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太虚化龙篇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千枝万叶,守护神树
    聚圣山,皇宫大殿之内。

    气氛显得颇为沉寂。

    金蟾抬起头来,眼神中显得颇为幽怨。

    按道理说,既然让它来鉴别这三个盒子当中的物事,那么就代表这大德龙君并不识得其中的物事,它随口胡诌,如能骗取过来,自然最好。

    但是,这是永恒公主的嫁妆?

    能够作为永恒公主的嫁妆,怎么可能是寻常之物?

    也即是说,这个庄冥,先前只是耍着它玩。

    “……”

    金蟾心中气不过,但过得片刻,还是说道:“此乃太古神树之种。”

    如今大德圣朝,如日中天,而大德龙君,暂列世间最强。

    更重要的是,永恒公主看重他。

    而今嫁妆到来,也即是说,永恒公主背后的长辈,那些修为深不可测的至强者,也应允了这一桩亲事。

    不管庄冥自身的身份如何,不管庄冥的修为如何,但至少永恒公主夫婿的这一重身份,便尊贵到了极点。

    所以它虽然恼怒,但却也未有欺瞒之意,毕竟已经被庄冥看破心思,也不好再揣着明白装糊涂。

    “太古神树之种?”庄冥眉宇一挑,他细细思索着龙珠当中的太古苍龙血脉传承。

    “在上古年间,它是守护神树。”金蟾这般说来,它知道庄冥乃是天龙,具有最为纯正的龙族血脉,如今龙珠凝成,内中必有代代传承的古老秘辛。

    “守护神树?”

    庄冥眉宇一挑,露出惊异之色。

    守护神树,千枝万叶。

    这是上古时代中,极为珍贵的宝物。

    尤其是对一方势力而言,乃是长盛不衰的保障。

    这守护神树,一旦成长起来,远胜于任何守山大阵,可以抵御外界攻打,树荫之下,即是净地。

    拥有此树,可保宗门千秋不朽,不受外敌侵害。

    在上古年间,千枝万叶守护神树,也只有最顶尖的势力,才有资格拥有。

    例如圣宫、例如道宫、都是以此守护神树,作为无形的大阵。

    当年圣宫之所以被南域领主轻易绞灭,便是因为圣王陨落之后,这守护神树成为无主之物,破败衰落。

    如今道宫的守护神树,也是毁灭……只是,守护神树是否因为道尊陨落而毁灭,谁也说不清楚。

    ——

    “守护神树,极难栽种,单是幼苗存活,便须耗费万年光景,仔细栽培。”

    “此树不会成精,不会化妖,但仍会修行,而修行出自于本能,会扩展树荫范围,会增强守护之力,据说百万年的守护神树,可抵大神通者攻伐。”

    “当然,上古时代,能够具有守护神树的,都是顶尖势力,亦有大神通者坐镇,所以传说只是传说,上古年间也不曾见过哪一位大神通者出手攻打哪一家的守护神树。”

    “守护神树,一株生长,千枝万叶,便如一座家族,衍生千子万孙。”

    “栽种在宗门或家族当中,万年之后,就如一位无比强大的护卫,就如一座无比稳固的大阵,护持宗门或者而家族,可以长盛不衰。”

    金蟾这般说来,眼神中充满了感慨之色,不免还有些贪婪。

    庄冥静静看着这一枚种子,心中微动,隐隐有些欢喜,甚至是激动。

    如今能够让他感受到激动的事情,已经不多了。

    但这守护神树,对他来说,着实极为重要。

    “不过……”金蟾迟疑了下。

    “不过如何?”庄冥问道。

    “按道理说,具有千枝万叶守护神树的势力,不受外敌攻伐,应当万古不衰。”金蟾语气复杂,说道:“而在上古时代,具有守护神树的势力,也确实强盛不衰,但那是因为具有神树的势力强大得没有各方胆敢攻打,所以守护神树,究竟是否如传说那般,其实并不好说,毕竟……”

    “毕竟上古时代,这些强大到了巅峰的势力,也躲不过大劫。”庄冥淡淡说来,接下了金蟾不敢说的下一句。

    “不错。”金蟾顿了下,说道:“但是不管上古的传言是否夸大,但是守护神树,是顶尖势力的象征,有利无害,你栽种无妨……”

    “万年光景,太长久了。”庄冥看着这种子,微微皱眉。

    “所以那位不知名的仙神,送来了另外两个盒子。”金蟾说道:“你可知这是什么?”

    “什么?”庄冥问道。

    “太元重水,万界息壤。”金蟾正色说道:“都是上古时代中,极为稀罕的珍宝,基本上只掌握在大神通者手中,就算是南域领主那样的太古苍龙,都没有这样的宝物。”

    “有何妙用?”庄冥正色道。

    “用来栽种这守护神树的种子。”金蟾说道:“水土相助,万年栽培,一夜可成。”

    “哦?”庄冥心中一震,顿时露出震撼之色。

    “不过,还有一事。”金蟾说道:“神树认准了其栽种之人的血脉,栽种之前,滴下你的精血,栽种之后,凡是具有你这一脉的龙族及龙卫,便可以受到神树认可,他们可以在树下滴下属于他们的血液,再寻得一片树叶,加以吞服,可以受神树洗礼,今后受到神树认可,便可自由出入。”

    “这上面……”庄冥平静道:“是否已经有人滴血了?”

    “没有。”金蟾眼神有些异样,说道:“若永恒公主滴下她的精血,先前本神就该一眼看出来,怎么会被你戏耍?说来也怪,按道理说,这是永恒公主一脉送来的嫁妆,自然该由永恒公主滴血,从此之后,只有她的后裔,才可以受神树认可,但是……”

    “这大约是用来保护永恒公主的一种手段。”庄冥笑了一声,说道:“只有朕与她的子嗣,才能得到神树的护持。”

    “但公主把机会给了你,只要是你的子嗣,便可以得到神树的护持。”金蟾忽然笑了声,说道:“你猜是公主不愿承认这嫁妆,还是公主对你足够体贴?”

    “这便不好说了。”庄冥笑了一声,说道:“多谢尊神解惑,待你归来,朕替你加封。”

    “记着就好。”金蟾这般说来,化作一道光芒,逐渐远去,又留下声音,道:“不过,你要记住,守护神树固然强大,但非是精怪,也非妖物,几乎没有意识,只在有危险时,凭借本能,加以守护。”

    ——

    聚圣山外。

    金蟾所化光芒,正要遁出云层。

    然而就在这时,又有一道白光,从冥冥之中而出,将那金蟾卷主,收入了无形的虚空之中。

    “谁敢偷袭本神?”

    金蟾跌落在地,滚了一圈,连土地都砸下一片。

    它跃上半空,眸光一扫,当即一滞。

    在它前方,有一道高挑冷淡的白衣虚影,恍惚如雾,立身在前。

    “当了一回妖奸,倒是有了乐趣。”

    永恒公主淡淡说来,道:“自告奋勇,去天雾海域,又是一回,而你背着本宫,与庄冥暗中来往,也算一回,按上古律令,该斩你多少回?”

    金蟾浑身一颤,忙是说道:“如今都是自家人,小妖怎会是内外勾结的妖奸?”

    永恒公主眼神一冷,道:“自家人?你可要再说一遍?”

    金蟾连忙解释道:“小妖说的是那些天雾海域的种族,它们来投大德圣朝,便是自家人,今后小妖便是游说它们弃暗投明的神明,怎回是妖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