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李逵的逆袭之路 > 正文 第489章 致命的缺陷
    皇帝赵煦端坐着等待李逵开说,就像是宫里头的狮子狗,别误会,就是那个叫京巴的小东西。

    据说京巴的狗种极其高贵,在华夏的宫廷延续了两千年的纯种血脉,比世界上任何一种犬种的血统都要纯正。相传秦朝的时候,就是后宫之中的专宠。而且,其后两千年,狮子狗一直在宫廷繁衍,从来没有断绝过血统。这就有了宫廷狮子狗的称谓,而且狮子狗不用担心血脉被玷污的原因就是——田园犬进不了皇宫。

    别看狮子狗很萌,以卖弄长相为生。

    但这种生物有个伟岸的传说,相传狮子狗是神兽麒麟的化身。

    作为拥有麒麟血脉的狗,它的狗生一定是高贵的,优雅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

    反正饭来张口一点都没有问题。

    听李逵一开口就是平夏五策,赵煦心头热络无比,他可是皇帝,在外怎么能失态。此时的小皇帝,就和宫廷的狮子狗一样,眼巴巴的望着李逵,等待李逵投食,哦,错了,是等待李逵揭谜。

    可李逵丝毫没有要给小皇帝赵煦解惑的觉悟,反而故作高深的托着下巴打量皇帝,看似很无理,却给人一种为难的样子,让人猜不透李逵心里到底是如何做想。

    “在拿出计策之前,有一个问题。”

    “但说无妨!”赵煦是皇帝,怎么可能没有脾气。但在李逵家里,尤其是在三叔公面前,屡屡受挫,已经习惯了这家人说话打埋伏的节奏。要是换一家,早就惹赵煦不高兴了,甚至拂袖而去也不是不可能。

    “朝廷是要灭西夏,还是直接想要解决暂时的麻烦,虚弱西夏的实力,让其无法对我边境袭扰?”

    “此话怎讲?”

    李逵比划着对赵煦道:“想要暂时解决西夏频繁侵犯我大宋边境,只要朝堂有决心,从环庆路,鄜延路,乃至晋宁等地有准备的反击。将西夏大军拖住在环庆路周围,出重兵猛攻和鄜延路接壤的横山区域,并且往前推进到龙州和洪州,夺取衡山一线,以榆林外沙漠为界,用来防备西夏人的南下。”

    “此战有何好处?”

    “好处是见效快,三五年即可,只要将西夏主力歼灭十万,西夏的兵力自然无法防御和我大宋接壤的一千多里的边境。需要收缩防线,从而稳定西夏国内的核心区域河套平原。西夏虽号称拥有五十万大军,很实际上,可战的军队不超过三十万。十万军队的覆灭,西夏兵力缓过来,需要二十年。”

    二十年,也就是一代人。

    “二十年?”赵煦若有所思的想着,他或许认为大宋在自己的英明决策之下,二十年之后将不可同日而语。

    可李逵并不看好。

    原因嘛?很简单。大宋要是通过励精图治,仁宗时期早就称霸了,即便仁宗皇帝太过仁慈,但是神宗皇帝呢?还是没戏,没戏的原因自然是大宋的制度导致的,而不是通过富有决定的。大宋一直很富有,比周围的国家在财富上甩开不知道有多少距离。

    但大宋的对外作战,一直很不顺利。

    从赵二野心勃勃想要收复幽云十六州开始;之后的真宗皇帝被寇准骗到了檀州前线,差点被吓死;仁宗时期西夏立国,大宋一直都没有什么好办法。

    大宋的军队并不差,武器更是领先于任何对手。但是结果一直不能让人满意。

    赵煦想了很多,都是自家祖宗做出来的事,他也觉得心里没底,现在不能灭西夏,难道二十年后就能灭西夏吗?

    别忘了,大宋和西夏交战最频繁的时期不是神宗时期,而是仁宗时期。但是西夏被打残了吗?

    没有。

    党项人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每次都不行了,一转眼缓过来之后又要和大宋死磕。一直以来,大宋都是在战略上处于被动的局面。

    赵煦觉得二十年不不靠谱,又问:“那么灭西夏的战略该如何做?”

    “呵呵,找个简单,不过在说答案之前,先要知道西夏有多多少人?”李逵笑声有点阴冷,让人听起来就感觉很不舒服。

    赵煦没有在意,沉吟道:“三百万左右吧?”

    赵煦能够得到的数字基本上都是准确的数字,而三百万,也是西夏人口的鼎盛时期了。但是同大宋一万万人口相比,西夏的这三百万人根本就不够看。

    李逵终于说出了自己灭西夏的标准,他咧着嘴,露出惨白的牙齿,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杀一半,屠三座主城,不服就灭族。”

    赵煦还以为听错了:“什么杀一半?”

    “将西夏人减少到一百五十万,将攻克的至少三座主要城池屠城,彻底击溃党项人所有的幻想和野心,将他们的脊梁骨彻底打断。就这么简单。”

    “这……”

    尤其是语气杀气腾腾,让赵煦有种置身于尸山血海的惊悸之中。宛如一股阴冷的风从衣襟灌入,赵煦吓得脸色煞白,手中的捧着取暖的茶盏掉落在食案上都恍然不知。

    反倒是边上的童贯听到李逵的话,激动地一个劲发抖,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亵裤有有点发潮。但这都不要紧,对他来说,那种在满天黄土飞扬下,战旗招展的冲锋,就让你他忍不住想要大吼几声,勾起了童贯心底最好战的恶魔。当他发现赵煦的不对劲,这才惊慌失措道:“皇,六爷。您……”

    赵煦摆摆手,推开童贯的手臂,有些气恼的看到自己出丑。但双眸却盯着李逵道:“尔欲让天朝以不仁立国?”

    “圣人云: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党项异族,贪婪且残暴好战,我边塞百姓多少离妻子散,家破人亡皆拜西夏所赐。”李逵就知道是这个结果,赵煦无法下决心。冷冷道:“灭国之战,毁朝堂,崩社稷,焚宗庙,怎么可能和和气气地发生。只有血流成河,首级聚山,才能让党项人彻底胆寒。”

    “为何前朝却能臣服列国无数?”赵煦还想要争取一下,毕竟他正是中二的年纪。还是个连汉武帝都可以看不起的后起之秀。当然,看不起是一回事,实力是另外一回事。皇帝说前朝,肯定不是说后周,而是唐朝。虽说大宋缺边缺角,但至少也是大一统的王朝,后周哪里配和大宋相提并论?

    李逵抬起眼皮瞄了一眼赵煦,轻声道:“前朝百战鲜有一败!”这话虽然有点夸张,但放在大唐身上没有什么大毛病。

    华夏并非一直是礼仪之邦,有两个王朝,整整七八百年时间,一直都是战斗民族来着。

    大汉灭东西匈奴,残存的匈奴余部去了东欧,然后把罗马帝国打得喊爸爸!

    唐朝就不说了,同样是一言不合就开打的主。尤其是立国后一百年,更是皇帝百姓齐上阵的疯子。打到周围王国都只能低头承认大唐才是他们的天可汗才罢休。中原王朝能够控制西域朝代就没有几个,但是汉朝和唐朝都对西域有着势在必得的底气。这才有了丝绸之路的繁荣。

    至于宋朝?

    李逵不好说。说了怕皇帝赵煦恼羞成怒之后,跳起来要和他拼命。皇帝带兵打仗,然后打输了,让大臣背锅。要是能卧薪尝胆知耻而后勇,把丢掉的面子再抢回来也就罢了,关键是赵二输了这一场之后,信心都没了。这还是武勋开国的两个皇帝之一,这让他怎么去评价?

    “哼——”

    皇帝自然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甚至连李逵的平夏五策都不问了,就负气离开。有些话不能说透,说透了,大宋王朝的遮羞布都没了。

    大宋的皇权哪儿来的?

    兵变得来的。

    可是赵匡胤的兵变,对于后周来说,算是比较平和的兵变。兵变之后,赵匡胤很快就控制了汴梁城,但并没有对后周皇室举起屠刀,而是逼迫后周皇帝柴宗训禅让。后周的皇帝并没有被杀,而是封了郑王。并且,赵匡胤立下誓言,后周皇室和大宋共存亡。

    此举让赵匡胤很快就控制了后周境内的叛乱,并取得政权。

    相比其他王朝的更替,大宋的国祚得来实在是太容易了一些。

    加上从赵匡胤开始,对文臣的大力重用,让大宋王朝血液里血少了一股子铁血狂热的气息。

    皇帝要走,作为主人李逵必须要送一送,还得恭敬的送。

    走出巷子,等李逵躬身驻足,距离比较远了,赵煦才若有所思起来,看到童贯激动的鼻子都红了,心里也烦躁不已。

    按照李逵的话去做,那自然是尸山血海。这和大宋的核心价值观相违背,尤其是赵煦受到的教育有所不同。他发动对西夏的战争,更多的是因为西夏对大宋百姓的袭扰,已经严重影响到大宋在西北的统治力。

    如果放任下去,势必是无法收拾的顽疾。

    但真要是让他下决心将党项人屠一半,这个决定和他受到的儒学简直就是水火不容。别看赵煦对宣仁太后给他选择的崇政殿说书、侍讲,这些名义上给皇帝启蒙和教授皇帝知识的老师们关系都不怎么样。可赵煦毕竟受到的是儒家思想,性格也谈不上争强好胜,最多也是因为年纪的原因,有点好强而已。

    “童贯!”

    “陛下!”

    上车之后,赵煦在车内,童贯在车外御手边上,急忙答应。

    “你以为李卿说的对吗?”

    “陛下,奴才不过是个残缺之人,不敢妄言!”

    “恕你无罪!”

    童贯这才恭恭敬敬地扭着上身,尽量控制声音的音量,却还要防备被外人听去:“奴婢以为党项异族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生死无关乎我大宋,但只要大宋的百姓认为好,奴婢耳根子软,或许听着觉得有些道理。”

    这不是废话吗?

    大宋和西夏打了几十年,大宋的百姓难不成还指望着西夏繁荣昌盛不成?个个恨不得党项人死绝了才好。真要是党项人的孩子,要是走在大宋街头,有的是人会把这倒霉孩子扔井里。这已经不是什么国家层面的交锋,而是从百姓到国家都已经成了死仇。

    这也是童贯,小心谨慎惯了,说话也是滴水不漏。既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却给人一种随大流好欺负的样子。

    “你这老狗,说的倒是滴水不漏。”赵煦在车厢里仰了仰身体,抻了个懒腰,随即拍打车门道:“去都事堂。”

    都事堂外,早就过来通知的皇城司亲从官小校,下马跑入衙门。一方面是看宰相章惇在不在,同时让章惇抽出时间等候皇帝,并且将无关紧要的人安排走。

    不到一柱香的时间,赵煦从马车上下来,章惇已经在都事堂等候。

    “官家!”

    “爱卿平身,朕来是有一个问题问章相。”落座之后,皇帝这才开口。赵煦是个在外一直很谨慎的人,除了在李逵家里,他就像是套上了面具似的让人琢磨不透。当然,这也是他对自己的一种保护。十岁登基为帝,任何处置权都没有,还要整天受到皇祖母的督促学习。

    名义上是皇帝,其实更像是当皇太子。

    因为当时的宣仁太后的权力之大,要废赵煦也不难。十岁的孩子,就和一群大人,还是一群在皇宫里,朝堂上久经考验的聪明人抖机灵,他能顺利熬过来,也不容易。

    章惇正襟危坐,一板一眼的盯着赵煦看。

    虽说赵煦心里头毛毛的,但章惇的性格如此。强势的人,就喜欢用眼神让自己没有开口之前就获得谈话的主动权。当然,章惇也不能真让赵煦感觉难受了,停顿了一会儿,就开口道:“陛下,最近几日朝堂上的朝会你也看到了,老臣虽是宰相,但是不宜过问西北之事。”

    赵煦摆手道:“章相多虑了,朕已有决定,年后大朝会就授予章相‘知兵’之权。”

    章惇大喜,他终于等到了这个任命。宰相不知兵事,对于朝廷最重要的事就像是被排斥在外的外人似的,让他尴尬:“臣谢陛下信任,唯有鞠躬尽瘁而矣!”

    甭管是灭西夏,还是就西夏打回去,大宋都免不了几场恶战。

    既然国战,就是好不了真个大宋都要为军队服务,宰相再被排除在军事决策之外,就不符合大宋的运作。

    而且,赵煦也看出来了,李清臣一个人根本就掌控不了大宋对西夏的战略。

    实际上,章惇是大宋朝堂上唯一一个对战争非常熟悉,且有过统领大军经验,且战绩傲人的大臣。除了章惇之外,李清臣、曾布、蔡卞等人都没有领兵打仗的经验,更不要说谋划大宋对西夏作战这等大事了。

    赵煦从李逵家里出来之后,就马不停蹄的来到都事堂,肯定不是来闲聊的,直截了当的问章惇:“有人对朕进献平夏五策,但在献策之前,却让朕自问,大宋该如何处置西夏。灭还是弱。”

    “灭如何说,弱如何说?”章惇问。

    “灭,杀党项一半人口,屠三座主城,破其胆,灭其族。弱,疲军而矣,二十年后西夏又有和大宋一战之本。”赵煦唏嘘道,反正李逵说这话的时候,就是杀气腾腾。他却没有李逵的气势。

    章惇微微一笑道:“李逵这小子说的吧?”

    “唉,章相知道?”赵煦吃惊道,还以为李逵之前已经拜访了章惇,甚至两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这让赵煦心里疑窦横生。

    章惇却笑了笑道:“这小子恨不得将西夏人杀绝,我这里还有几份状告他杀俘的弹劾奏章。满朝文武除了老臣之外,也就是他能说这样的话了。”

    “为何?”赵煦这才恍然,原来李逵如此与众不同。

    章惇笑道:“因为老臣也想一劳永逸。”

    李逵说杀人,让赵煦觉得心惊胆战。可是章惇表达了几乎一样的意思,却让赵煦觉得心安理得。似乎事情就该这么办。这就是地位的差距。

    虽说是状告李逵的奏章,但是章惇的目光中却是一种异样的欣赏。感慨道:“李逵这小子好重的杀心,这等好根骨,压根就不该投入苏门这个知道舞文弄墨的学派之中。跟着老夫岂不是更好?”

    章惇自言自语,让儿子章授听去了,心说:“您老也就是说说而已。”章惇连儿子都懒得教,还回去在外头收弟子?

    对于章惇来说,天下除了他之外,就两种人:蠢才和软蛋。

    蠢才他连开口的心思都没有。至于说软蛋,不上去踢一脚,已经算是他老人家开恩了。

    从都事堂出来,赵煦一扫从李家出门之后的阴霾,心情顿时好了起来,竟然有心情调侃童贯,笑道:“童贯,你知道李逵送朕出门的时候,说了什么话吗?”

    “奴婢不知,也不敢知。”

    赵煦哈哈大笑起来:“你可以知道,李逵这家伙说话实在是太损了。他说:西北的战事,宦官最好不要领兵,更不能成为主帅。”

    童贯心头咯噔一下,他想了很久,准备在适当的时候向赵煦请战去西北。他的人生偶像是前山西六路大总管,宦官李宪。童贯身为李宪的门人,自然要追随李宪未完成的事业,将西夏的国祚彻底覆灭。可没想到,他竟然也有命犯小人的时候。

    听到皇帝赵煦照搬李逵的谗言,顿时急了,紧张道:“陛下,这是为何?”

    “啊哈哈……”赵煦打量了一阵童贯,然后笑呵呵道:“李逵说,宦官统军有一个弊端,该硬的时候,硬不起来!”

    童贯面红耳赤,有种被凌辱的哀怨。