出一层寒霜。

    “还没听说过,牢狱中还能结霜。”

    寒霜越来越重,蚊子身躯已经渐渐支撑不住。

    “这具身躯是废了,只能抛弃了。”

    一念及此,陆长青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直接落入牢房之中,随着蚊子身躯不正常的跌落,待到快要落地的时候,虚空一变,一道身影陡然出现,接替了蚊子身躯。

    意识随着影子进入幻鬼的身躯,陆长青稍微适应了身躯一下,便双眼一闭,按照幻鬼的本能,开始探查起四周的阴性能量。

    仅仅半个呼吸的功夫,陆长青就再度睁开了双眼,面色有些古怪:“奇怪,这座牢狱,似乎有点不对劲!”

    先前处于蚊子身躯中的时候,他仅仅能够感受到四周很冷,冷的不正常,却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冷,但是当激活幻鬼身躯,以超凡直觉探查四周,才发现四周的诡异情况。

    不出他所料,牢狱之中的阴性能量确实很充足,甚至充足的有些超出我的预测,但是这些阴性能量,却处于一种不正常的活跃状态。

    正常的阴性能量应该是随意飘荡在空中,但是这座牢狱之中的阴性能量居然在有序的向着某个方向漂浮,而漂浮的方向,赫然正是牢狱最深处。

    陆长青目光转向牢狱深处的方向,面色微凝:“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刻意牵扯着所有的阴性能量。”

    在这座王宫中,出现这种不正常的现象,陆长青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和那位王后脱不了干系。

    说实话,陆长青心中有对于那牢狱深处的东西的好奇心,但是他却压下了这种好奇心。

    “那个巫婆王母实力不明,暂时最好不要过多接触。”

    “而且,虽然这牢狱中大部分的阴性能量都被牵扯到那深处,但剩下的量也不少。”毕竟是一个建立不知道多久的王国牢狱,经历过不知道多少的阴暗的事情,阴性能量不足才怪。

    “就剩下的这些,也足够我短时间内将幻鬼的力量恢复饱和,将具备一个基本的自保能力,那时候再去探索一下也无不可。”

    想到这里,陆长青不再浪费时间,先个角落随意一坐,就开始吸收起四周飘荡的阴性能量。

    一股股冰凉的如同冷气流一样的东西,顺着幻鬼的天赋驱使下没入身躯之中。

    伴随着能量入体,幻鬼身躯,便像久旱逢甘露,浑身上下传出一种舒畅的饱和感。

    时间缓缓的流逝,太阳逐渐西落,一座昏暗的小树林之中。

    一个个黑衣人,在夜色中极速穿行着,黑衣人的速度很快,甚至在踩过落叶之时,都留不下丝毫的声响。

    最后,这些黑衣人来到一个地方停下了脚步,恭敬的向着一个方位俯身身躯。

    在他们拱卫的位置,一个背影健壮的年轻人,正背负着双手,静静的站在那里,望着一个方向,而那个方向,赫然是王宫的所在。

    年轻人就那么静静看着,四周的黑衣人则保持着躬身的姿势,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也不知过了多久,年轻的背影转过了身,竟然正是那白日和白雪公主聊的开心的俊朗青年。

    青年的目光很平静,像一汪平静的清泉:“你们,很让我失望。”

    黑衣人们顿时齐齐浑身一颤,其中一个似乎是头领一样的家伙连忙开口:“殿下,还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一定会尽快找到那样东西!”

    青年目光瞥了一眼那开口之人,他没有说话,只是,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穆然出现在那开口的黑衣人原本所在的位置。

    而那黑衣人,则像是受到火车的冲撞一样吐血倒飞了出去,洒落的鲜血之中甚至夹杂着肺脏的碎片,眼看是活不成了。

    “废物!”青年轻轻吐出两个字,没有生气,有的只是让人心寒的淡漠。

    四周的黑衣人,一个个的身躯打起了寒颤,身体抖动的厉害。

    青年目光转动,在在场黑衣人身上一个个略过,目光不冷,但是每略过一次,皆会导致对方颤抖的越发厉害。

    忽然,青年笑了,笑的很阳光,很温暖。

    “为什么要害怕?”

    虽然青年的笑容很暖,但在场黑衣人,却没有一个感觉到丝毫的温暖,反而身体颤抖的越发厉害了起来。

    青年望着一个快颤成筛子的黑衣人,脸上的笑容越发愉悦,他似乎很享受这种被人畏惧的感觉。

    “好了,只要你们乖乖的,我不会杀死你们。”

    “接下来,交给你们一个任务,那个老巫婆很快就会复苏,我要你们尽快把白雪公主带离王宫,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我只要结果。”

    “如果这一次还失败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哦。“青年的语调之中带着一丝俏皮。

    但是,在场的黑衣人,却没有一个感觉到好笑,有的只是入骨的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